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交响与反交响——谈施尼特凯第一交响曲 - [音影]
Tag:

我第一次见到施尼特凯这个名字是在网上流传的那份第九交响曲综合症的列表中。后来偶然在网盘上看到了他的第一交响曲的下载,于是便好奇下来听听。结果,这部作品让我大为惊愕,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于是便开始逐渐去了解这位“肖斯塔科维奇之后最重要的苏联作曲家”。  施尼特凯生于1934年,是个不折不扣的苏联人。早年他并没有体现出多高的音乐天赋,甚至在以很低的资质进入音乐学院以后才真正逐渐掌握各个著名钢琴作品的演奏。虽然他并不是一个音乐神童,但是在音乐学院得到了迅速的进步,以极快的速度掌握了和声学和赋格技巧。在他早期音乐生涯中,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是给苏联导演罗姆的电影配乐。在为各个纪录片的配乐过程中,他看到了那时世界上的种种现象:冷战时代的世界格局、美国快餐文化的入侵、世界各地局部战乱,以及毛泽东时代的中国。这些观影经历和他在苏联对文化层面上的巨变的直接感受极大地促使了他发展自己的音乐风格,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多样式主义(polystylism)。在写作第一交响曲(1969-1974)的期间,1971年他写了第一篇关于多样式主义的文章《现代音乐中的多样式倾向》。尽管在这篇文章中他提到贝尔格、贝里奥、布列兹、杰尼所夫、亨策、里盖蒂、奥尔夫、帕特、潘德列茨基、谢德林、肖斯塔科维奇、斯托克豪森、斯特拉文斯基、韦伯恩和齐默尔曼等人的作品中都有多样式倾向的体现,但是我们仍然认为施尼特凯是第一个明确使用多样式主义进行作曲的作曲家。他先在第二小提琴奏鸣曲中第一次使用了这种技法,随后从第一交响曲和第一号大协奏曲开始将这一主义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观看电影获取世界不同地方的政治文化信息决不是施尼特凯成为多样式主义作曲家的决定性理由;起到决定性作用的是他所接受的音乐教育。他从12岁开始在维也纳呆过几年,在那里他收到了极好的音乐熏陶,并且牢牢记住了莫扎特、舒伯特、柴科夫斯基和拉赫玛尼诺夫的音乐。回国后在莫斯科音乐学院的学习过程中他受到了肖斯塔科维奇音乐的影响,随后又在诺诺访问苏联后开始尝试序列音乐技法。他还极度喜欢巴洛克音乐,经常写出模仿巴洛克音乐的段落,还喜好使用羽管键琴使这些段落装得更像。除此之外,他重新拾起大协奏曲这种已经几乎销声匿迹了两百年的体裁,用现代的音乐语言和巴洛克的音乐思维写出了六部大协奏曲(其中第四号大协奏曲也是第五交响曲)。正是这种广博宽泛的音乐口味使得他足以成为正式发展多样式主义音乐的第一人,而那些电影中的场景则又给他提供了文化思想领域里的支持。第一交响曲便是这样一种复杂思想状况下的产物,它包罗万象,是描绘整个文化变革时代的产物。  这部交响曲的规模极其宏大,使用了一个巨大的四管制乐队,除此之外还有三支萨克斯管、两架竖琴、钢琴、羽管键琴、管风琴等乐器,甚至还包括特邀的一名爵士钢琴手和一名爵士小提琴手。铜管乐器组也进行了加大,使用了六支小号和六支长号。整个作品长度达75分钟,乐章布局符合传统的四乐章模式,但是施尼特凯却把它称为“反交响曲”。作曲家把这部交响曲提献给了罗日杰斯特文斯基,后者在在1974年2月9日在高尔基市(现诺夫哥罗德市)指挥高尔基爱乐乐团进行了首演。  由于这部作品规模太过宏大,演出难度甚高,至今也很少有乐团演出,录音版本也仅有三个:瑟哲斯泰姆与皇家斯德哥尔摩爱乐在BIS的现场版本、以及罗日杰斯特文斯基分别带领苏联文化部交响乐团在Melodiya以及俄罗斯国立交响乐团在Chandos的录音。我只听过前两个录音,而瑟哲斯泰姆在BIS的现场录音效果较好,故用此版作为内容讲解的时间基准。  (这一版本已经上传到饮水思源BBS的Classical版版三undeader的FTP,请到“音频”“Schnittke - Symphony No.1 - Segerstam”文件夹自行索取) (或者通过网盘下载,地址如下,无法打开网盘下载地址纯属正常,请自行想办法解决) http://avaxhome.ws/music/classical/contemporary/Schnittkesymf1BIS.html (能登陆交大PUBLIC FTP的也可以上我的FTP下载此录音:ftp://public.sjtu.edu.cn/,用户名kaidou,密码public) (BBC纪录片《俄罗斯音乐祭》的第四集Looking East, Looking West中接近最后时有一段杰基耶夫指挥施尼特凯第一交响曲第二乐章的片段,从我在交大的PUBLIC FTP上也可以下到,在线观看地址如下: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cxODg3NDM2.html)  第一乐章的开始就非常惊世骇俗。整个舞台上空无一人,只有远方的钟声在响,然后几只小号手带着乐器上场,声音以各种方式乱入,其它乐器也逐渐上台加入进来。所有乐手在混乱中由最后上场的指挥安排好座位,此时乐队的声音已经发展成典型的现代风格的嘈杂吵闹乐段。施尼特凯在这部交响曲中给乐团成员设计了各种表演内容,而不仅仅演奏手中的乐器。在四分钟长的引子结束后,进入一个有声与无声间隔的乐段。在4:35时我们听到了这部作品中第一个规则的和弦,它们在当代作品中实在是非常少见,让我们的耳朵重新找回了一些有调性的感觉。这个乐段中并没有明显的旋律,一直延续到将近十一分钟。十一分钟开始的是在不断的节奏背景下展开的快速乐段,发展到12:07得到了爆发,但是完全不知道这个旋律是从哪里发展出来的,听上去完全就是一群小号的自吹自擂。随后又是一大段不易理解的声音时有时无的现代风格段落,在随后的发展中,大量铜管乐器奏出一堆音团,完全是现代生活中的嘈杂的音乐体现。18:06处有演奏者大量的欢呼声和口哨声。在18:50处我们听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旋律,施尼特凯在这里引用了贝多芬第五交响曲的终曲的辉煌开头,可能是为了表现刚才的段落所代表的什么东西的胜利,但是我没能理解。简短的古典主义的有调性音乐后,施尼特凯又安排了大段的铜管乐器不断吹奏的震音,随着渐弱逐渐消逝。从整体上来说,我完全没有分析出第一乐章的曲式,甚至没有找出一点段落之间的关系。这些内容可能藏在总谱的音符中,但是因为这部作品的总谱至今没有出版,所以没法深入研究。  第二乐章是整部作品中相对来说最容易理解的乐章。这个乐章是多样式主义的终极体现。开始的主题是一个伪巴洛克旋律,20世纪的作曲家能写出如此惟妙惟肖的巴洛克旋律已经实属不易,施尼特凯还使用了典型的巴洛克式对位手法,加上羽管键琴的演奏简直足以以假乱真。但是巴洛克的美好没有延续多长时间,从0:25开始我们能够明显感觉到离调的和声背景正在逐步将我们拉入现代主义的深渊,在0:34时又开始出现一支典型的马勒式的高音单簧管。不和谐程度逐渐加剧,最终导致了在0:46铜管号角声歇斯底里的爆发(第二乐章开始到这里的一段我用来当手机铃声已经好长时间了,即使没有听到开始的伪巴洛克旋律,到最后铜管的爆发也总归能听见)。戛然而止后音乐陷入现代风格的不和谐,街头行进的军乐队演奏的动机在期间不时出现。1:40开始巴洛克主题再次归来,但是街头行进乐队的声音不断插入,打断美妙的和谐。2:50开始是一个在酒吧或者舞厅里演奏的舞曲(《俄罗斯音乐祭》中的选段就从这里开始),我们听到这些低俗音乐仿佛都能跟着扭起屁股来。这舞曲也没能长寿,在3:19被一个行进乐队的打击乐主题击碎。随后的段落是各种不和谐元素的混杂,最终引领到4:01处行进乐队号角主题的爆发。一个低俗舞曲的长号滑音将音乐带向了4:16后面的一片混乱,各个声部演奏的不同元素完全乱成一团。