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分页共7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最后一页
2007-02-02    15:22
都市化时代的视觉表达 - []
Tag:字链

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到今天,多元化已呈现不可逆转的态势。政治环境的宽松,艺术作品中一切关于人性、城市化、社会现状等领域的作品正逐渐占踞艺术创作的主要层面。随着现代艺术作品市场的逐渐升温,现代艺术作品的成交量已十分活跃。当代艺术已被作为标杆定位都市化时代物质文明发展的高度。中国当代艺术饱沁都市文化而得以生长,都市的复杂性、多样性、变异性无不再一次影响生活在其中艺术家的思维,艺术家作品倾心于对都市活力的时尚族群的心理与精神维度的状写,试图捕捉的是当代都市生活中流动和变化的心绪。从某种意义上,当代艺术作品才是现代时尚都市文明的精神空间,也唯有这类艺术作品才能让人们直接触摸到当代都市文明的真实存在。(阅读全文)

  发表于  15:22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7-01-13    01:19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总策展人段煜婷谈年展 - []
Tag:字链

摘要:在一个小城市衍展摄影的话题,展示当下中国丰富的影像资源,并对世界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摄影进行探讨,是我们创立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的初衷。我们试图通过连州的每一个展览来传达摄影本质的意义,以及它衍生出的其它意义,我们希望能够使观者能够在其固有的观看模式中发现新的观看方式,今年,我们更加将它作为主题提出——“观察与被观察”。...

                                                                   摄影:观察与被观察

  在一个小城市衍展摄影的话题,展示当下中国丰富的影像资源,并对世界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摄影进行探讨,是我们创立连州国际摄影年展的初衷。

  连州以极大的包容盛载了我们对于摄影的所有理想,人为策划的摄影节却像是源自于本体一样自然地扎根、发芽,我想每一个去年来过的人都可以感受到一种独特的连州风格的摄影节氛围,某种意义上我们更加立足于中国,连州摄影年展只是中国摄影的一个出口,也是我们与世界摄影同步的契机。

  在每一个城区旧建筑改造而成的展区,在混杂着普通市民的多种风格的展览中;在连州周围的古老村庄;在夜晚的摄影幻灯放影会中;在城中每一个江边大排档的敞饮中……当看到摄影节独特的连州原生态艺术表演的开幕式时,有艺术界朋友说,“摄影节就像是一个大型群众运动,摄影的力量太强大了!也许只有摄影才能做到这样”。这样的评价很贴切,艺术本来就不应只在博物馆里,能如此贴近于社会,真的很好。

  举办艺术、摄影或学术上某种形式的会、展,在世界范围内,许多先行者已经作出了很好的榜样,如:巴赛尔艺术博览会、阿尔勒摄影节、日本山形纪录片节等。作为后来者,我们将摄影这样一种与人类的当代生活结合紧密的视觉交流形式再一次植根到一个小城市,它的影响与意义不仅在于摄影与相关的专业界本身,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对于举办地的人与文化生态的影响也将会是深远的,当然这些影响还会体现在经济与社会生活诸方面。

  摄影本身即是一种视觉表达与交流的媒介, “在当今世界,除了口传和文本之外,意义还借助于视觉而传播。图像传达信息,提供快乐和悲伤,影响风格,决定消费,并且调节权力关系。我们看到谁?看不到谁?谁有特权处在威势赫赫的体制内部?历史上过去的事件哪些方面实际上拥有流通性视觉表征,哪些方面并不拥有?谁会对何种视觉图像所提供的何种东西产生幻觉?这些便是我们对于图像及其传播所提出的部分问题。”伊雷特 罗戈夫站在视觉文化的角度,对视觉领域的图像进行文化上的解构。

  我们试图通过连州的每一个展览来传达摄影本质的意义,以及它衍生出的其它意义,我们希望能够使观者能够在其固有的观看模式中发现新的观看方式,今年,我们更加将它作为主题提出——“观察与被观察”。

  我们对于摄影的探讨将回到摄影本身,主体与客体,观看与被观看,私密性观看与社会性观看……我们的多数展览也将围绕主题展开讨论。我们的国内外策展人们也将会带来他们推崇的摄影师的作品,他们将继续固守着他们近乎苟刻的策展标准。在展览空间方面,去年我们请了“哈佛”的建筑博士来操刀,今年改造新的“空间”,我们同样会作足功夫。“群众运动”是一种有效的方式,但只有保持在某种水准基础上的“群众运动”才具有意义。

  欢迎每一个热爱艺术与不爱艺术的朋友,欢迎每一个热爱摄影与不爱摄影的朋友,再次前来参加这场摄影与艺术的群众运动!

