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施尼特凯生平大事记 - [音影]
Tag:

亚历山大·伊瓦什金(Alexander Ivashkin)/整理 李鹏程/翻译

1934
阿尔弗雷德•加耶维奇•施尼特凯(Alfred Garryevich Schnittke)1934年11月生于恩格斯市(博罗夫斯克),那时是伏尔加德意志人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的首都,1917年革命后由列宁建立。他的父亲哈里•维克托洛维奇•施尼特凯(Harry Viktorovich Schnittke,1914-1975)是生于德国的犹太人,兼任记者和翻译。他的母亲玛利亚•约瑟福夫娜•沃格尔(Maria Iosifovna Vogel,1910–1972)是伏尔加河-德国人,在学校教德语,曾主编在莫斯科发行的德语报刊《新生》(Neues Leben)的通信版块。阿尔弗雷德的爷爷维克多•米尔诺维奇•施尼特凯(Viktor Mironovich Schnittke,1886–1956),和奶奶西娅•阿布拉莫夫娜•卡兹(Thea Abramovna Katz,1889–1970)最初生活在拉脱维亚的利巴瓦(即现在的利耶帕亚),1795-1918年间曾是俄国的一部分。对共产主义的革命热情导致他们在1910年时从俄罗斯逃到德国。哈里•维克托洛维奇•施尼特凯生养于法兰克福,说一口带有浓重德国口音的俄语。1927年,阿尔弗雷德的奶奶返回苏联并定居莫斯科。阿尔弗雷德的第一语言是所谓的伏尔加德语,这是德国人于18世纪带到俄罗斯的。1934年,斯大林的恐怖活动愈演愈烈。作家高尔基主张新的所谓 “社会主义现实主义”创作准则,赞颂斯大林为“伟大领袖”。

1941
四月—五月:施尼特凯被送到位于莫斯科的中央音乐学院(莫斯科音乐学院的下属单位),参加为有音乐天赋的儿童安排的入学考试。6月22日,德国入侵苏联。施尼特凯返回恩格斯,那个被他描述为“到处是围栏和帐篷的城市”,并在那里度过了战争岁月。7月28日,斯大林下令解散伏尔加德意志共和国。所有伏尔加德国人惨遭流放,有些到西伯利亚,有些到哈萨克斯坦。哈里•施尼特凯能够证明自己是犹太人,因此他全家被允许留在了恩格斯。

1945
哈里•施尼特凯在维也纳获得了一份工作,成为苏军在奥地利创办的《奥地利报》(Österreichische Zeitung)的一名职员。他在假期回到恩格斯,给阿尔弗雷德讲述关于库特•魏尔(Kurt Weill)的《三分钱歌剧》(The Threepenny Opera) 的故事。阿尔弗雷德通过收音机听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七交响曲》。

1946
施尼特凯举家迁至维也纳。他开始演奏父亲送给他的一个手风琴。他对这个乐器的迷恋之情后来在他的第一部大型作品——《手风琴与乐队协奏曲》(1948-1949)中得以彰显。施尼特凯在那里开始学习音乐理论和钢琴。写下了他的第一部作品,《A大调钢琴小品》(后来在他的一部电影配乐中再次使用)。

1946-1948
聆听了大量音乐会(特别是贝多芬,舒伯特和布鲁克纳)。欣赏了莫扎特、瓦格纳、列昂卡瓦略和马斯卡尼的歌剧。维也纳成为了施尼特凯的第一个文化故乡。这两年决定了他未来音乐趣味的基本原则;莫扎特和舒伯特的维也纳风格将成为他引用语言的基本组成部分。

1948
施尼特凯全家返回俄罗斯,定居在一个靠近莫斯科的小村庄瓦伦汀洛芙卡(Valentinovka)中,租住在一个简陋的木屋里。施尼特凯开始创作《手风琴与乐队协奏曲》(Concerto for Accordion and Orchestra,已遗失)。斯大林的代言人,日丹诺夫•安德烈(Andrei Zhdanov)主张将“共产主义融入艺术创作”,指责普罗科菲耶夫,肖斯塔科维奇及其它艺术家(如诗人安娜•阿赫玛托娃和讽刺作家米哈伊•左琴科)为“形式主义”。斯大林特意任命蒂克霍恩•赫连尼科夫 为苏联作曲家协会的领导,他在这个位置上一呆就是四十多年。在这个联盟的第一次会议上,赫连尼科夫宣称,“形式主义已经深深渗入普罗科菲耶夫,肖斯塔科维奇和其它许多作曲家的音乐中。”

1949
8月,施尼特凯参加了位于莫斯科的十月革命音乐学校的入学考试(现在是施尼特凯音乐学院和施尼特凯协会)。他成为了唱诗班指挥系的学生。这是他学习音乐唯一的机会;他几乎已经14岁了,只得到过少量的演出和音乐训练的机会。他第一次阅读了托马斯•曼的《浮士德博士》,这本书对于他的生活和音乐都有着重大影响。

