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你看我挺爱笑是不?那是因为我悲观 - [字链]
Tag:

国庆越来越近,中共当局对这个国家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有点神经质了起来,天上飞的麻雀和居民养的鸽子都成为潜在的威胁,甚至有居民因为自己养的鸽子而引来警察上门,后果严重者甚至会被拘留。京城70000出租车全部安装了监听设备,外地乘客进京在出租车上听司机侃中南海轶事也将成为历史,京畿的省份以及地方城市拱卫北京城,悍然名曰“护城河工程”。营造出一派肃杀境况,让每个人都战战兢兢,不寒而栗,似乎这是集权统治者的维护稳定的唯一办法。

我想到了1927年一直到49年期间的白色恐怖时期,国民党为巩固自身的统治地位,对当时目无法纪到处煽动农民打地主分田地分财产的中共实行迫害,使得那些追求进步、宣扬民主的知识分子、革命人士纷纷转入地下。现在这种大阵仗来迎接国庆,分明就是一种“红色恐怖”,国民感觉不到喜庆气氛,更多的是感觉到了政治的可憎。我们听不到抱怨,京城的出租车师傅们百忙之中给自己的妻子打电话都要注意到那个监听的设备,而且这个监听监控设备的掌管人到底是谁,也成为必须之问。就像去年广州的监控摄像头偷拍居民洗澡,就是很好的例证,这怎能没有抱怨?

    老舍笔下的《茶馆》有这样的提示:

    第一幕:各处都贴着“莫谈国事”的纸条;

    第二幕:“莫谈国事”的纸条可是保存了下来,而且字写的更大;

    第三幕:假若有什么突出惹眼的东西,那就是“莫谈国事”的纸条更多,字也更大了。

    这种莫谈国事的由来似乎是很有点历史了,国人将“只谈风月莫谈国事”视作精巧的生活,那些懂得规避这些敏感的人自诩是足够聪明懂得生活的人。不平则鸣,每个人对国家都有自己的看法,但现在整个社会的风向是国事谈不得,噤声者越来越多,真个成了路人以目万马齐喑。中国共产党统治中国六十年,前三十年无比黑暗,三十年后的今天,再次踏入黑暗的门槛。一点都没有蹑手蹑脚,反而理直气壮,不可一世。

    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出租车上的监听设备会不会在国庆之后被拆除?如果出租车司机不“哭”,或者“哭”得不好听,那么这个监听设备可能就不会在国庆之后被拆除;但我们知道,出租车司机本来就是弱势群体,他们根本就没有话语权,也没有发声的平台,发放牌照的运管部门对他们有着生杀予夺的权力,因此,媒体和知识分子如果不帮他们,那么这个邪恶的设备将会永远留在与我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出租车上。同样的,帮助他们呐喊,其实也是为我们自己呐喊。

    互联网我们都已经无法突破,任何破网手段都无济于事;绿坝、蓝盾、无处不在的监听、监控设备,几百万的军警、国安、协管,还有一些义务爱国贼、装逼犯、傻逼蛋……心灵和思想自由如我的朋友们,这个时候,你有没有感到绝望?

    媳妇偷汉,公公扒灰,夜半敲开寡妇门,靓女的咪要大罩杯,处女还是非处的是与非……整个国家的国民就淹没在这样的民议信息中,潜移默化中改变人的思维,改变你的价值取向。

    我们看着我们的父辈爷爷辈手拿红宝书跳着“忠字舞”,感觉那时候的他们显得那么猥琐、愚蠢、白痴,可三五十年后,我们的子孙看我们现在对待中共的反应,会不会同样如现在的心境一样呢?我们的父辈爷爷辈会对过去的那段岁月感觉到羞耻和懊悔,那么我们是不是明明看到了这些注定到来的情绪而在现在就开始有所规避呢?

今天看到一则新闻,说西昌火箭发射中心发射火箭的时候,残骸经常砸在那些村民的屋顶甚至头顶,被砸中者总是兴高采烈,捂着流血的头欢呼,因为他直接见证了中国航天事业的进步,而且间接地为国家作出了贡献。当地领导干部高兴的了不得。是啊!你说这样愚蠢的人在这个国家,集权统治者能不高兴吗?

我们仅仅是一小撮而已,真的,确实是一小撮,但就是这么微不足道的一小撮,让他们如临大敌。而且借着这个国庆大日子,打着反恐的旗号,无限的闯入侵犯我们的私人空间,而且为了他们这种“被迫害妄想症”,我们不得不眼看着他们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去维稳而无可奈何。为了他们的统治,我们正在为他们的混账买单,各个地方政府的维稳经费正在以每年两位数的速度增长,甚至已经超过了政府的民生支出,据南方周末报道:上海金山区19962006年政法总投入124609万元,占财政总支出的5.6%。财政拨款年均增幅17.34%。广州市2007年社会维稳支出44亿元,比社会保障就业资金35.2亿元还要多出许多;湖南津市因政府财力有限,强令所有财政拨款的行政事业单位压缩20%的开支,挤出财力保证维稳经费。而这次的六十周年大阅兵,所费之巨将成为历史之谜,无人能统计,也没人敢统计,即使想统计,那也会一句:“你什么动机?”或者“你替谁说话”给你堵回去,即使你给出了一个大概的数字,也许会将你以泄露国家机密逮捕。

中国,经济在发展,政治已停滞,如今正在世界的显微镜下,成为各个国家研究的标本,这是当今世界唯一的弥足珍贵的政治经济试验场,而我们,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别人研究我们的课题不外乎:集权统治下的国民常态——愚蠢、懦弱、死忠、温顺、精巧、谎言……

我记起了老舍那句话:“你看我挺爱笑是不?那是因为我悲观!”


  发表于  2009-09-2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