  发表于  01:19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7-01-13    01:16
《弑父与逃逸》 - []
Tag:字链

前两天因为做一个策展人的稿子和吴鸿老师联系,正巧他也是佳能那个比赛的评委,因此我很冒昧的也希望他也能给大家谈谈观感。因为光缆的原因(我猜想是),他发给我的文字昨天才收到,这篇《弑父与逃逸》是他写给美术界的年轻艺术家的文字,我觉得转换一个语境(摄影的语境,比赛文本的语境)阅读别有一番意味。
 
弑父与逃逸
吴鸿
 
美国文艺理论家哈罗德·布鲁姆在他的《影响的焦虑》中曾指出,后来的诗人面对前辈巨擎,既要超越,但又时刻生活在其阴影中的所谓的“影响焦虑”。“个人的逆反或者反抗”形成“人际的紧张和对抗”。“‘影响’乃是一个隐喻,暗示着一个关系矩阵———意象关系、时间关系、精神关系、心理关系,它们在本质上归根结底是自卫性的。”
 
这种焦虑感在不同的时代中因为不同的对象压力,表现出不同的形式。
 
近些年来,以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制度的建立为代表,标志着官方对当代艺术采取了一种接纳和合作的策略,这种策略是极具消解性质的。它使自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以与主流意识形态相对抗的当代艺术产生了一种失去对象的难堪而荒诞的局面。而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始的重商主义盛行于今,也使自同时出现的当代艺术中对于商业主义的批评变得苍白无力。所有这些,都使当代艺术在今天因为批评对象的消失和批评立场的变化而产生着本质上的变异。
 
而另一方面,对于年轻艺术家而言,因为当代艺术逐渐被市场认可并进而其价格被哄抬,同时也由于社会及传媒对当代艺术关注程度的不断加强,当代艺术家变成了一个可以名利双收的职业,当代艺术也越来越主流化而成为一种显学。
 
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市场和大众媒体共同发起的造神运动中,一些明星艺术家日益被神化成可以代表某个时代的文化偶像。他们相对于年轻艺术家而言,既是一个奋斗的榜样,也是一个在成功的道路上似乎不可逾越的障碍。
 
在一个奋斗的目标既清晰可见,同时又无法接近的情境中,那些日益成为主流的昔日先锋们在年轻一代艺术家的眼中就成为了一种“影响焦虑”的潜在原因。
 
与上个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中,那种焦虑的对象来自于主流意识形态、社会体制、传统艺术、重商主义等不同,今天,当代艺术自身成为了引起“紧张和对抗”的原因。而在这种把当代艺术自身作为焦虑的对象的前提下,年轻艺术家采取了两种策略,其一是把前代艺术家当成叛逆反抗对象的“弑父”情结,其二是通过“逃逸”的方式把这个问题悬搁起来。
 
这种“弑父”情结在艺术市场化的今天,年轻艺术家们并不是像他们的前辈那样,特别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那样通过那些华而不实的“主义”去进行艺术本体论意义上的“革命”,而是巧妙地利用了当代艺术的意义范畴中那些自相矛盾、或者说是仅仅在理论表述上发生意义而无法去具体实践的概念和逻辑游戏规则,把这些作为在市场操作的情境中“将前卫进行到底”的理论基础。比如说,一个人可以毫不羞愧地模仿那些成功艺术家的风格,而仅仅表面地利用着当代艺术中那些关于“挪用”和“仿制”的理论就可以了皆大欢喜了。而另外一个人在作品中简单地搬用了一些商业和大众文化的符号,也可以利用后现代文化中关于大众文化的理论来为自己的平庸和缺乏想象力做辩护。
 
