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中国市场是一个政治分赃体系 - [字链]
Tag:

中国没有真正的市场,中国的所谓市场是一个伪造成市场的政治分赃体系,各方的利益博弈不是通过经济活动完成的,那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市场竞争的行为无不夹杂着政治实力的博弈,政府那只看得见的手会毫无前兆地伸出来端走你的饭碗。

  国美电器的黄 光裕是靠勤劳起家的吗?不是,他是走私起家的。是靠实力上市的吗?不是,他是靠行贿上市的。肉唐僧同学有一次说过中国的企业家没有学好的机会,这话很对,这句话背后的意思就是,经营首先是一个政治博弈,仅仅靠经济行为是远远不够的。几乎没有一个老板能是干净的,这足以说明中国的市场不是经济竞争的场所,而是较量另一种能力和实力的地方,而中国的法律,也就是中国的游戏规则不是针对所有人的,而是针对无力向政府官员们购买法外特权的那些俎上肉们的。

  中国是天堂,中国是地狱,中国是权贵们的天堂,在这里只要你有权和钱,几乎没有办不到的事情,他们可以用钱权买你的自由和性命,也可以用钱权买回他们自己的自由和性命,但是如果你无权无钱,那你就会发现自己生活在地狱里,你就会发觉你的命和财产都被攥在他人的手里,任人宰割。当你被宰割的时候,那种无助与无奈,会一点一点地侵蚀掉你的尊严和希望,输入关键字拆迁,自焚,你就会发现拆迁这一经济交易无数次被搞成了政治事件,这种交易不知道多少次交易出人命案,杨 佳们就是这么被造就出来的。

事实上,在中国这个层层叠叠的权力的宝塔上,没有人会有安全感,因为每一个人都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区别只是能宰割你的人的多少罢了,国家主席也有旦夕之间命运倒转的时候,国美电器的老板黄光裕也有旦夕之间成为阶下囚的时候,黑砖窑的奴工、出租车司机、出口企业主、黄光裕、刘少奇,这些处于不同等级阶梯上的人们,哪一个也不能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

  诸多大企业在经济风暴中应声倒地,因为那是靠地方政府官员们按照自己的政治需要指定出来的大企业,官员们可以命令银行,人为地制造出歧视性的信贷政策,低效的大型国营用企业被用贷款维持着、,用贷款堆砌出世界第几大某某产品制造企业,而中小私营企业却告贷无门,长三角有多少企业靠地下银行的高利贷苟延残喘着。这样的骡子经济不可评估和预测风险,身处这样一个市场,你该怎么规避经营风险?

  政府的经济政策财政政策瞬息万变,上一周还说不会降低印花税,当你清了仓以后,他忽然调低了印花税,就更别提还有不知道多少能预先得到消息的人们,你要怎么应对才能全身而退?这样的一个人造市场、这样的一个罗马竞技场,所以了解中国的人们把中国的股市叫做政策市,他们用人民日报、用中国的政治规律来判断中国的市场走向,就是源于这个道理。那么这样一个政治系统怎么可用经济规律来评估?

人应该有免于恐惧的权利,但是我们这里随时有性命之忧,活下去是人们首先必须面对的问题,在这片丛林市场里,等级宝塔的上层抢劫下层,下层抢劫更下层,大部分人是小部分权贵阶层的食物,是规定好了的供抢劫的对象,食物链是固定的,你根本别无选择。法律是个摆设,跟中国的人大功能相仿,供观赏、欺骗和抢劫用。

  所谓的最低工资标准、所谓的对弱势群体的扶助福利政策不过是政治上的权宜之计,是出于政治安全的考虑,起的是最低限度的安抚作用,国家的所有经济政策几乎都是为政治目的服务,中央的各项政策以及经济政策是为了坐稳,坐爽江山和发财而制定,地方政府的政策是为了升官和发财而制定,中国老百姓所得到的那点子经济实惠,实在是政府在实现自己政治目标之余的一个意外和偶然。在中国政治才是目的,其它都是手段。无论在哪个领域,都要遵从政治生存规则才能生存。在中国谈论自由经济理论实在是太奢侈了:)

  中国的股市是为了圈钱、中国的土地市场是为了积攒GDP,中国的楼市是为了抢钱,中国的拆迁史就是一部血泪史,中国的大面积血汗工厂的存在,中国的牛奶制品企业大规模地图财害命,那么你告诉我中国这么个永远服务于政治的分赃体系是一个市场,而且还是一个自由市场,那我得说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作者:漫手织文)


  发表于  2009-07-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