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我什么都没做 - [笔迹]
Tag:

承蒙编辑的赏识让我在“南方传媒研究”上说说有关摄影的事,我就怕来严肃的,一严肃我就不会说了。摄影,那怎么是几句话能说的清楚的,胡诌几句应付了事。

今天收到刊物,翻了一下,觉得还不错。不错是因为,他不是发表在报纸上的,这里面还有真言,可见媒体语言范式的无味刻板。回味和总结,里面关于地震周年报道方面的我基本看了,感慨新闻工作者的无奈。我的同事杨磊,在去年震区是深入地方最多的记者,今年更是很早就进去了。他感慨道,一年之前,那里是一片废墟。一年之后,在废墟上,一个魔幻现实主义的工地,建筑的重建只是表象。

在灾区看到最多的是重建的工地,和蜂拥而至的游客。我的一个同事在文字中写道,在映秀镇看到人们以各种姿势留影的情形,恍惚有时空错位。这种感觉我体会颇深,当我再次来到映秀时,我已经看不不出那曾是我战斗过的地方。留影,买大樱桃,我们一起裹挟着走进这个神奇国度制造的幻境,一起表演。

还有个同行,在灾区更多的是倾听,这真让我感动。他和一个失去妻子的男人在汶川的一个小酒馆里喝酒聊天,男人说他在县城买了房子,可是还想在原址重建个房子,因为那里埋着他的老婆还有爷爷奶奶,他想老了还回来。有几个女人想走进他的生活,可他依然无法接受丧妻的事实~~还有无数回忆的细节,在小酒馆里述说着。

我第二次来到四川,也期望能见到我采访过的人,我们很多人都是想再见到那些他们采访过的人,想知道他们生活怎么样了,可是我没有做那样的努力,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还是来得及去镇机关询问的。

我什么都没做,其实我又能做什么呢。

 


  发表于  2009-06-3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