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分页共17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2006-11-26    23:13
作孽的吉林省 - []
Tag:杂志

松花江水污染事件似乎已成过眼云烟,那一幕幕恐慌已封存在记忆里,近日,国务院对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石化分公司双苯厂“11•13”爆炸事故及松花江水污染事件做出处理。事故造成8人死亡,60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6908万元,只是警告记过~~~记得一个法学家说过,松花江水污染事件所有受害人都应该得到赔偿,都应该依照法律的程序得到兑现解决,而依靠行政的手段出一个事件派一个工作组,都是马后炮~~~看看艾未未的愤怒吧:

国务院不是党务院,同样党纪不是国法。对国家和社会造成的损失,用党内警告来处理,并认为是对重大案件的严肃处理,实属可笑。
什么时候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们,可以真正的承担责任?什么时候社会公正和司法系统能够独立于行政干预和内部处罚?避免诸如“党内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开除党籍”而实现公平与正义。什么时候公众舆论和监督才可能介入和评判?
可以这样说,今天发生在中国的大多数的重大事故和重大违法违章事件多少与体制的不合理有关,对重大违法违章事件的处罚方式同样是灾难的一部分。进行体制改革已经不可回避。(阅读全文)

  发表于  23:13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1-24    18:55
不是悲观主义 - []
Tag:杂志

近来在逆光老师的帖子里探讨纪实摄影正热,引发了很多思考,我不是乐观主义者,但也不是悲观主义,纪实摄影确实在渐渐的边缘化,重视,成为意义所在,在此摘抄片断。

busoni:

我觉得大家对纪实的定义有些具体化了。其实如果抽离了数字合成和人工合成的影像部分,其他都可以是纪实的。
我的英语老师告诉我他从来都不怕恐怖片,因为他看的时候会想到那个演员正在被导演训斥着一遍遍装鬼脸,导演叼着烟卷喊着Action,这个场景很搞笑,就再也恐怖不起来了。

摄影的本质就是纪实的,那么所谓的艺术摄影、私摄影(我很讨厌这个名字)、观念摄影其实和纪实并不矛盾,或者说他们也是纪实。我们所定义的纪实摄影在今天是需要一些改革的。譬如形式和方式上、器材和表现手段上都需要一定的改革来适应要求,更重要的是,想想要去纪些什么。

首先,纪实和纪实性是绝对有区分的,但人性关怀的摄影和纪实摄影又是有概念区分的,也就是说,并非所有的纪实摄影都需要有改革社会的尝试,实际上,在今天这个金元社会里,纪实摄影的人性关怀取决于摄影师的个人状态。我们的社会正在发生变化,如你所说,我们电子化的生存着,人和人的关系和关怀已经降至底线,这时候,很难奢求这一代和下一代的摄影人足够真诚的怀有人本关怀,而今日纪实摄影的困局也正是溯源于此。

而实际上,摄影是侵略性很强的行为,依靠掠夺他人的生活来获得图片,这一行为本身就是对他人权利的不尊重,摄影者在处理图片时,更重要的是他出于什么角度,如果我们仍然在一个优势者的角度去谈论关怀(单方面的认为对方需要关怀),那么这种关怀始终是小资情调的。

因此,我们需要的不是再去关注那些得到足够多重视的所谓弱势群体和原生态人群,而是周遭的社会和人出现的问题。即,我们也处于问题之中。

从来纪实摄影(文献)和艺术摄影是不矛盾的,譬如威廉·艾格斯顿,波坦斯基,南·戈尔丁,贝歇夫妇等,我们很难说他拍的不是纪实(文献)。但他们呈现出的是不同的纪实范畴,是具有各方面扩张性的。

纪实摄影的改革,首先要改革掉转入中国后笼罩在头顶的小资关怀的光环,成为正式的文献摄影(Documentary),将小猫小狗式的“关怀”升华为大视野的“大关怀”,这样才有可能从本质上解决纪实摄影的问题。

我记得我曾经写过,做摄影要耐的住寂寞,在中国做摄影,就要特别耐的住寂寞。西方世界是一个幻象,他们眼中的中国也是一个幻象。如果想得到他们的认同,有两条路径,一条是拍摄我们自身的问题,专攻下三路;一条是找全球人都有的问题,走上层路线。第二条路很难。

逆光:

,“纪实摄影”和“摄影的纪实性“是两个概念,“纪实摄影”是作为一个专有名词,一种专有的摄影形态出现的,人们往往将其追溯到约翰里斯拍摄纽约棚户区从而帮助这里的人们改变生活状态等这样一批,本着关心人出发的摄影师身上。
而正如你所言,所有的摄影形态都带有“纪实性”但是,这个和“纪实摄影“是不一样的。
但是我也认同你的看法,随着时代的变革,纪实摄影的外延也要发生变化,而且也正如你所言,更重要的是要去想纪实些什么。

lerboo:

看来这是个道德悖论。摄影师尽其所能接近对方,取得对方的信任,无论是技巧型的还是真情型的,其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得到“那个”影像。所以这是否就决定了某些纪实摄影的先天道德悖论。说纪实摄影的核心本质是关心人,那这种人文的关怀到底是纪实摄影的终极追求,抑或只是某种托辞和技巧运用的自我心理暗示呢?
痛苦...困惑...
有解吗?或者有没有更好的现实一点的解释。共产主义是天堂,但离我们太遥远。眼下是记录着别人的生存状态以此希望能维持着自己的生存。

图谋不轨:

数字时代,让本来就及其现实善于寻找捷径的国人成为成本学大师,而且生存本来的压力让他很难沉静下去,自然会找一条最短的路线,起码实现言说的需要,除非还有疯子能坚持寂寞,但这样的疯子很少了,所以你很难再看到侯登科,更不会看到小川那样八年拍一部纪录片的人。沉静不下去,当然也不完全是你个人的原因,国家也从来没给你创造一个条件,这不同于一个美国人,他可以在荒漠研究一辈子昆虫,因为他有饭吃便可以一直沉浸梦想王国里,往往给你呈现一片惊奇。而我可能要考虑今晚的面包,当然你有了面包还要有智慧。

对于纪实摄影的探讨,让我想起了刚刚去世的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弗里德曼认为,目前盛行一种歪风,非要将企业家变成社会责任型企业家。实际上,这歪曲了企业家的功能,企业家仅仅应该对竞争和创新负责。弗里德曼的判断:如果企业家是好斗的蛇,为何一定要求他,至少从形态上变成美女蛇呢?这不是说企业家不担负社会财富贡献,而是你不要给他带这个帽子,那么我们说,纪实摄影为何要背负这么沉重的责任,它应当充当什么样的角色?我们是否把自己看得太伟大了。

“从来纪实摄影(文献)和艺术摄影是不矛盾的,譬如威廉·艾格斯顿,波坦斯基,南·戈尔丁,贝歇夫妇等,我们很难说他拍的不是纪实(文献)。但他们呈现出的是不同的纪实范畴,是具有各方面扩张性的。”纪实摄影需要从新定义吧

所以我们反过来觉得自己很虚伪,所以我觉得我们本身还没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我们本身还面临着改造完善

链接:http://clickart.yculblog.com/post.4107596288.html

  发表于  18:55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1-15    16:09
家庭影院 - []
Tag:杂志

越狱,你选择和谁一起逃走?选择当然是你需要的,但有时你也得被动的选择,包括选择一个杀人犯或者同性恋者。他们也很聪明,他们就像扎在你身上的刺果,如何也都落不掉,反复的缠着你,粘着你的裤管和你到你要去的地方。

在极度的生存空间里人的智能被最大激发,再精密的计划也有疏漏,你不得不更改计划或改变策略,你不喜欢他也得接受他。他们的聪明之处,就是让自己重要,让自己成为你的链条系统里的一个环节,离开他,你的系统将无法运转,就像一个齿轮。但他们中有的是找机会往你的系统里放石头,你就得被动的选择他给他一个许诺带他一起逃走,这是一个短期合同,适时就会中止,但作为交换还是等值的。就连精神病都变得聪明起来,懂得要挟,最后可以及其潇洒的骑着自行车逃走。这世界已经没有傻子了,真的很可怕,我们还能骗谁呐,有谁还可以相信。

如何让自己变得重要?你要有智慧、力量,或者一个可交换的对方需要的东西,哪怕你是个跑龙套的,或者是一个送比萨饼的,那个说得算的正想吃这个,那你就有机会了,就这么简单。欺骗利用陷害背叛出卖自私轻信仇恨猜疑~~丑恶无时不在上演,偶尔闪现的人性和友谊的光辉显得那么脆弱,随时都可以破裂,在人格品质共鸣之外的友谊都是靠不住的。现实如此惨烈,一如《越狱》所演。