实际上,这种在商业操作前提下的“弑父”行为就是体现在对当代艺术的泛化和“过度阐释”中。在这个过程中,“影响的焦虑”被替换成了对“成功的焦虑”。如上所述,在当代社会文化的语境中,大众商业媒体占据了公共传媒主要的部分,而一些专业媒体也在这个过程中,在“影响的焦虑”压力下自觉或不自觉地进行着一种我称之为“大众传媒化”的自我改造运动,在语言方式、传播方式以及视觉传达等各方面向大众传媒靠拢。这样,在大众商业媒体和部分专业媒体“大众传媒化”的传播过程中,当代艺术的一些商业新贵们被包装或偷换成了文化精英,艺术创造的过程性在传播中被过分的游戏化,艺术作品的风格化特征被过分强调成为文化时尚符号,甚至他们混迹于权贵、商人和娱乐明星中的身影也被当成艺术的一个部分被很多人津津乐道(在这方面,安迪·沃霍尔是其滥觞,最后被一个不堪被这种“影响的焦虑”所带来的心理压力的崇拜者所刺杀)。一个头顶上笼罩了“学术”光环,又具备了极大的商业价值的前辈“大师”们的成功神话给年轻艺术家所带来的潜在的心理压力不得不承认是现实存在着的。
 
在这样的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年轻艺术家的相应对策是,在上述的与体制和解、与商业共舞的“和平”环境中,已经失去了再像那些前辈们被塑造成一个“文化斗士”的前提条件,所以,他们只能在那些前辈“大师”们成功的轨迹上去寻找可以模仿的成功的因素。
 
作品的过度风格化,这是在很多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中存在着的一个普遍现象。“艺术风格”的问题如果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是一个长期的自然形成的过程。而“风格化”则是一个与艺术市场密切相关策略性问题。它可以在前期设计它,可以在过程中操纵它,并可以在后期的市场推广中强化它。所以说,从一个完整的生产、推广和销售的过程中来看待“风格化”的问题,它其实上是和商业产品的识别符号的产生、推广过程具有一定的相似性。我们现在来谈什么这种过度的风格化对一个年轻艺术家的成长的危害似乎有一些理想主义的虚伪,但是,我实在是无法判断这种趋势对艺术史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其次是对技术的过分迷恋。技术化的倾向似乎是对当代艺术发展至今所标榜的反技术主义的一种再反动,这从艺术史发展具有反复性的角度而言,是一个合理的现象。但是在艺术市场的推动下,艺术家为了满足在数量上占大多数的一般收藏家从投资对象要具备商业保值条件的角度而把技术性与保值性简单地等同起来。这里似乎暗含了一个前提,就是“‘技术’含量越高就是越具有商业投资和保值价值”。这个现象说明了在市场以非常规的速度发展的形式下,商业经验在市场成功的前提背后开始取代了独立的学术判断标准。这种商业上的自信来自于一些艺术商业机构依据其商业经验在市场上取得的巨大的利益。这些成功的经验,一方面使这些艺术的商业机构开始有信心在独立学术评判标准之外开始建构起他们自己的市场标准;而另一方面,专业的批评标准也开始屈从于一些市场规律。在这样的情形下,独立的批评声音越来越弱化,这是题外话。现在在市场上被选和候选的年轻艺术家都是一些手头功夫好的“技术尖子”,这个事实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关键是,如何能在技术好的同时,又能拼接上一些不疼不痒的“观念”,与区别于正统的“学院派”的套路。这才既能满足技术主义的要求,又能在“学术”上成立的最佳结合点。
 
再次是风格的趋同。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前两个问题的综合反映,技术主义前提下的过度风格化,只能带来风格的趋同化。而且,一些能在市场上畅销的流行画风又在不知不觉中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年轻艺术家们的艺术取向。这又涉及到了另一个问题,就是对现行的“成功”的流行风格的“影响的焦虑”,而在这种压力下,这些人所采取的对策则是顺从和跟风。这样,“风格”史就变成了一部可以“创造”的历史。
 
与上述现象不同的是,另一些年轻艺术家们的“逃逸”的过程则显得有些无可奈何。他们在这种“当代”被过分阐释的现状下,拒绝谈论空泛的“当代性”。这些人依偎在自我的自恋情结中,在他们的作品中,表现出一种精神的虚空状态。但是,这种逃逸的动因和过程,其本质还是一种自卫性的,所以,在他们的作品中,出现了一种脆弱而敏感的心理特质。相比较中国当代艺术近三十年的历程,这种现象倒是少见而独特的。
 
