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什么样的《1428》 - [音影]
Tag:

看到太多的关于那场地震的平面影像,却一直没有发现关于他的纪录片,那该是多大的缺失。今天看到个消息,9月12日,第66届威尼斯电影节进入最后一天,“地平线单元”举行了颁奖仪式,中国导演杜海滨凭借纪录片《1428》摘得“地平线单元最佳纪录片奖”。“灾难太深重了,想通过这样一场灾难看到人身上本身就存在的问题。”《1428》是关于那场地震的纪录片,希望有机会能看到。

下面是关于这部纪录片的文章:

《1428》:展现复杂的人性

  2009年春节的拍摄结束,回到北京后,杜海滨和他的搭档就开始每天的剪辑工作。他希望片子的第一个部分能在6月底左右剪出来,纪录片的名字,杜海滨暂时想到的是《1428》。

  2009年春节的两周前,杜海滨和另一位摄像师带着录音师到了四川。他们把去年5月第一次去的地方全部又重走了一趟,都江堰、虹口、蒲阳、北川、擂鼓、什邡﹑红白﹑汉旺……估计在三五年的时间里,他们会不断地这样北京—四川地来回跑。杜海滨准备把这部《1428》持续地拍下去。

  这次他们在四川拍了二十七八天,和去年拍的时间差不多,那一次也是近一个月。

  “灾难太深重了,想通过这样一场灾难看到人身上本身就存在的问题。”这是杜海滨2008年几乎在第一时间赶到地震灾区拍纪录片的初衷。在灾区现场,杜海滨还是被震动了,虽然从做专业的纪录片导演以来,人性﹑制度﹑贫穷﹑农村问题一直是他的纪录片最关注的区域,但地震让这些原来就存在的问题剧烈地放大出来后,还是让他觉得震惊。他把镜头对着每一个他觉得需要保留下来的场景和人物,就像是一种本能,纪录片的本能。杜海滨一直认为,纪录片应该具有一种不可缺少的精神,那就是理智与批判。

  在这部《1428》中,杜海滨打算用不同于以往的记录方式,采用多线条、全景加具体故事的方式:有整体的关照,也有鲜活具体的人物。除了地震现场的场景,还有失去亲人的人﹑从外面回家的人﹑政府官员﹑失去房子的人﹑偷东西的人﹑捡钢筋的人等等,他们都会成为《1428》中的一个个主角。虽然这样多线条的记录方式,后期剪辑起来会困难一些,但杜海滨觉得,这样大的一个事件就需要这样的方式来深度展现。这也是他目前最喜欢的一种拍摄纪录片的方式。

  2008年5月到2009年春节,时间相隔了大半年。有时,半年如半生,足以让人把人间之事都想清楚了。前后大半年之隔,再次回到当初的现场,一方面是看到现实的荒诞还在延续,而另外一面是人生生不息的生命力,这些交错盘结的真实现象让杜海滨颇多感触。春节期间,在北川县城废墟顶上的一个悼念台上,有很多人在用非常纯熟的手法推销地震的光碟和照片,这些景象的出现让杜海滨觉得有恍若隔世之感。他说,其实他也能想通这个事情,只是觉得遗忘来得太快了点。生存固然是重要的而且也是第一位的,但还是应该有基本的底线和道德判断吧?这些场景被他记录在了镜头中,但只会是很小的一部分。对人心浮躁、良知缺失的批判是他想要做的。“谁让我选择了纪录片呢,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去做。”杜海滨说。

  杜海滨自述:用摄像机呈现我的思考

  20世纪初,杰出的心理学家荣格曾做过这样的结论:“在未来的世界里,人类遭遇到的最严重的威胁绝对不是因地震、海啸之类的自然灾害引发的灾难,最大的灾难将是来自于人类因不能探究、正视和改变内心深处的阴暗和险恶所导致的互相的杀戮和迫害。人性的自私、利己、偏驳、狭隘、冷酷将是人类最危险的敌人。”

  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中国四川的地震,让接近十万个鲜活的生命突然中断了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不计其数的建筑、桥梁、公路瞬间化为了废墟。全中国及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带着悲悯和善良的爱心,为这些无辜的生命感到惋惜,并纷纷伸出了温暖的手援助处在灾难中的人们。但同时,灾难也成为了一个契机,它试探出身处其中和与之发生关联的每一个人面对灾难时所表现出的行为背后的动机。

  这些行为和动机是我们在日常的状态下,在平凡普通的日子里熟视无睹的,但在特殊的事件中它被无形地放大在我们面前。灾难是一个特殊的背景,在这个不同寻常的背景下,人性的光明和阴暗被凸显得一览无遗。

   在灾难发生后的第三天,我来到了地震的现场。在力尽所能的救助灾民的过程中,我亲眼目睹了政府、民众面对突发灾难时的种种反应。在余震不断摇摇欲坠的废墟上,人的自私和蒙昧,越发显得荒诞。这些都是我不愿看到的事实,也是大多数主流媒体不愿面对的现实。但这些现实不会因为你假装看不见,就真的消失不见了,总有一天它会变本加厉地回报给我们。

  作为一个纪录片工作者,探究事情的真相并试图反思背后的原因,已逐渐成为我内心无法摆脱的责任。我将用三到五年的时间持续地关注四川这块震后的土地,用自己的摄影机把我看到的和思考的呈现出来。

  后记·杜“班长”

  2008年5月15日黄昏,开始有微暗的夜色了,我们坐上吉普车,在拥堵的人流中往回赶。车多,人多,我们的车走得很慢。一个背着巨大背包的人从我们车窗边经过,周浩突然大叫了一声“杜海滨”,那人回过头来,果然是他。

  5月15日我们在什邡红白中心小学采访完遇难学生家长后,吉普车在四处的废墟中往回开去。上午经过位于蓥华镇的蓥峰化工厂时,听说那里发现有幸存者,同行的纪录片导演周浩要赶回去拍摄救援的过程。

  大量倒塌的建筑物,救援的各个部队官兵,拿着“长枪短炮”的国内外媒体,寻找和等待的亲属们……在蓥峰化工厂废墟上,他们共同构成了一个特殊的地震灾区景象。在等待了漫长的5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等到了幸存者被救援出来。

  原来杜海滨也一直在这里拍摄。

  混乱拥堵的车流开始松动,我们不能停下来,要继续往前开,杜海滨也要去找他们自己开来的车,没有时间交流什么,大家隔着车窗道声珍重,又各自赶路。

  杜海滨从1998年就开始拍纪录片,我笑他是老战士了,他辩解说,不是啊,还是升了一点官的,现在有摄像师和录音师了,至少也是班长吧。其实我说他是老战士,是想说他的纪录片战斗经验,不过,“杜班长”,这个称呼蛮好的。

  他说从单兵到团队,经验也还是有所改变的,拍《伞》的时候他还有了专门的制片。虽然在中国,纪录片比起电影,条件艰苦了很多,看来也还是有改善的希望。

  最后,我问他除了关于地震的这个片子,现在还拍别的东西吗,他说,其实一直想拍一个剧情片,就是没时间。

  杜海滨

  2000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一直从事纪录片创作。现居北京。主要作品有《窦豆》、《铁路沿线》、《高楼下面》、《北京纪事》、《人面桃花》、《石山》、《伞》。拍摄于2001年的《铁路沿线》获得了中国首届独立影像最佳纪录片奖,日本山形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亚洲新浪潮单元特别奖。拍摄于2007年的《伞》,2008年获法国真实电影节评委会奖。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潘黎冰


  发表于  2009-09-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