一艘游艇意外失事,美丽的海滩上上演了一样的生存战争。水手有一技在身,可以入海捕鱼,身体最重要的本能需要有了保障,很聪明的在荒岛上建立起最大的优势,并因此赢得美女的青睐,而美女的有钱男友自负跋扈狭隘,没能在荒岛上建立起同盟,并把自己的女人一步步推向水手的身边,水手粗野而率直,这一点比有钱男友可爱多了,所以美女并没有拒绝水手在海滩上的激情,那时有钱男友的潜能智慧也被激发正在海里捕鱼,之后两个男人的战争全面展开,水手受伤并失去性命,女人又回到男友身边,但是路过的一艘渔船还是把女人带走了,这个女人本来就不应该属于他。我们随时都可能处于危险境地,你要有一点技能,比如下海捕鱼,哪怕会炒蛋,不至于饿死,也可能赢得美女,最好有更好的搏击能力,否则你可能会像《荒岛精魂》的水手。

智慧很重要,财富和幸福可能都和这有关,但有时太过聪明也会带来很多麻烦,敌人可能需要你的聪明,那你的麻烦就来了。银行防盗系统工程师哈里森就被坏人盯上了,老婆孩子都成了人质,坏人都会这个,这个赌注太高了,老哈身怀绝技,一番周旋还能把打出去的款划回来,最后还把坏人都打倒了,未免把坏人处理得太简单了,不要相信电影《防火墙》,把聪明和老婆孩子都藏好了,千万不要得瑟说自己多聪明,你是没碰上越狱的那帮家伙。

其实还是做一个小人物好吧,不过你能接受人们扔过来的嘲弄的咖啡或者汉堡吗?和我们这的风光主持人可不一样,《天气预报员》尼古拉斯忍受了很长时间这样的对待,很干净的大衣经常被弄得脏乱不堪,生活徘徊处理得一塌糊涂,尼古拉斯后来选择了改变,就是用尼康F3砸那个混蛋的脑袋,把那个扔过来的快餐再抹到那个流氓的脸上,真的很简单,发克!第二天有人就微笑的对你说:你好~

一个卓别林式的失意男人,在塞纳河畔遇到了一个金发美女,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在巴黎上演了一出奇异的黑色戏剧,这是吕克贝松的电影,画面好看,法语难听,《天使》结束了我一周的家庭影院,不知道了那个真实。

  发表于  16:09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1-08    18:44
体验声音的艺术 - []
Tag:杂志

有美食的诱惑,昨晚去看了定定的乐队演出,佯装一下亲友团,没有条幅,没有呐喊,只是不停的用闪光灯打向那个舞台,定定在上面煞有介事的呻吟,后来我才知道那也是一种艺术。

十点钟时开始演出的时间,可我一直等待着,等待着我想象中的激烈和暴躁的摇滚,在我喜欢的抒情舒缓的音乐当中,时常也喜欢 一些喷发宣泄感觉的东西,可是过了很长时间,我还是只看到一个老外一直在台上拿个柱状的东西,摆弄来摆弄去,与音箱的拉合距离中产生莫名的哨音,他拿的好像是剃须刀。起初我以为他在调试音响,后来在看完定定的演出后,出得门来,我问,他们这是算什么音乐?同去的美女说,这是声音的艺术,哦,原来如此。

在我看了颜峻的介绍,我才知道有关声音艺术的一些解释。

“就像人们愿意用眼睛来体验一些艺术一样,也有人愿意用耳朵去体验世界,包括那些特别创造出来的小世界。所谓声音艺术家,其实是那些听什么都能体验进去的人,换算成我们的童年记忆,就是看半天蚂蚁都开心的小孩。”

“我们当然也可以做名词解释:声音艺术,涵盖噪音、电子原音、人声、实地录音,常涉及电脑技术、建筑、社会议题、哲学、视觉、手工传统,通常指各种强调单纯的听觉体验的有声表达形式。”

“去体验声音,而不是它附带的意义、情感、知识,这就是声音艺术的那层窗户纸。这世界已经说话太多,声音艺术是让声音回到它自己的东西。”

想象一下当时的现场,和以前看过的演出真的不大一样,没有虚伪的烘托气氛的爆炸掌声,没有粉丝的狂热冲击的热浪,一切自然而然,稀落的掌声,漫延的烟雾,影绰的男女~~~现在回味,似乎听出定定们的音乐里也有脆弱的诉说部分,尤其穿插其间的口风琴的伴奏,那天要来那段音乐再仔细欣赏一下了,作背景部风的黑白短片剪辑得很棒,有机会认识一下这帮家伙。

能沉浸自己的乐趣里是很快乐的一件事,和摄影也差不多吧?摄影有时是不也有点太一本正经了?