以上只是粗略分析了一些存在于年轻艺术家的创作中的现象,理论是灰色的,分析的过程中难免有着穿凿和牵合,实际上,在现实的个体中,往往是上述几种现象并列和交织在一起的。
 
2006年8月13日凌晨 于深圳客舍

  发表于  01:16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7-01-13    01:13
再思考 - []
Tag:字链

前几天看到逆光老师转载的吴鸿老师的文章《弑父与逃逸》里面谈到“影响的焦虑”,在专家见面会之后读来,或者说之后的在影像的选择创作方向还有些迷惑的时候,寻找坚持的时候,还是很受启发,今天又看到有关foto8一本刚刚获奖的杂志,它是生活倒掉之后依然坚持传统影像的一本杂志,自己在漫漫清晰中。影像专家见面会的一个专访,客观而冷静,这是真正需要的,你要清醒的。——“心中没有欲望”,你能做到吗
 
中国摄影界的欲望:“卖”出去还是“迈”出去
摘要:中国还缺少自己完整的摄影评论体系、摄影历史、自己的收藏市场。对自己的评价权力掌握在别人手里,怎么也不是件痛快的事。摄影师姜健认为“真正的收藏家是懂得摄影史的,会做系统的收藏”。但在摄影史缺位的情形下,只能“首先把心态放平,系统做好自己的作品,重视制作”。...

  300多个中国摄影师经过几重挑选,获得了跟来自世界各国摄影“高层”对话的机会,他们每人可以在4天时间里,从31个摄影专家里,选择至少7人一对一地对谈20分钟。这次经历就像看中医,“看”得好,或许就能“卖”得好
   
  近300名中国摄影师,每人可以从31位摄影专家中选择至少7位,在4天时间里一一对谈20分钟,听他们评点自己的作品。26位专家来自西方,有美国的摄影节主席、现代美术馆策展人、基金会主管,欧洲的出版商、画廊经纪人,5位中国专家里有摄影评论家、收藏家和策展人等。这些专家拥有的权力与资源容易让人产生并不恰当的联想:这是不是就像一群中国作家或者电影导演倾听西方权威的教诲:什么样的作品可以拿奖,什么样的可以卖出好价钱,要想得到市场青睐,你该怎么干或不该怎么干……

  10月23日至10月27日在北京举行的“2006北京影像专家见面会”也许并非如此功利,至少活动是免费的。

  这次见面会直接借鉴了美国休斯敦摄影节中的见面会模式,而休斯敦见面会要求与会摄影师缴纳注册费,分两个价码:600美元可参加4天,900美元可参加6天。每天最多可见到4位评点专家,每次会谈20分钟。北京见面会挑选参与者的程序很公平:摄影师通过网络提交自己的20幅作品,主办方匿去作者姓名,再由5位专家投票初选,票数过3的作者获得见面资格。

  从800多报名者中,最终入选的近300名中国内地摄影师,除新疆、西藏、内蒙古、宁夏,遍及各地。四家主办方之一的某位负责人对打破了摄影界的等级和小圈子十分欣慰:“在会场入口,大师和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站在一起排队,一样的表情甚至一样的心情———他们都不知道从另一扇门走出来的时候,会得到什么样的机会。”

春天到了?

  王福春是参加见面会的摄影师里最年长的。事实上他已经迈出海外了,他著名的“火车上的中国人”系列,在丹麦、法国、俄罗斯都展出过。他来参加活动,理由是“机会不要错过”:“我跟很多朋友说不要错过这次机会,迈出这一步就很可能带来很多收获,包括策划你的展览,出画册,给你做代理……这都是你想不到的事情。中国摄影的春天到了。中国卖片子的机会到了。”

  2004年“火车上的中国人”参加了中法文化年“平遥在巴黎”摄影展,《世界报》很喜欢这组照片,希望发表。“他问我5000欧元能不能发我的一组片子,我们就当场拍板。第二天我又拿出一组《蒸汽机车》,他们也很喜欢,后来又发了。”王福春说,“后来打到我账户上的钱一分不差,我想国外非常喜欢我们中国的东西,而且稿费很高,是国内的不止20倍。”

