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分页共17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2007-03-06    18:56
北京的冬天 - []
Tag:杂志

  北京的冬天 嘴唇变得干裂的时候
 有人开始忧愁 想念着过去的朋友
 北风吹进来的那一天
 侯鸟已经飞了很远
 我们的爱 变成无休止的期待
 冰冷的早晨 路上停留着寂寞的阳光
 拥挤着的人们 里面有让我伤心的姑娘
 匆匆走过的时候 不能发现你的面容
 就在路上 幻想我们的重逢
 北京的冬天 飘着白雪
 这纷飞的季节 让我无法拒绝
 想你的冬天 飘着白雪
 丢失的从前 让我无法拒绝
  
 飘雪的黑夜 是寂寞的人的天堂
 独自在街上 躲避着节日里欢乐的地方
 远方的城市里 是否有个人和我一样
 站在窗前 幻想对方的世界
 北京的冬天 飘着白雪
 纷飞的季节 让我无法拒绝
 想你的冬天 飘着白雪
 丢失的从前 让我无法拒绝

  发表于  18:56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7-02-27    13:50
我很丑但我很温柔 - []
Tag:杂志

拿自己和克雷格比较,真是有点自不量力了,让大家笑话了,臭不要脸的,哪有这样变相夸自己的,嘎嘎,我只是觉得好玩,就像一帮傻瓜在电视上,因为自己有点像刘德华或张学友就模仿他的形象或是声音,娱乐一下无妨。

这样拿自己和另一个人在形象上比较,向一个被公众基本认可的符合审美的形象靠拢,可能出于自卑而借助于他人来模糊自己并得到置换,期望被爱,这样的心理动机和行为,用佛洛伊德的心理学解释,就是“自恋”,自恋被解释为“把自身,把自己的身体作为爱的对象”,在佛洛伊德的心理学上这定义为病态,但不管是病态的还是健康的,人对自身的关心与爱恋是天经地义的,因为那是人对自身认知的一种形式,是自我意识的产物,人是很迫切需要了解自己的。

从古希腊神话美少年卡索斯在泉眼边顾影自怜,到梵高自我救赎式的自画像,都是与自己的对视与对峙,这样在一定距离之内的对话,形成了自己将自我设置为他者来加以观察的一个机制,在投射与反射之时空中,修正、比较、侦查和认知,这之间最微妙的是距离,是距离产生观察。观察又是摄影上多么美妙而又无法言说的,一个人的面孔细节丰富到你无时观察无时不有新的发现,那面具下的深邃与转移。我就是喜欢看一张脸,不管是丑的还是美的。这是克雷格的照片引发的一点感想。

那么丑陋的米开朗基罗都不怕把自己画出来,我也就不怕说自己像克雷格,因为观众中百分之六十说他太丑了。我很丑但我很温柔,信不信你说了算。

  发表于  13:50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7-02-25    23:43
平克佛洛伊德 - []
Tag:杂志

无聊,看了平克佛洛伊德的纪录片,制作得不错,尤其是里面出现了很多的黑白照片,更显时光流逝,昔日里光彩夺目的乐队成员,当然也老了,只有平静的述说回忆。时光转换,珍视的不过是经过的痕迹。
这让我想起刚看过的《巴黎漫步》。曾年在法国结识的詹森斯先生花巨资买下了凡高曾居住过的小旅馆,他想“让来这里参观的人可以静下心来,想想自己的一生,想想自己一生曾经做了什么事情和将要做些什么”。詹森斯认识一个专门给富贵人看病的医生,医生告诉他那些临死的富人回顾自己的一生的时候,最让他们值得回忆的不过是些微不足道的一些小事,某一次海边散步,或是一次再简单不过的饭菜。曾年由此感慨道,无论凡高的画作炒到什么天价,那些画上不过是几朵云彩或是几朵正在开放的花~~~
据说平克佛洛伊德今年会来中国演出,不知会是什么阵容效果,还是那般迷幻?希望他更像民谣。。(孤陋寡闻了,佛洛伊德乐队灵魂人物沃特斯Roger waters已经于2007年2月12日晚在上海大舞台演出过了,奶奶的,看这里:http://ent.sina.com.cn/f/y/Roger/

