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摄影很傻逼 - [笔迹]
Tag:

今天微薄上左小祖咒转发程美信的微薄,看到这么一段话:“诗人:在最高雅的世界里,重叠着密密麻麻的平庸家伙。也许,诗人太过于神圣,凡是庸俗而精明的人,都想用她来修饰自己,它自然成了丑陋的掩体。”我想这句话似乎也适用于摄影吧,于是改编了一下成了这个样子:“摄影:在最高雅的世界里,重叠着密密麻麻的平庸家伙。也许,摄影太过于神圣,凡是庸俗而精明的人,都想用她来修饰自己,它自然成了丑陋的掩体。”

和我的一些感慨不谋而合,我庸俗的感觉摄影该是打开世界认识澄明自己的一扇窗户,而我们这摄影很多时候确是让人变得更斤斤计较和狭隘。需要表达,摄影正是一个通道,一个普通简单的通道,当它被艺术化抬高身价后,它就进宫了成了美女身上的华贵锦衣,男人好色有了意淫工具,总想扒下小姐的衣服自己披上。你看那些山光水色的风景照,你看那大地野草下肉体铺陈,他们把这叫美。它也太容易成为荣耀的披肩,因为尊重在中国是一个普遍缺乏的美德,于是国人有着超强的两面性,也就是国人没有完整的心智,永远是一个分裂的人,有互害性。就是他太容易被贬斥,这也许成为他激励的成分,奋斗之后荣耀上身,转而就是另外一番对你趾高气扬的模样,也就是所说的牛逼了。其实你没啥牛逼的,装逼的摄影比比皆是。牛逼的我见得多了,不过大多已经死了,或者老了,我见过他们,但真的没见过真人,不过我知道那是真牛逼。比如寇德卡,根本不和你一起扯犊子,研究什么鸡巴色彩和颗粒,身上只有自由的灰粒。摄影该是谦虚的,像使用禄来双反,要安静点,低下点头和身体。摄影该是放松的,拿个小傻瓜,别总端个单反穿个摄影家邪会的背心。摄影该是自由的,它只跟着你的心走。

我总想远离他们,但你又要和他们混在一起;我总想远离摄影,因为最初摄影给我的快乐越来越少,所以摄影让人变得纠结,所以摄影让人变得斤斤计较和狭隘。小心翼翼的防范创意被盗取,唯唯诺诺的传述山寨的技巧,少有坦荡的交流,没有真传的大度。永不停歇的比较,乏味的夸奖,粗暴的贬低,此时就是这样,我就是这样的人,絮絮叨叨、么么唧唧、罗利啰嗦,摄影他妈的怎么把人搞成这样了。我渴望赞美,又反对评价,我的态度是,摄影是我自己的,他对我比对你重要的多了去,你逼逼的那些对我来说毫无价值,这是我生命书写的过程,它是带入坟墓的记忆。所以和摄影保持一个距离不是坏事,世界上摄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生活。那个自由猪说过,珍惜生命,远离摄影,我是真赞成啊。我想要一个自由平静的状态,摄影就应该是能解放自己的,而不是相反的轾枯。我对压迫有着天然的对抗,最后一定撕破这张网。我想在一个偏僻的老屋里或山脚下,喝喝茶看看书,随便的拍拍院子里的大树和锄耕的大爷,还有邻家的村姑,或者上床静静的做个爱什么的,那都是一件十分快乐的事。

“不平静,就不会幸福,也因此,当下的时代,平静才是真正的奢侈品”,如果你在一个山村看到一个架着8x10的一个家伙,千万不要叫他大师啊。别当真我这里都是和您扯蛋呢,没说您,您可别生气~

 


  发表于  2010-11-0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摄影是我自己的,他对我比对你重要的多了去,你逼逼的那些对我来说毫无价值,所以和摄影保持一个距离不是坏事”
”摄影就应该是能解放自己的,而不是相反的轾枯“
严重同意! 那些掉进条条框框和图像陷阱里迷失自己的,都是浮云。
 回复 某 说:
浮云浮云~
(2010-11-08 17:09:40)
()   发表于   2010-11-05 17:57:56  [回复]

哼~
 回复 tintinwong 说:
嗯哼~
(2010-11-08 17:09:56)
tintinwong ()   发表于   2010-11-05 16:16:4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