  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的查尔斯·特劳布问王福春,“我能怎么帮你?我说你随便吧。他说我会把你‘火车’和《蒸汽机车》系列介绍到国外的铁路协会,到那去展览。”王福春挺高兴。

  在会场,记者碰到一位摄影师,焦急地抱着作品,拉着德国策展人托马斯·凯纳寻找翻译,说是他想跟自己单独谈谈———当日见面会已经结束,翻译都下班了。托马斯则是一脸茫然,沟通之后才明白,他是想在2小时后找两三位摄影师很随便地聊聊,只务虚,不看照片,不谈交易。

  没有理由阻止摄影师做这样现实的思考,参会者无论资历深浅,大多是凭一份固定的职业或为时尚媒体拍摄商业照片来养活自己的创作。谁不想更有钱更自由呢?

  摄影师彭祥杰受了些小挫折。他带着自己的一盒照片,著名的《流浪大棚》系列与德国策展人塞琳娜·伦斯福德见面,“20分钟之内,她就要我把这盒照片留给他。我说我还得拿它见别的专家,她又问我价格,我说我没法报价,我做不了主。”彭祥杰今年刚跟国内一家画廊签了代理合约,生意必须由画廊经纪人来谈。“最后从画廊那里知道价格,她扭身就走了。后来又跟我说:这不是针对你的,这是生意,与你无关。”

“很多人对价格有误解,他们以为画廊会出1000美元一张的价钱。我希望能告诉他们,我在15年前开始我的职业摄影生涯,做了我的头一个个人摄影展,”托马斯·凯纳用手比划出20厘米宽的画幅,“这么一张照片,价钱差不多只相当250元人民币。确实会有人出1000美元的价格,那得在你进入画廊之后———比如纽约的画廊!”

  主办方之一的一位负责人介绍说,会场中的购买,一般说来或是专家自己非常喜欢,或是画廊少量买一些作品,回去试试看。“但受到国内一级市场的影响,头脑发热的画廊经纪人提出了泡沫式的价格。这会让摄影师在市场上碰得头破血流。”
  
  请老外,看“中医”

  参加见面会的本报摄影记者王轶庶形容见面过程就像“看中医”,“不过他们的医德比较好,看完作品后会认真地跟你交流。”

  “大夫”们并非什么都管看,活动网站早已公布各位专家的背景和兴趣,摄影师可根据自己的作品风格挑选自觉“对胃口”的专家见面。譬如艺术评论家克里斯多弗·坦拿特“对新奇、创新或跨学科的作品感兴趣,愿意点评除了情色摄影的各种作品”;而德国策展人塞琳娜“对点评优秀的新闻摄影或艺术收藏级制作的摄影新作很有兴趣,不喜欢商业或广告摄影”。

  “诊断”的过程十分私密,记者不可以走近任何对话双方探听内容。但在会后与专家交谈,他们大多显得十分谦虚。“在20分钟里就给一位摄影师提出指导、建议,这是很不公平的。”美国“光圈基金会”的展览项目主管黛安娜·艾金说。洛杉矶郡立美术馆摄影部策展人蒂姆·赖德觉得自己“可能不够格来评论这些作品。尤其那些纪实类的影像,我想我得研究很多中国的社会、历史和文化背景才能更好地读懂这些照片”。

  有时候他们的评点很率性。《中国民航》杂志编辑路泞的一幅照片上是农妇停灵中的遗体,土墙上挂着她的遗像,一位西方专家说:“我不喜欢。我已经很老了,越来越看不得死亡……”

  在现场看,感觉大量作品是纪实类摄影,可归为当代艺术类的观念摄影并不多;但参与作者初选的中国专家李媚认为,两类作者大致均衡。

  自由摄影师刘丽杰带去了自己的两套作品,彩色观念摄影《另一种片段》和一套黑白的纪实摄影,前者得到了极大认同。甚至有几位并未约定的专家,在会场四周摆起的“地摊”上看到这套作品,主动找她谈话。“有的专家建议我继续拍摄这种风格的照片,不该拍黑白那种。他们觉得拍黑白纪实的人太多了。有一位跟我说:这几天看了好多西藏的照片,看到你的,感觉特别好。”刘丽杰说:“我觉得他们比大多数中国人更喜欢我的作品。”