  发表于  23:43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7-02-17    17:15
笨拙的马丁帕尔 - []
Tag:杂志

“笨拙”的马丁帕尔在一次专访中竟然不知道自己用什么相机,很是幽默:
记者应约来到帕尔在伦敦的工作室,一见面就是个下马威。工作室的大铁门估计防500公斤炸药不会有任何问题,并且在摄像头的严密监控之下。

54岁的马丁-帕尔不仅仅是英国最著名的摄影师之一,也是马格南目前薪酬最高的摄影师。

他的作品价格奇高。刚刚出版的一本画册是墨西哥题材的,售价300英镑。他说:这已经是我的作品里便宜的不能再便宜的价格了。的确,帕尔的作品平均每张都要卖到数千英镑。

谈到他自己作品的销售收入,帕尔说:在马格南,一般来说我和爱略特是最高的,只有布勒松偶尔会超过我。不过他在去世那年的销售状况特别好。

他的作品看上去成像全部非常锐、颜色艳丽明亮。不过,实事求是地说,记者不解地指着他的作品说-你的这些作品,如果是一般的摄影爱好者拍的,寄到我们杂志社,我们肯定会礼貌地附上一张作品退稿单原样退回的。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这些作品好在哪里?

帕尔这样说:一般的摄影人,都会在单张作品上苦思冥想下太大的功夫。殊不知一套作品和一本书才是摄影的真正力量所在,也才是更有意义的。我从来不考虑单幅作品。我把作品作为一个全套的系列去完成。就像拼图游戏。各个小的单幅拼在一起,才能表达一个完整的概念。

帕尔是个颇具争议的人物。但唯有如此,摄影界才不寂寞。

记者问他用什么器材。他愣了一下,好像没有明白记者的意思。“我用的是一只60mm的镜头,环摄闪光灯,富士负片。” 他把助手叫来: 我用的是什么照相机?助手过来答道:尼康F801,不过刚刚换成F90和SB-27的闪光灯。他很得意地说:你看,这就是我为什么需要助手,他就能说出我用的是什么相机。

记者无言以答。在他40年的摄影记者生涯中,这是第一次见到一个摄影师不知道自己用的是什么相机。只能说这就是帕尔。

“你要是用我这样的器材,你也能很容易就拍出我这样的作品的。不过你会被指责成模仿别人。不过这倒是也没有什么。那么多人都用徕卡加上一个标准镜头,不是也没人指责他们照抄布勒松吗?”

布勒松说:马丁是从另一个星球上面来的。

  发表于  17:15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7-02-16    19:10
大雪 - []
Tag:杂志

好像好多年没看到这样的大雪了,漫天飞舞,欣喜万分~~遂作诗一首“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嘎嘎~~

                                                     北京   2007-02  No.00109#  (nikon D200  / 17-55mm)

  发表于  19:10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7-02-01    19:44
关于照片的评价 - []
Tag:杂志

foto给我的一组我给城画拍的乐队片子,留下的留言是:不错。很简单,但我喜欢这样平和中性的评价,尽管是褒义的,我还是给他定位为中性的,因为我有话要说。如果你(这个“你”是泛指,foto不要误会)说这片在拍得太好了,显然你是虚伪的,我不会相信,我知道这不过是一单任务准确有效地完成,但如果你说这片拍得太滥了,我可能会骂你,因为你不会评价照片,脱离了阅读语境和使用需求,你的判断是武断的,甚至是无知的。

