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穿越 - [笔迹]
Tag:

得点小病也不是啥坏事,你能健康活到一百岁连感冒都没发生过,你人生也太单调了。偶有小恙的好处是,你会放弃原来的节奏,而转入一个新的调试状态,想一些平时不愿意想或者想不到的事情,比如死亡,痛苦是什么。这个新的调试状态是,你别无选择,就像你坐火车时,你想去超市或者去打羽毛球都是不可能的,然后再做一个最现实的选择,当下只能做最简单的事情,睡觉或者是看书,这时你往往就平静了,也简单了。把之前认为最重要的都放弃了,他们都不过如此嘛,喝一瓶双黄连口服液,于是看看书,看看电影,上上微薄。

总是在一个系统里,人真是太容易变得傻逼了,像剔除大脑的苍蝇,只会直线飞行。我在一个系统里,可持续时间只有一个月。这相当于一个女人的周期,我觉得这很科学,自然就是伟大。30天的运行会产生很多垃圾,总是一个速度的汽车是容易积碳的,女人的系统会开始其清理,人的垃圾真是多,重新换过机油的发动机那就是不一样,开过车的你懂的。男人这时就可怜了,他没有这套系统啊,那些垃圾不会通过这个代谢系统剥离。我的方法就是转换空间,空间转换了我的系统就会自动调试,视觉神经和语言模式都会发生一些变化,一切都会有趣和生动起来。所以连续在北京呆上一个月,我就很崩溃,甚至想自虐,谁来蹂躏我一下都可以。

我能实现空间转换的方式就是穿越,从北京穿越回到东北,像一只候鸟。盗梦空间在梦境里穿越,而我要在现实里穿越。但是这个穿越周期是两个到三个月,这太漫长了。如何能有更多的穿越机会是我目前正在琢磨的课题,在空间上如何实现更多的穿越,去郊区还是山涧里?是荒芜空地还是丛山峻岭?只要是陌生的地方我都喜欢。我同时也要在摄影上实现穿越,谁和我志同道合一下吧,回到摄影最起始时间,深嗅火棉和银版的迷人气息?跋涉于蛋白迷彩的诱惑?

昨晚微薄杨菲朵的一段话好深邃啊,她说:“在大理,最强烈的愿望是修“出离心”。不是出世,而是让自己不要贪恋小城的美好和静谧,不要转而跌入另一种执着,那个执着貌似清淡,但实际上更可怕;在城市,转而修“入世心”,你看到许多虚假的繁荣,但还是要让自己看见它、经过它、穿越它、接纳它,最终还能保持那个清淡。随时回来,随时离开⋯⋯” 哇哇,随时回来,随时离开,何其洒脱,何其自由。何其如此呢?那就是不贪恋,不贪恋就可放松;那就是可选择,能选择才自由;自由了,你他妈的随时都能穿越。不贪恋,有自由,能穿越,皆快乐,那你还要什么。

表阻拦我,我要穿越,也表误会,不是从富士康楼上。

 


  发表于  2010-11-0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看你的blog N久了,有种痛快的真实,那种感觉真好。
无痕 ()   发表于   2010-11-16 12:45:2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