当它们逐渐消逝后我们在4:50听到了一个带有爵士元素的段落,5:21处瓦格纳的女武神主题开始了各种狂暴乐段的乱入,6:01开始是一个大段的钢琴与小提琴的爵士段落,十分明显地象征了美国低俗文化对苏维埃文化的入侵。爵士段落逐渐发展得乱成一团,乐队弦乐组的混沌的和声背景带有很大威胁性地逼来。10:23处的掌声我觉得不是施尼特凯要求的,而是现场观众对两位爵士音乐独奏的赞美。接下来有一些过渡:11:06小号奏出了第一乐章5:02出现的旋律,这个乐章的打击乐器主题也在11:09处短暂出现。11:12处进入乐章的极其短暂的再现部,巴洛克主题伴随着大量现代嘈杂元素和打击乐主题重新响起,随后在11:37被一个新的小号的喊叫声打断。经过歇斯底里的呐喊后,这个乐章在12:02后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在定音鼓的节奏下,一支冷漠的长笛带着几支管乐器重新出现,但也再也没有重振乐章的雄风,最后街头行进的军乐队渐行渐远,逐渐消逝。所有管乐器随着这行进队伍下台,只留下弦乐器、打击乐器和键盘乐器演奏第三乐章。  第三乐章是个相当晦涩难懂的乐章。我曾经问过一个上音作曲系的人关于施尼特凯的事情,得到的回答是他的很多慢板段落是在写玄学。他的其它作品的很多乐章的确有玄秘之感,其中第四交响曲末乐章的神秘的修道院合唱给我的感触最深。对这个乐章我能解释的很少,0:44出现的巴洛克旋律貌似是对某些作品的引用,但是我实在不太了解巴洛克音乐。中间的大段音乐都是复杂和声背景上的音团的堆砌,对这种音乐我听过不少,但是实在是不知道这种段落能够表现什么。最后这个乐章再次在极弱中消逝。  第四乐章的开始管乐器踏着精确的步伐回来,同时呜咽地演奏着肖邦第二钢琴奏鸣曲中葬礼进行曲的旋律。各种旧音乐在渐强的葬礼步伐中出现,先是1:06处小约翰施特劳斯的维也纳森林的故事,然后是1:17处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宽广的旋律。旧音乐的死亡在现在这个年代不可避免,并且必将被当代的音乐元素所取代。1:42处的全奏就打断了施尼特凯对旧音乐的沉湎,随后就是大段的现代音乐段落。4:02处开始,多支小号从四面八方以这边渐强那边渐弱的方式吹出那经常被引用的中世纪震怒之日的主题,仿佛象征对音乐以及文化的末日审判的来临。这个主题在6:29以畸形的方式真正出现,成为了这个乐章中最重要的主题。它如同柏辽兹的幻想交响曲的末乐章中那样不断地变奏发展,形成巨大的嘈杂场面。在10:01处它的动机发展成为了一个爵士乐段,期间震怒的号角还不时出现,而爵士乐自己也变得越来越混乱。另一个街头行进音乐在11:17出现,狂暴地取代了爵士乐的地位。一个歇斯底里的小号在12:03突然成为主角,结果却在12:29被极为哥特的管风琴打断了。又一段狂乱的演奏终于在13:36被较为和谐的和声背景战胜,随后发展出一段乐队与哥特管风琴相抗衡的段落。暴力的管风琴声在16:33再次戛然而止,乐队陷入一片宁静,接下来渐渐出现的是仿佛远方召唤般的启示性段落。然而美妙的部分又在19:08被暴力的重型打击乐器与管风琴和弦乐器的长音打断。长音渐弱后复活的是21:09处的第二乐章的各种谐谑片段,但都已不再完整,仅仅支离破碎地出现,最后也慢慢远去。在这过程中伴随的是海顿告别交响曲式的乐队离场,甚至指挥本人也走了下去,只剩下两把小提琴在孤独地演奏。然而,当人们以为这部交响曲会在寂静中结束时,23:43处第一乐章开始时的钟声再次响起,乐队成员和指挥又按照整部交响曲开头的模式重新走了上来。最后所有人安排就坐,各个乐器组之间原本混乱不堪的声响交汇成震耳欲聋的C音的全奏,以非凡的气势结束整部交响曲。  这部交响曲从整体上来看用混乱不堪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这也是为什么它被作曲家称为反交响曲。四个乐章中,只有第二乐章体现出了一定的传统曲式结构,其它三个乐章在结构上都难以辨别,缺乏统领乐章的主题,大多数情况下也不以之前出现过的材料为基准进行展开。