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政治社会学样本 - [字链]
Tag:

这是敏感的话题,原文作者被和谐多次删除,我就隐蔽点吧,链过来,读一读,让我们多一层思考,因为我们经常被傻逼所蒙蔽。留存备考:

 

 

今天上午巴东县法院一审判决邓玉娇案:故意伤害罪成立,但限于心智障碍(精神病之一),认罪态度好,有自首情节,免于处罚。也即邓玉娇完全是一个自由人了。

  虽然判决结果出乎笔者重判的预测,但没有丝毫的高兴,也不认为是民意的胜利。这是各级政府精心算计、以政府利益最大化为最高原则的行政判决。

  有罪释放,法外施恩,并且要给邓玉娇贴上精神病人的标签。政府就是要向民众摆出一副傲慢姿态:邓玉娇是有罪的,我们法外施恩才释放她,你们感恩吧!政府还不忘最后留下恶毒的一手,邓玉娇是个精神病人。

  对于邓玉娇个人,能获得自由,这是次好的结局,都值得向她表示祝贺!但是,对于邓玉娇案,却是失败的:法律被奸污。我们始终认定邓玉娇属于正当防卫,无罪。人们在邓案上看不到政府基本的诚意、收敛和谦卑,花样玩尽。至少巴东县政府管治三个流氓下属不力应该向巴东人民道歉。

  湖北政府最大的恶在于:一再弱智地违反司法程序。即使按照政府逻辑,邓玉娇有心智障碍,精神病人认罪态度好,这样的逻辑能成立吗?

  笔者不认为邓玉娇案是一起简单的刑事案件,而是具有政治社会学样本的制度性事件。

  围绕邓玉娇案,还有几起案件不能忽视。

  1,巴东县政府未经亲属签字同意的前提下,政府出面撤除北京两夏律师委托人资格,在此情形下湖北两律师介入此案。巴东县政府首负扰乱司法责任。

  2,邓玉娇在恩施优抚医院,在警方和医生纵容下,连续5天被捆绑在病床,水米未进,遭受其他精神病人和护士殴打。优抚医院院长和主治医生李昱都须承担刑事责任。即使当初判定邓是精神病患者,精神病人也享有人身安全的权利。

  3,湖北两律师在一审中做出无罪辩护,笔者倾向认为这是官方事先授意的结果,而不是出于两律师的真实意图。或者说即使两人本意无罪辩护,那也是经过政府同意认可的。该两律师有义务公开法庭辩护词。否则有悖职业操守。

  4,政府故意放纵另一犯罪人黄德智,仅以行政开除和治安拘留蒙骗公众。邓玉娇有罪释放,并不构成黄德智免于刑事责任。

  5,邓贵大死亡,并未让野三关福诚铁矿与镇政府官商勾结嫌疑消失。须知正是该铁矿矿长的请吃请喝、请洗浴嫖妓,才导致邓案的发生。是否存在利益交换,政府也应给予公众交代。

  6,新京报等媒体两个男女记者遭受当地政府工作人员殴打,打人者应受到法律制裁。

  7,巴东县政府越权发布错误信息,误导公众,当地政府首脑应该受到处罚。

  8,巴东县公安局驱赶、监控自愿者和记者,并且审判结束后仍在拘押志愿者,在当地实行恐怖政策,局长当负首责,应引咎辞职。

  9,雄风娱乐城与巴东警方利益关联问题,既以容留色情活动拘押老板,已经证明巴东县公安局存在失察责任,仍须追查警方责任。

  10,中宣部扮演了极不光彩角色,一度勒令全国媒体禁口,曾下令全国网站删除邓案所有相关信息,违宪限制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该当何罪。

  邓案无疑是人治判决,中国距离法制社会还非常遥远。邓玉娇在法律上已经成为一个有罪的自由人,但是围绕邓玉娇案的以上十条连环案还远未有答案。只有让幕后策划者和当事人站出来承担法律责任,才能让邓玉娇案部分实现社会正义和司法公正。

    邓玉娇还有向中级法院上诉提出正当防卫无罪的法定权利,两名死伤者家属会否提出民事赔偿要求不得而知。笔者支持她上诉,几乎不用思考,二审法院会维持原判,但是这是邓玉娇对被一审法院强加的“罪人”和“精神病”的洗清,需要表明这种姿态。既然中国社会的进步要靠底层人一波波剧烈地推进,那些自以为是、分享草根红利的社会精英应感到羞愧,那些在邓案上各怀鬼胎的各路人士也该住手了。

    最后寄语邓玉娇。这是一个具备朴素正义观的女子,也很有灵性。她对中国制度转型的强劲推动作用,超过100个教授、学者和法律工作者。邓玉娇无意者扮演了一个刚烈勇敢的英雄角色,但也正是她的草根性和非自觉性,让我们看到民间质素和被压制的社会诉求。她代表了普通人对正义、平等、人权和尊严的本质追索。希望邓玉娇从此过上正常人的平静生活,笔者鼓励她完成中断的学业,受完高等教育,相信会有民间机构支助。她是民间的英雄榜样,理应受到善良的呵护,从此摆脱21年的困厄艰窘人生。

  我们不必理会湖北各级政府、司法机关、宣传部乃至司法部和中宣部出自何种考量,但是邓案的结果却在暴力野蛮中呈现软化的形态,这很值得继续关注。笔者还想说的是,政府是要被驯服的,官员是要被关进笼子里的。

    看得见的正义才叫正义,享有的自由才叫自由,装在心里的那不叫正义、自由。邓玉娇案留给中国的遗产将是十分丰富的,足够国人消化几十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66d82990100dqod.html

 

艾未未的网络日志

在邓玉娇案的法律置换中,那只在暗中操作的手丢弃了什么?扭曲了什么?谁在被羞辱?用什么在做交易?

     邓玉娇获得了自由;是的,法律又一次被践踏;是的,程序又一次被强奸;是的,公正又一次被出卖;是的,人们还将继续地付出代价。理屈时放了你,但不能还你的清白,在我的法律中你总是有罪的,而我是宽恕的,你要感恩。这还是正义吗?

      法律保护了谁呢,是一个有罪的邓玉娇,是法律本身,还是法律的缺陷、体制的弊病?在邓玉娇案的结果是,所有的人都受到了伤害,腐败的体制用正义与权责做了交换,正义的伦理基础再一次被动摇,当法的权威性被一次次强奸时,我们的手中却没有了那一把修脚刀。

    “从事实看,邓贵大的侵害行为不是很严重,并且侵害的不是重大的人身权利,邓玉娇却用刀防卫造成不法侵害人伤害致死,其防卫行为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这是国字号专家学者的嘴里吐出来的, 根据马克昌的娼妓的理论,强奸一个洗浴女的罪责“不是很严重”, 防卫至死就自然“超必要”了。最令人不解的不是法律在这个国家形同虚设,而是一个执政了60十年的执政党,身边怎么总是簇拥着清一色的汉奸王八。

      邓玉娇是从一个她不应该带着的地方出来了,可是把法律的尊严、程序的正义都给饶了进去。强权再次在人们的面前践踏法治,再一次羞辱被伤害者。


  发表于  2009-06-1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