如何评价一组照片,这个比较复杂,先放下。如何评价一张照片?角度有很多,有美学的,你可以说均衡韵律,有技术性的,你可以说瞬间角度,你甚至可以说如果再往左一点就好了,或者更多的如果,但是照片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再往左可能就是山涧,你不在现场你永远不知道现场比你想象的复杂得多,“如果”只有在下一次的改进,他比你清楚,说“如果”其实就是一句废话,不如不说。网上还经常看到一个评价照片的用语就是“震撼”,这也有些言过其词了,那来那么多的震撼,现实的震撼早已让表达它的东西相形见绌了,你说感动就好了。所以我说,评价照片的角度来源,你首先是要读懂,然后再说话,那样显得你诚实而真诚。读懂的前提是你需要阅读语境,或者你明白使用需求。

前几天在一个名人博克上看到介绍扎克曼在智利拍的一组宽幅照片,他的那本画册每一页都是和肖像并置的,很遗憾的是博克上当作一组风景来欣赏了,那是扎克曼接受的一个拍摄项目委派,其表达的是智利那个独裁政治的贻害等更复杂的东西,如果你看文字介绍,你会觉得那是美丽而残酷的控诉,如果简单的从风景画面构成等元素上理解,未免太肤浅了,你和作者的感受不止隔着一层皮,而且造成误读,你伤害了我,也伤害了大师。

记得我在东方早报的时候处理过一张照片,那是一张拍虚的韩寒的照片,在一组照片里是很容易忽略掉的一张,也是一张被使用机会很少的照片,因为在以往我们教条里虚的是坏照片。在媒体上照片的使用,是要配合文本或者配合呈现效果的,那你的照片对应的最好,同时又拉开视觉欣赏距离常态,那就是一张好照片。不要对着这张照片说怎么虚掉了,不要愚蠢的说这些技术性问题,看了文字你会觉得照片真好玩。那张照片被拉成一个整版。

给城画拍乐队片子,拍摄孙大威时已是黄昏,头顶不时有飞机经过,顺势让有些神经质的孙大威随意的动起来,于是就有了后来的这些片子,手里的游戏机正是他做音乐的工具,李劳的一个建议,使这个道具起了作用。拍摄“重塑雕像的权利”乐队之前我已设计好了造型,他们的音乐特点有些灰色,乐队听了我的建议有些不情愿,千万不能商量,根本不要给时间,小区里的破沙发马上搬到大街上,在他们还没定过神来照片已经拍完。我从来没有拿这组片子当成多精彩的东西,只是算是一个策划单元的较圆满地完成。

在我不能和一个作者当面交流时,我评价照片的时候说得最多的就是“不错”,只为了说明我读懂了,用不着太多的阐释,有点中庸,但我认为这是最好的方式。如果你读懂了一张照片,你就说“不错”,如果你真的是面对一张烂片,就什么也不用说了。

  发表于  19:44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7-02-01    18:57
专访麦天枢 - [杂志]
Tag:杂志

 《大国崛起》的策划。出乎意料的热播让沉寂多年后的他突然浮出,社会的巨大变革和波动,理论界的争锋,民众的方向判断需求,似乎给思潮热提供了一点土壤,但我想会很快过去,不会再有一种什么声音具有湮灭的力量。诗人般的睿智语言表述,阐释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势,与西方文化融合的走向等等,无不让我辈收益颇多,尽管有些观点我还不甚赞同。资料还在整理中,待续。

  免费相册

                                                    北京   2007-01  No.00108#  (nikon D200  / 17-55mm)

  发表于  18:57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7-01-31    14:08
炮轰中国射些 - []
Tag:杂志