  自由摄影师杨国伟以1980年前后出生的青年才俊为主角,拍摄了一个颇具超现实感的系列———这些才俊很另类,包括滑板高手、街舞冠军、电脑游戏CS冠军、收集铁皮玩具或者苹果电脑的摇滚乐手等等。“一位专家觉得我的关注点暂时显得另类、边缘,可能不受当代人注意。但也许10年、20年后,这一代人40多岁,开始怀念他们的青春,这样的作品在国内会很有价值。”他打算继续拍摄100-200个“各行代表人物”,但专家的意见出现对立,“有的人完全不认可,劝我改方向;有的鼓励我继续……我觉得无所谓,相信自己才最重要吧。”

  有数家机构向刘丽杰表达了为她在国外办展览的意向。“只是现在作品还不够多,他们希望我成为一个成熟的艺术家,要我在两三个月内就把下一个计划,甚至是草图发给他们。总之在2008年前要和他们勤联系。”刘丽杰说。杨国伟同样获得了两三个展览合作意向。德国科隆的一位策展人提了非常详细的问题,他认为杨的照片要放大到3米甚至6米的画幅才够有力。“我现在拍完的这些数码照片可能不够印到6米那么大,他要我下一次拍到足够大。”

  多数摄影师获得的是长远而非即时的机会,这由西方美术馆、画廊的运营方式决定。“我在一个相当大的美术馆工作。我想我的职责就是在一段较长的时间里观察摄影师的艺术成就,再考虑有什么可以纳入我们的收藏。如果有我感兴趣、想拿来做展览的,那也是一个5到6年的过程。”蒂姆·赖德说。

  黛安娜·艾金的意见很一致:“我们很有幸看到这么多类型的作品,现在得回去慢慢考虑了。我们许不了任何承诺,得看有什么合适的机会能把什么作品纳入我们的计划中去。对中国摄影师来说这其实已经是很大的机会,因为我们在这个圈子里认识很多人,就算我们不能要也总有人能要,这已经为他们建立了人际网,推出他们的作品。”

  路泞在见面会上就卖出了几幅照片,买主是德国一家画廊。“他们说,也就是拿回去让那边的收藏家看看,他们会对你的作品有判断。”但旧金山现代艺术馆高级摄影评论人桑德拉·菲利浦斯的反应又比较冷淡。“她认为这样的照片还可以更好。她说你还很年轻,历练还短,希望你坚持更长久的影像纪录,形成摄影师的独特眼光———我不太明白她说的意思,还得好好想想。”路泞说。
  
  你受伤了么?

  在国外市场已颇有成就的摄影师刘铮到了会场,并非参加见面,只是来看行内的老朋友。他的旁观显得冷峻:“这是个很成功的商业活动,很好地把各方的利益需求结合起来。但这并不是一个平等的交流机会———外国专家会根据自己的目标、喜好做判断,而中国摄影师对此没什么准备,完全没有自我保护,很容易受到伤害。”

  《中国摄影》杂志副主编李波也持谨慎立场:“31位专家不代表全世界。对很多摄影师来说,得到机会固然好,没有收获也代表不了什么。就算有挫折,千万不能丧失信心。”

  记者见到的摄影师倒是都显得心态平和,卖出了数幅作品的路泞不以物喜:“也许人家拿回去看看,看完给你撕了呢。卖只是副产品,拍照片和变成商品是两件不同的事情。看看过去的收藏目录就知道,不要指望这个发大财。我一个水泥厂钳工、文盲,现在当着编辑,做做图片拿份工资,就算混得不错了,没经历什么愁肠百转的过程。高兴的是被人欣赏,就够了。”

  头两天见面会之后专家休息,部分中国专家和摄影师开了个座谈会,交流两天见面下来的体会,倒是谈出了些“集体受伤”的味道———“中国摄影界对摄影理论的研究太弱了,对摄影家没有系统的研究,没有学术定位,只能等待市场的挑选。”中国摄影评论家李媚说。

  这几乎已是公论:中国还缺少自己完整的摄影评论体系、摄影历史、自己的收藏市场。对自己的评价权力掌握在别人手里,怎么也不是件痛快的事。摄影师姜健认为“真正的收藏家是懂得摄影史的,会做系统的收藏”。但在摄影史缺位的情形下,只能“首先把心态放平,系统做好自己的作品,重视制作”。