 

  发表于  18:44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1-07    15:15
走哪插哪 - []
Tag:杂志

北京举办金融博览会,这得去看看,机会难得,得整点片去,37路倒一号线地铁再倒二号线地铁,步行15分钟来到北京展览馆,很是热闹,银行的基金的几乎都来了,拍吧,可是只拍了3张,相机就没电了,靠,才冲了两天没动的电池咋就没电了,换上另一块,开机,电量显示只有三分之一,就这样,它永远是这样,永远显示在那个位置,它究竟有多少电量你是看不见的,它也许能拍上一百张,也许只能拍几十张,你心里永远没底。这不这块电池只拍了十几张也歇菜了,奶奶的,少带一块都不行,这个郁闷啊,于是用物理方法不停的拿电池在大腿上摩擦,让后再装回去,拍几张再重复摩擦的动作,就象古巴上等的雪茄,要在女人的大腿上摩擦一样,这个优雅的动作在这一年里重复过很多次,对牛仔裤造成一定的破坏,于是去修理吧,中关村跑了三趟才找到地方,换了进口的电芯,用了两个月,最近就开始犯病,安全起见要经常带着充电器,走到那里插到哪里。

四个小时只拿回来三十张垃圾回来,上吊的心都有~~~劝你千万别买尼康,除了手动时代的尼康F3,乔治亚罗之后全是垃圾,哪天给你总结一下它的十宗罪,手里有尼康的赶紧出掉,尤其是D1X,太影响你的心情,甚至会影响你的寿命~~~听我的,没错,卖不了,你就砸了它!

  发表于  15:15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1-04    12:05
风光摄影几多罪 - []
Tag:杂志

继续风光摄影的话题,不说不快,机会难得,把风光摄影高端论坛的一些论述整合一下,给它脑袋上再来一棒子。

摄影家协会从50年代以来,一直重点推举这个风花雪月的“艺术摄影”。要通过摄影表现歌舞升平,要反映我们国家艺术方面的繁荣藏昌盛,就得有一个说法。这个说法非常有意思:先界定了什么是艺术摄影,然后再摄影媒体推广上,在艺术摄影史的描述中来推举它。

“风光”在大家的习惯理解当中指的是自然的风光。而“风景”则包含了人的景观在其中。这个唯独大家关注的不够,限制了以景观为题材的图像表达,将“风光摄影”搞得越来越狭窄在单一,越来越浅薄,缺乏内涵。

观看方式的个性化和思考的多样性,才可能带来更多的视觉可能性。因此,要打破风光摄影这么多年的那种单一浅薄的状态,重要的即在于改变这种单一浅薄的观看方式。

我们的现实是什么哪?就是我们所有的人想尽办法让我们的艺术非政治化。而这个非政治化导致在摄影里面,例如风光摄影,是安全度最高的。所以摄影在中国出现这么一个非常残缺的情况,就是,它特别的风雅,它安全,它不用冒险。

风光摄影沦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是给人害的,为什么?应为老把风光摄影王艺术摄影上靠,这东西是狗皮不通的。风光摄影就是风光摄影,它就是一种纪录,是一种形而下的东西,而不是形而上的东西。

风光摄影背后的政治学和经济学北京操控是存在的,它不光是理论上的一个话题,实际上是一个现实的问题。

西方风景摄影实践早有新的思考与方向,弗兰克的美国人,马丁帕尔针对英国的社会风景,或沃尔的日常生活景观,都开始以敏锐批判的视角,重新观看西方的自然与人文景观。

郎静山这种缺乏时代意义的仿古影像,是中国在进入现代化进程中后封建士大夫最后的余音,而且荒谬地嫁接在最现代性的摄影上。

如果真有如杜尚所说的愉悦视网膜的风景摄影的话(在中国称风光摄影),那只不过是广义的风景摄影中的一种,而且属于审美层次最低、最少精神性、艺术原创性与现实批判性的一种。

许多政治正确的风光摄影作品将自然静止化,将其作为一种与人的社会活动对立的存在,导致人们思考自然与社会的关系的能力退化。这样的作品将人与自然的关系简单化,满足于给出自然单一面向的特点。这样的美丽风光,遮蔽了实际上变得越来越严峻的创伤累累的现实与自然景观,阻挡了从人类与景观的关系思考现实的进路。

