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总统不幸国家幸 - [字链]
Tag:

——三位前总统的境遇与民主的三种生态

 

5月22日,韩国前总统卢武铉“登山时坠落山谷身亡”,韩联社这样含蓄地报道说。

台湾中央社的报道则很直接:“身陷贪腐风暴的南韩前总统卢武铉留下遗书后,从住家附近后山山崖跳下,头部重伤,医院急救后宣布他不治,消息震撼南韩国内外。”

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提供了进一步的背景:“4月30日,因据传卷入一起腐败丑闻,卢遭到检察官长达10个小时的质询。卢的亲属和助手已有数人因这桩丑闻入狱。卢在接受质询前告诉记者:‘因为耻辱,我无法面对你们。让人民失望,我要道歉。’”跳悬崖,是他道歉的一种方式吗?

报道了韩国前总统不幸遭遇的台湾中央社所在的台湾地区前“总统”陈水扁怎么样了呢?刚刚第3次闹绝食,抗议台北地方法院延长对他的两个月羁押期,把对他的贪腐罪行调查,说成是政治和司法迫害。他虽然是腐烂的鸭子嘴还硬,但看他在法庭上的哭泣,上囚车时的踉跄,他似乎已无意掩饰他的可怜相。

比起跳悬崖的卢武铉,坐班房的陈水扁,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境况就好多了,他在干什么呢?在邻居家的花园小道上铲狗屎。英国《卫报》5月22日报道说,退休总统乔治﹒W﹒布什几天前在新墨西哥州给一群高中毕业生讲述自己如何重新适应正常生活的经历,说他带着自己的小狗巴尼去散步让他感受到极大的解脱。他说,“我意识到,这是我14年来第一次在小区里散步。其实没有那么难。你迈出第一步,就会迈出下一步。”他还说,当他的爱犬搞出“状况”时,新生活变得有点复杂,“我,美利坚合众国的前总统,站在那儿,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准备铲狗屎。我重新回到了正常人的生活。”

不管怎么说,铲狗屎比跳悬崖或蹲局子,要愉快得多。这点愉快,是美国民主花200多年的时间挣来的。民主与专制相比,特别是与世袭制专制,或为自己安排接班人的专制相比,它让最高统治者真正害怕的最后制约,是事后的,也就是对他卸任以后的调查。每个在台上的统治者,都像在窝里撒尿的猫,总是要用权力的沙子把自己的猫腻掩盖起来。如果事后不能扒开猫腻,加以清理,那整个国家政坛就会一代一代腥臊下去。

美国民主制度运作时间长,每只总统猫都知道事后的猫腻盖不住,一般不存逃脱惩罚的侥幸心理。韩国和台湾民主运作时间短,民主权力更迭还笼罩在轮流坐江山的旧政治思维模式里,政党政治还不会很快摆脱帮会政治色彩,族群和利益群体冲突也比较容易被善玩猫腻的离任总统利用,把自己的猫腻政治化,用政治运动冲击司法制度。同样是涉嫌贪腐并被调查,卢武铉自杀,陈水扁还在做戏,并不一定表明陈水扁更没有羞耻感,而是台湾族群冲突比韩国剧烈,更容易被利用。

与这三个前总统的遭遇不同,俄国的前总统则一个比一个幸福。叶利钦因为与他的接班人普京达成协议,他和他的家族获得永远不被追究的豁免权,他可以继续喝他的美酒,泡他的美女,直到失去欲望。普京更幸福,他钦定的接班人梅德韦杰夫不过是个总统权力二传手,先从普京手里接下总统权力,过几年再传给他。

让作奸犯科的前总统不幸的国家或地区是有福的,让这样的总统幸福的国家或地区是不幸的。用这个标准来衡量,韩国和台湾人民是幸福的。让他们幸福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真正的,而不是表演的民主。

来源:吴稼祥BLOG:用思想来感恩


  发表于  2009-05-2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不要折腾,这是勇者--韩国前总统卢武铉唯一的心愿!
你用你的小人心度一个勇者之心 ()   发表于   2009-05-26 23:39:0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