  “卖出去”显得被动和低下,只有对自我价值有了发言权,有足够的自信,中国摄影大概才可以“迈出去”。刘铮给眼下的中国摄影师出了个不受伤害的主意——“心中没有欲望”。


  发表于  01:13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2-31    12:12
不是耸人听闻 - []
Tag:字链

你改变不了现实,看看你能怎么应对吧,面对数码大潮冲击下的种种变化,捶胸顿足狗屁也解决不了。

转载猪翅膀的一篇文章,这家伙去北电充电了,真有钱,我也是想去的,如果还有和漂亮女同学同桌的话,当然我还有钱的话。校园真是好地方,上星期去了逆光老师的学校,开阔,安静,有女生在校园里徜徉,冬日暖阳里那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如果再有一个男生拿着一台相机,女生正好是似懂非懂,男生就可以很热情地很专业的给她讲解成像原理镜头结构等等,女生也许会投来极羡慕的目光~~之后,靠,想哪去了~~赶紧链接文章吧:

早上,教数码的老师课余聊天,言现在学校里学习的大部分胶片摄影知识体系,快不过5年最晚不过15年,
将会被数码摄影完全淘汰,且不可逆转。以后摄影教育中胶片教育体系种类繁多的课程中将只剩下一
门课——“胶片摄影技巧与常识”……
教室里哀鸿遍野……
不过还好,15年,ME可以退休了,任风起潮落,改朝换代的巨变让身边那些嗷嗷叫着的年轻同学去
承受吧~~哈哈

下午无课,有新华的黄文来学校作讲座。有着16年驻外记者、图片编辑、战地摄影师经历的她这回
有一个新鲜的职位头衔:新华社高级图片市场分析师。
讲座竟然与上午的话题不谋而合,数字与图片,从她的博士论文开讲(怎么国内摄影专业的博士都是女士?)
,以“在座拥有拍照手机的请举手!”开始。

讲了很多,现在回忆,略有遗漏,只大概说说:
一、数字技术影响是深远和摧枯拉朽的。从专业上来讲,最先影响到媒体,进而是图片编辑,继之是摄影师,
最后彻底颠覆掉摄影。不远的未来,摄影是否作为独立存在的行业体系值得思考……

二、数字媒体必将摧毁平面纸媒,由前段时间的“伦敦地铁爆炸”报道划时代的采用手机拍摄的图片做为
刊发图片为发端,到最近YAHOO和路透开放征集“平民报道”图片和新闻,纸媒体将无可挽回地衰败,做为
媒体工业化生存的可能性将不复存在,在不远的将来,纸媒将更多的作为一种典藏似的小众形式苟活。

三、在所有摄影方式中,报道类摄影是最直接受到打击和最没有前途的,其趋势在最近几年已得到显
现(巴黎竞赛画报对开跨页图片的费用已由早先1200-1500欧/张直线滑落到接近一半的价位)。图片市场上
的“微软”、超级大鳄GETTY的介入,更以资本运作的方式直接扼杀掉了本就不多的摄影的多样性,使图片
市场(据说连伟大的MAGNUM都已陷入严重危机)和报道摄影师陷入凄风苦雨(以前ME在单位上班时,曾与
GETTY的打过交道,比国内同类图片拍得好上数倍的一组由NG摄影师拍摄的NG专题图片,GETTY可以以
无法想象的超低价钱卖给我们,现在想来,真的是GETTY大规模运作带来的成本下降导致的廉价销售。
尽管,当时我还在跟他们的销售不停砍价。)

四、去年GETTY8亿美金的图片销售,85%来自创意类图片,剩下的才由报道类和其他众多种类的摄影师瓜分。
未来能挣钱的摄影门类大致如下:娱乐(狗仔摄影)、商业摄影、体育摄影(这有可能将是最赚钱的摄影方式)。
五、报道摄影师的前途渺茫,除非能找到其他的方式养活自己。一种可能的方式是报道摄影师越来越多
地开始走向艺术类市场(说到这,教室一片沉默,只听到出身为报道摄影师的黄不停叹气)。
……
黄语速快捷,反映迅疾,旁征博引,洋洋洒洒近四个小时很快就过去,是这学期听得最专心的一堂课。

