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蒋志采访提纲 - [字链]
Tag:

来自:毛茜 “真艺术网”

采访时间:
2009.10.5
采访方式:
E-mail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郁,不要愤慨;
  不顺心时暂且忍耐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到来。
  
  心儿憧憬着未来,
  现在却总是令人悲哀;
  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会过去,
  而那逝去了的,将重新变为可爱。



——普希金

1、  知道你喜欢普希金的作品,特意作为开篇,希望能给自己与你一个可以共鸣的氛围。很想知道普希金的作品里是什么真正打动了你?

他以诗性面对生活,使生活变得可以忍受。

 



2、  从看到《木木》、《吸管人》的作品后,我就觉得你一定是一个不会孤独的人,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你是一个很会和自己玩的人,能否这样形容你?

这样说也没问题,应该学会依靠自己。



3、  我知道你还写过一段时间的小说,而且当时还在一些重要的刊物上发表过,都是属于什么类型的?

我也不知道,这是批评家的活。



4、  事实上,文学艺术不分家,你同时跨界在文字与视觉的两个领域里,应该对两者的感受一样深切吧。在你的艺术表达中,文字和影像是平行的还是有交集的?

你都这样说了,文学艺术不分家。我认为没有什么可以再强调的了。



5、  你笑称自己是“一个以忍住不笑为生的无趣者?”这多少有点调侃的味道,但我看得出你的内心其实还是很丰富,很幽默的。

有一个成语是“食言而肥”,我杜撰了一个“咽笑而生”,仅仅觉得这样的说法有趣而已。



6、  你形容自己是带着摄像机的拾荒者,像蛇一样潜行于城市间,那么除了自己设定的场景之外,城市间,你最不能忽略的是怎样的情景?

这是早几年在深圳的时候,一个采访过我的记者对我的形容。那时我经常带着一个小摄像机像一个捡垃圾的一样在大街小巷中晃悠,我对所有的情景都很有兴趣,尤其对人的各种状态,我尽可能地把一切收到摄像机里去,所以那时拍了很多,都是不起眼的片段,我把它们叫《人的几分钟》或《片刻》。



7、  从最初的《木木》、《吸管人》的作品中,你更多的是在营造一个很私人化的想象空间;之后的《香丽平》、《食指》、《空笼》等,你转身做一个旁观者,记录被社会冷落的角落;近几年在摄影、装置等方面的创作,我感觉你有一个比较明显的转变,姑且称为从自我状态(纯粹的个体)——职业状态(具备社会职能)——艺术家状态(现实定义)的转变,这一切似乎走得顺其自然,是水到渠成还是一开始你就很清楚自己作为艺术家的方向?

你总结得不错,在看到你这样话之前,我从没有这么清晰地梳理过我这些年的变化轨迹。



8、  纪录片《食指》是一个很特殊的作品,对于你来说既可以说是一部影像,也可以被认为是一种行为艺术,食指作品里的悲壮,很能叩响一个人的心门,和他面对面,应该会有一些值得回味至今的镜头吧。

比如他朗诵自己诗歌时的投入,他对物质生活的无所谓,他那声重重的“老了”的叹息,等等,很多。



9、  《表态》展览在上海引起了不小的关注,这是你当初预料到得结果吗?启用明星出演自己的作品,你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我不太清楚展览的效果如何,如果真的有人对作品关注毕竟是好事,我关注人的“表态”,明星也是人嘛。

 


10
、《表态》中的展览作品,是你导演下的一种表演,也就是将它看成脱离了上下文的一种事件,
  
这样的情绪被放大成为一种事件,你想与大众探讨的是什么?

表演和非表演并非泾渭分明,同样,事件的大和小,也是根据每个人各自的观察角度和态度。我也可以这么说,其实我把一件大事件缩小成了小事件,把一个明星在这个几分钟的影片中变成了一个普通女人。我们不要急于对一个事件下一个结论,不要以为自己看到的是真相,也不要迷信某个“真理”。

 

 

11、《娇羞》是你将其作为女性专属的一种行为,事实上,男性也有这样的表情,为什么不选择男性来出演?

也有“男性”出演,可能你没有看出来。

 

 

12、《颤抖》中你将心灵感觉与身体语言完全脱离,只是单纯的表演“颤抖”,意义何在?

我没有“将心灵感觉与身体语言完全脱离”,我不知道有谁能做到这一点。他或她在颤抖,确实我把震动机隐藏在画面之外,但是你也并不能肯定他们在震动机上的颤抖是表演是吧?这几天广场上挤满了人,有一些人看到那儿升起或降下一面旗帜就会“不由自主”地颤抖,有些人会因为被旁边有些人在颤抖被感染而颤抖,有些人会因为想体验颤抖的快感而颤抖,有些人制造附和性颤抖只是为了安全地融入颤抖的人群,有些人看起来在颤抖也许是因为踩在一个颤抖的人身上(这次展出的颤抖隐藏的画面其实不是踩在颤抖机上而是踩在颤抖的人身上,在下一个展览或许会让你看到)。适当的颤抖对自己没有什么害处,重要的是,不要以为你自己“真的颤抖”了,就自动拥有了审判别人不颤抖,或逼迫别人颤抖的权力,更糟糕是,自己相信或使人相信:就此获得了“权力”的自然借口。与其我们追问一个颤抖的意义,不如去追问它是发生在何时何地何种处境上?颤抖之后会改变什么或可能会改变什么?它是在一个怎样的观察角度和态度上被察看到的? 

 


13
、《表态》展出后,就自己的感受而言,是否收到了值得深思的反馈?

有很多,正在消化中。

 


14
、《表态》会做成一个系列,未来的相关创作会比较关注哪些部分?

接下来两个《表态》的展览会在香港和北京,一定会邀请你来看看。

http://jiangzhi1971.spaces.live.com/Blog/cns!739F73AB65396765!882.entry


  发表于  2009-10-0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