我们因此不得不提出的发问是,为什么中国的风光摄影就是对于现实景观不愿一顾?深层次的原因何在?是一种什么样的动力、利益甚至内在恐惧在去驱动他们走南闯北,去拍摄那些无关现实痛痒的风景?我们摄影媒体、摄影团体、摄影器材商对于这种现象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他们利用影响关注了什么,造就了什么,因此也回避了什么?各种建制性的事物(摄影团体准入、荣誉授予等)对于当代风景摄影表现起到了什么作用?当资本与权利正在兴高采烈地为改变景观而大肆施展他们的力量时,摄影要做的,能做的是什么?

风光摄影的前景着实难以想象,假如风光摄影家不能自拔自觉的回归到自然之魅,依然沉醉在自然人化的陈腐的自然观,继续醉心于风景美学化的经营,这种颓势会依然风光下去。激增的类像生产机器诱惑性掩盖的虚妄实质,数量会自动变为质量,最新则会变为更有效,最大能能变为更大,最快将变为更智能。事实上,类像生产并不赋予自然一种独立于任何用途的价值,与环境伦理学相反,它把自然中的一切都变成可消费的可凝视的符号。风光摄影的矛盾还在于它既是普罗大众的,又属于商贾贵胄,既是消费的,又自视为艺术。它还将使风光更宜人,更加使人忘情。在这个自然化的、人工智能化的风景市场乌托邦里,不再有自然现实的所指,自然现实即风光影象世界,满目皆是五彩并缤纷、错金镂彩,真是江山如画,前程似锦,无限风光在险峰。

郎静山现象是中国现代视觉文化史上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一个案例。应该说它给后来的中国影人带来的是负面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使最具现实主义特点的摄影长期游离在中国历史生活的边缘。另外,在中国影像文化的国际传播上,它也有意无意之间给西方世界塑造了中国的“他者”身份,进一步助长了西方中心主义带有殖民色彩的东方想像,即中国还是尚待开化的长袍马褂的中世纪景象。客观地说,如果郎静山的“艺术”放在当时西方社会的情境中考研,到颇有几分后现代艺术游戏颠覆色彩,而且有前卫意义。但把他放在中国影像历史的画廊中判断,并把他祭到中国摄影巅峰的位置,就肯定是荒诞悖谬了。

  发表于  12:05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1-02    22:14
再见巴巴拉 - []
Tag:杂志

北京影像专家见面会结束了,回上海的回上海了,回广州的回广州了,都鸟兽散了,有怀揣喜悦的,有遗憾落寞的,我是不喜不悲的,我达到了我自己的目的,我相信会有很多人因此有一段平静期,需要调整或是反思。

今天在惠普大厦,又举办了一场讲座,由专家见面会的巴巴拉主讲,但是来的人寥寥无几,场面有点冷清,没了见面会的热闹场面,反差很大。这次见面会,观念摄影受关注的程度要远大于纪实摄影,有一个摄影师说,一个小孩的手工着色的作品都谈到邀请机票的事了。巴巴拉解释说,作为美术馆和画廊当然要关注当代艺术,不过好的传统摄影一样有机会。不用怨天尤人,回过头来多找自己的不足,有太多的作品不够完整。巴巴拉是这次见面会我的第一个见面专家,很认真热情的一个老太太,说老太太其实她年龄并不大,她给了我很多有益的建议,谢谢巴巴拉,希望有机会再来北京。

  发表于  22:14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1-02    21:48
风光摄影的秋天 - []
Tag:杂志

北京影像专家见面会结束后的酒会上,正当沉浸在热闹当中,张美女主动说要送我一本书,还有这等好事,对于异性送来的拥抱热吻我是向来不拒的,何况好书,拿来好了,一看是《光线》,“光线”字面上真的是很难和批评扯上关系,张美女介绍说这是国内第一本,有关摄影批评的,当时我有点诧异,真正的艺术批评太难看到了,我看到的只是一片形势大好,特想看点犀利的,骂人的也过瘾啊,可是看不到,《光线》能有何作为呐,不妨想先拿着回家细看。