在音乐语言上,多样式主义是它最大的特点,巴洛克音乐、引用的古典主义与浪漫主义的音乐、爵士乐、街头音乐、现代音乐糅合在一起同时出现,经常根本分辨不出谁主谁次。从整体上来说,现代的音乐语言还是占据了这部交响曲的大部分篇幅。电影音乐毫无疑问对施尼特凯创作这部交响曲的影响颇深,在不少段落都呈现出蒙太奇的拼贴手法,让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的音乐依次显现。街头音乐和爵士乐也经常以这种方式更替,在第四乐章最后的消退中我们也再次看到了一片片不完整的街头音乐场景。这种结构上的支离破碎是这部作品有别于传统交响曲的最大特征。不过,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这部“反交响曲”恰恰又体现了交响的特征。交响的原意就是“同时发出声音”。在这部作品中,不同时代的音乐、高尚的和低俗的音乐同时奏响。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这个时代最“交响”的交响曲。  这部作品后来的路途并不顺利。苏联高层对文化的审查和压制一贯严格;他们从来都不允许多元价值观的存在。这样第一交响曲被禁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仅因为它有着被苏联文化界打成形式主义的现代风格,更是因为施尼特凯引入了大量爵士乐和街头音乐这些“下流”音乐的元素。在高尔基市的首演12年后,这部作品才迎来了在首都的首演。施尼特凯本人的状况也不太好,那时他的身体状况已经极差,后来甚至多次心脏停搏被判死亡后起死回生。到了90年代他又遭受了局部瘫痪,只能用左手写下了几乎不可辨别的第九交响曲的手稿,到1998年辞世时也没能最终完成。施尼特凯是到目前为止距离我们第二近的倒在第九交响曲面前的作曲家(最近一位是马尔科姆.阿诺德,卒于2006年;相比之下指挥我们的教材版本的瑟哲斯泰姆则是克服第九交响曲魔咒的第二先锋,到2011年3月为止他已经写了244首交响曲,而最高记录由罗万.泰勒的265首保持)。  这部交响曲给我们提供了当今交响作品应该走向何方的一个极好回答。在越来越晦涩难懂的现代音乐面前,很多作曲家要么因为沉湎浪漫主义而被时代淘汰,要么仅仅去追求演奏技法上的创新和新音色实验从而陷入真正的形式主义深渊。施尼特凯在第一交响曲中充分体现了马勒在与西贝柳斯的谈话时所提到的著名论断:交响曲必须像这个世界,它必须无所不包。这部第一交响曲的确无所不包,甚至有人评价它回顾了整个音乐史(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今年寒假有一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回顾一遍音乐史)。它包括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自己变成了反交响曲,而施尼特凯还写过很多这样离经叛道的作品,比如多样式主义的大协奏曲以及那“反仲夏夜之梦”((K)ein Sommernachtstraum (Not after Shakespeare))。另外,思想性也是评判严肃音乐是否成功的重要标准。施尼特凯用这部作品回顾了音乐的发展历程,明确了旧音乐一定会被新音乐取代的观点。同时他也用音乐语言描述了美国文化入侵导致的多元文化碰撞的当代文化现状。最后,他还通过这部作品告诉我们音乐必须来源于生活。爵士乐和街头音乐虽然在严肃音乐中被认为是低俗的,但是它们都是当今社会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什么样的时代就应该有什么样的音乐。我们这个时代的交响音乐不应该变得更加晦涩难懂,而应该以新的方式更容易被大众接受。

交响与反交响——谈施尼特凯第一交响曲


  发表于  2017-01-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