“数字语境下的图片传播”——这是黄的博士论文题目,据说正在寻求出版,如果出版,应该买一本支持下。(http://www.blogcn.com/user21/zhangtao_1970/index.html

  发表于  12:12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2-26    11:44
Indie音乐类型扫盲 - []
Tag:字链

Indie:是 Independent 的缩写,指的是艺人所属的唱片公司是Independent Label(独立公司)~~

  发表于  11:44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2-26    11:36
摇滚乐发展史2 - []
Tag:字链

五、迷幻摇滚
1963年约翰逊继任总统后,继续扩大越南战争,使美国人民陷于严重的分裂之中。有些青年人开始另找出路,,

  发表于  11:36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2-26    11:10
摇滚乐发展史 - []
Tag:字链

喜欢,但不一定懂,于是恶补一下,下面是有关摇滚乐发展史,巨长,慢慢研读。

一、摇滚乐的产生
1、背景

回顾20世纪上半叶的美国历史,从20年代末到30年代中期,欧美发生经济危机,出现了经济大萧条~~

  发表于  11:10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2-15    19:06
解剖城市 - []
Tag:字链

引用逆光老师一篇好文章,没事的时候就可以捉摸一下。

今天介绍一个英国网站:叫做城市景观 http://www.urbanlandscape.org.uk/
并不是什么大师名人在经营这个网站,我看就是几个有同好的摄影师组成的小组,拍摄的主题则是城市。城市摄影是个意义不断拓展的摄影话题,究竟如何去表现,所以让我感兴趣的是这个小组清晰的拍摄理念。
 
 他们在自我介绍里是这样陈述的:城市景观不仅仅是由人类组织建造的高楼大厦,它同样也是社会的和文化历史的全景写照,这些景观是我们当下生活的证据,并且影响着未来,正如一位考古学者曾经提到的,现代化的都市已经成为一个大的考古现场,因为随着城市的不断翻新和重组,城市的内在显现出来,暴露给我们的就是一个巨大的解剖台。因此城市景观摄影不仅仅记录城市这种处于无穷变化中的外在景象,同时也要挖掘出内在的造成上述这些变化的文化动因。而照片的力量就在于,它一方面可以成为一种可信的证据,另一方面又被保留为档案,因此当下的场景和历史互相映照,提供了一种解读历史和解读当下的另外一种语境。

 
而所谓的城市景观摄影则是这样一种行为:
1,  对一个城镇或者城市的描述
2,  试图理解或者体验我们的城市
3,  作品是通过一些列完整的照片来阐释的,而不是孤立的影像,有鲜明的主题
4,  在全景和细节上都有展示
城市景观摄影和街头摄影可能有所重叠,但是街头摄影是以人为主要对象的,这点和城市摄影有所不同,后者的人总是处于城市的结构之中的。
 
 一位摄影师刚刚拍摄了一些关于中国的照片,他是这样谈自己的中国之行:
“2005年我从北京到上海,在近10个城市辗转,所有的城市都在不停的变化之中,在街道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看到变化,这个城市的外观可能在一天之内就会发生变化,你今天看到的一片老宅,明天就有可能变成一个工地。所以于我的照片而言,它们只不过将中国城市千万变化中的一些瞬间凝固下来,成为电影画面中的一个定格。”这个网站正在对一系列主题进行拍摄,其中包括居住区、交通设施、城市内的河流、绿色城市等等。网站还有一些其它摄影师关于城市的摄影项目链接。原文:http://clickart.yculblog.com/post.4107620683.html

  发表于  19:06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6-11-30    15:29
对一个纪实摄影基金的内容分析 - []
Tag:字链

这是逆光老师很认真整理的资料,链接过来,值得研究。
http://www.changingideas.org
Changing Ideas(改变现实)是我一直想介绍的纪实基金,正好在密集讨论
纪实摄影的时候好好研究一下。最初看到这个网站的时候,就觉得它非常与众不同,
在它提供的链接里我找到了关于如何撰写项目策划书的介绍,这个刚刚成立的基金,
不是一个终点,提供了很多纪实和现实结合的思路和途径,我想通过对这个网站的
分析,帮助大家了解纪实摄影基金,以及应该如何看待纪实摄影基金。 (阅读全文)

  发表于  15:29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分页共7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