这是萧沉对中国摄影的又一次发难,并且矛头直指中国射些,起源是因为2006年年底中国射些评出十位中国摄影大师和杰出贡献摄影家,我不用写出名字你都能猜出来有谁,如果你对中国摄影有些了解,或者你对那些疲惫的美学风景画意风光有些反胃的话。我丝毫没有酸葡萄的心理,只是觉得中国摄影让帮鸟人祸害得不浅,始终站在所谓的主流位置,自恋自摸自慰着,并射此不疲,我真怀疑他们的身体,那射出的物质除了些蛋白质,还有什么有生命力的东西,中国射些就像他们家的私家菜园子,长年播种的不外乎是些茄子土豆之类的烂菜,坏了很多人的胃口,以至于我都不敢看他们的刊物。我不在乎,我这已不是第一次骂了,等有时间还要骂,不骂不痛快,只针对那些鸟风光鸟画意。(这里不包括我尊敬的沙飞、徐肖冰、侯波。)如果你说我狭隘,那我远没有那些鸟人狭隘,如果你接触过那些鸟人,那些鸟人是多么的脆弱,在中国摄影一片艺术氛围里建立的阵地,鸟人比谁都强烈的拒绝可能对这块阵地的动摇,保护并推行着,鸟人们自己建立的王国,陶醉于美女与风景的翩翩起舞,那些被拒绝的有些粗糙的探索只能在城市或乡村的边缘徘徊,徘徊有很多年,一定程度上尿人们同时是罪人。在网络发达自由得到相对释放的时候,他们再次走出来,民间力量勃起,再一次发起动摇的力量,鸟人迫不得已再次拄着拐杖摇晃的出门,真的不该再出来了,比距离你绝对没有年轻人射得远,或者做你该做的事,还能留些尊敬给你,毕竟你是先行人,看看那些专家见面会的那些老者们,他们不再炫耀他们的过去,他们愿意看到你的发现(待续)

还是看看萧沉至中国射些的一封公开信吧:http://blog.daqi.com/article/103524.html

  发表于  14:08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7-01-30    21:36
舞林大会 - []
Tag:杂志

报社年夜饭之舞林大会之性感大比拼,场面之火爆非广州站与上海站可比,哈哈~~

 免费相册

                                                    北京   2007-02  No.00107#  (nikon D200  / 17-55mm)

  发表于  21:36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7-01-30    19:48
恐惧 - []
Tag:杂志

昨天安定从广州发过来一箱子他搜集的CD,打开后很快被围拢的同事搜刮干净,我足足挑选了两大兜子,不是免费派送,拿碟的是要登记的,人家也是花了钱淘来的,只有我没用登记,嘿嘿,信用额度蛮高的,这种信用度积累一定程度,可以借用一笔巨款了,然后消失,哈哈。

晚上拿回碟片便在客厅里开始播放,音乐真得不错,大部分是我喜欢的,我对音乐没有太多研究,喜欢而已,传统唯美的喜欢,另类的也不拒绝,暗黑、摇滚等极端的是现在的最爱。卧室里上网,客厅里播放背景音乐,很惬意嘛。

可是到了半夜换上的一张碟,音乐有点搞不懂,缥缈,还有些断续,还夹杂一些自然声,后来出现了门的吱呀声,还有轻微的碰撞,几次反复后,我的汗毛孔有点起立,坚持了一会,还是反复出现这样的声音,我有点恐惧,起身去客厅,音乐依然我行我素慢慢倾吐着,有点压抑但没有那么恐怖,我就又回到卧室,不久又出现了门的吱呀声,我靠,我赶紧跑出去看个究竟,原来是他妈的厨房的门因为开着窗的原因被风吹得间断的开合着,赶紧关紧了厨房门,闭了音响,不能再听了,睡觉。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便惊醒了。我梦到我掉到海里,在沉下去的一瞬间我憋了一口气,水并不深,当我身体接触海床,却无法站立,海床上满是淤泥,牢牢粘住我的身体,让我无法挣脱,我想尽量用这口气来返回水面,却动弹不得,挣扎中我惊醒了,我发现我在大口的喘气~~

是什么让我恐惧,没怕过流氓和无赖,和那段音乐也没什么关系,得找岳大仙解梦去~~

  发表于  19:48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分页共17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