昨夜失眠半夜三点钟起来看了这本书,还成,这创刊号先拿风光摄影开了第一刀,我也一直想骂呐。影像专家见面会正好在十月的北京举办,风光摄影和人体摄影在这次见面会上一律拒之门外,专家也不愿意看这些东西,在他们的简介里不止一个人强调,不评论风光摄影和人体摄影,想必是他们见的也多了,生怕再受刺激,求你你饶了我吧,这最庞大的摄影群体因此颇受冷落,在十月的北京遭遇落寞的秋天,很可怜,恕我这么说,不是我参加了就得意。你理应该被清算。

我本人最初拿起相机,也是从风光开始的,当你拿起相机,你要寻找一个对象,在你的记忆里其实已经早已存在一个影像,传播早已固化了,你看到摄影杂志除了风光就是风光,在传播引导的最初方向上就没有另外一个维度可参照,不自觉地你就陷入了唯美自慰的泥潭,摄影家协会理应最该清算,贻害颇深,流弊甚广。好在我觉醒的比较早,远离了泥潭,我不再想参与到伪生活景观的制造上。开始找人家想办法入摄影家协会,后来找我头上我也再不理会,你他妈的当初把我害苦了,老子不扯你了,不和你玩了,和你玩没有意思,我为当初这个决定颇感自豪,那一转身煞是凛然,虽然现在在另一条路走得离了歪斜,但不后悔。要是还和你一起玩,这次专家见面会不是错过了,嘿嘿

和风光摄影苦大仇深不是一天两天了,不知和一些朋友打了多少仗,好像是去年吧,朋友说平遥要把浪静山和卡帕的雕像挫在平遥,我当时一听就很火了,这样强奸民意我坚决反对,作为中国人民摄影一分子我绝不答应,这是哪跟哪啊,这一定是那个煞笔领导的想法,我说你今晚把雕像挫起来,今天晚上我就让他消失,明早上我就让你看不见,谁干的?我!浪静山你找另外一个地方呆着吧,挫这多晒得荒啊,现在养鸽子的多,再撒你一脸屎没人给你收拾,你和亚当斯还不一样,人家用摄影建立了个国家公园,你搞得把全国人民动员起来祸害庄稼,把你放苞米地里吧,也许可以吓走麻雀,恕我不敬,我会给您穿个摄影背心的。

《光线》这期做的是中国风光摄影高端论坛,邀请了国内的很多摄影人艺术家,顾铮、刘树勇、孙惊涛、陈丹青等,当然要邀请风光摄影家了,他们曾经多么风光啊,少了他们可不行,不过许多大师没来,许是忙吧,可能在哪个高粱地里创作呐,还有美女帮着拿独角架,赵大肚去了,可没说几句话,态度特诚恳,也有点紧张,哈哈~~老搞笑了。

给你个数据,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目前有8000万人在拍摄风光,怎么样,可怕不?多么强大的力量啊,每年消耗的数码相机一亿多台,养了多少日本鬼子。孙惊涛老师在论坛上太客气了,你应该再勇敢点,牺牲你一个可能拯救千万人。

就写这些吧,过过瘾,总算有人清算了,至于有关风光摄影的具体论述,还是找来这本书看看,别急着来骂我,这是你想骂我之前要做的一件事情。

  发表于  21:48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1-01    22:05
一个爱尔兰城市的肖像 - []
Tag:杂志


                                                          香农河景

一个爱尔兰城市的肖像

 海因里希·伯尔/文

歌声从教堂传出,祈祷的前奏。出租汽车将客人从香农机场载来,绿色的客车摇摇晃晃地穿行在昏黑的夜色里。黑色的、苦涩的啤酒在罩着帘子的酒店窗户后面奔流着。

  发表于  22:05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1-01    21:36
有些地方是再也回不去的 - []
Tag:杂志

昨天读到原载于《21世纪经济报道》翟頔的一篇文章“有些地方是再也回不去的 ”,顿时升起一丝伤感,我那么眷恋家乡,在离开她之后,每一次会去,都要马上看看他的变化,生怕错过了,有些东西从眼前消失,匆匆的拍些照片,我是否也该像作者那样也拿一本“爱尔兰日记”哪?

翟頔/文
  
最近老有人跟我说起四川的一些古老小镇,如上里、铁弗或白鹿。这些小镇是我七八年前坐了公车到处瞎逛时最爱去的地方。那时,它们天然、安静、无人问津。现在是火热的旅游点,人们像饥饿的蝗虫扑向那里。一个当年同游的朋友向我这样描述上里:上百年的木头和石基全刷上了新漆,河边到处是铁栏杆。而白鹿镇的废弃教堂已成了拍婚纱的圣地。

  发表于  21:36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分页共17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