1950-1952
开始随奥斯福•雷日金(Iosif Ryzhkin)定期上私人的音乐理论课程。随瓦斯里•沙特尔尼科夫(Vassily Shaternikov)定期学习钢琴,同学中有罗季翁•谢德林(Rodion Shchedrin), 卡伦•哈恰图良(Karen Khachaturian)以及尤里•布特斯科(Yuri Butsko)等人。他们一起讨论斯克里亚宾,其音乐在那时是被官方禁止的。作为钢琴家,施尼特凯演奏海顿,莫扎特,肖邦和格里格。黑胶唱片刚刚出现在苏联,施尼特凯得以借来许多录音来听。

1952
2月18日,施尼特凯参加了普罗科菲耶夫《交响协奏曲》在莫斯科的首演——这是普罗科菲耶夫到场的最后一次公开演出。由姆斯蒂斯拉夫•罗斯托罗波维奇(Mstislav Rostropovich)主奏,斯维亚托斯拉夫•里赫特(Sviatoslav Richter)指挥。

1953
斯大林和普罗科菲耶夫都于3月5日去世。施尼特凯没能去参加普罗科菲耶夫的葬礼,因为有数百万人拥挤在红场与他们的独裁者告别。那时他正在音乐学院写出了他的第一部乐队总谱,为钢琴和乐队而作的《交响诗》(poem)。9月,施尼特凯开始了他在莫斯科音乐学院的学习,分别随伊夫盖尼•戈鲁别夫(Evgeni Golubev)和尼古拉•拉科夫(Nikolai Rakov)学习作曲和配器法。12月28日,他参加了肖斯塔科维奇《第十交响曲》在莫斯科的首演,这部作品给他留下了强烈而长久的印象。

1954-1955
开始研究勋伯格、韦伯恩、贝尔格和斯特拉文斯基,以及稍后的柯达伊、亨德米特和奥尔夫的乐谱。因为直到此时,这些作曲家的乐谱才得以在苏联出现。施尼特凯在音乐学院的第一批作品(包括室内乐,钢琴,合唱以及歌曲等体裁)包括一部小提琴奏鸣曲,一部钢琴奏鸣曲以及一部弦乐队组曲。

1956
2月4日,肖斯塔科维奇的《第一小提琴协奏曲》在莫斯科首演,施尼特凯受到强烈的影响。开始计划写作自己的小提琴协奏曲。此时对斯大林罪行群情激愤的揭露如火如荼,随后的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也公开指责了斯大林模式。3月,施尼特凯与音乐学家葛林娜•库尔特西娜(Galina Koltsina)结婚,她也是他在音乐学院的同学。他们的婚姻持续了三年。10月,苏联入侵匈牙利。施尼特凯完成了一部交响曲(第0号),一部学生习作,而交响曲后来成为他最热衷的体裁之一;这受到了斯特拉文斯基的巨大影响。同时他接到了第一份官方委约(这是极其少见的情况):《三部合唱》(Three Choruses)。其中一首得以公开演出并录制成黑胶唱片,由音乐学院的老院长亚历山大•斯万施尼卡(Alexander Sveshnikov)担任指挥。

1957
完成了《第一小提琴协奏曲》,这是施尼特凯一连串小提琴作品的开端。从这时起,施尼特凯音乐中最重要的理念开始经常性的出现在小提琴协奏曲或小提琴奏鸣曲中。他后来又对《第一小提琴协奏曲》作了两次修改(1963年为最终版)。

1958
从莫斯科音乐学院毕业。他的毕业作品——清唱剧《长崎》(Nagasaki)——被作曲家协会批评为“现代主义”。肖斯塔科维奇撰文赞扬《长崎》,这部作品被录音后广播到国外,却没有在苏联国内播放。施尼特凯开始作为研究生继续在莫斯科音乐学院学习至1961年。

1959
创作了《战争与和平之歌》(Songs of War and Peace),这部康塔塔以一个现代民歌音调为基础,他从音乐学院的档案文件中发现了这首歌曲。这也成为他出版的第一部作品(1964年)。

1960
《战争与和平之歌》在音乐学院的大礼堂得到首演。之后肖斯塔科维奇握着施尼特凯的手,赞扬这部康塔塔是“一部不同寻常的作品”。开始写作《第一钢琴协奏曲》和一部弦乐四重奏(未完成)。

1961
凭借《诗语太空》(Poem about Space,有感于尤里•加加林的首次太空飞行)进入作曲家协会,这部作品运用了一些电子音乐乐器,包括列夫•特雷门(Lev Theremin ,1896-1993)于1920年发明的特雷门琴 ,当时已经在瓦雷斯和艾夫斯等人的作品中得到运用。肖斯塔科维奇尖锐地批评这是部“过时的现代主义”作品。在完成了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后,施尼特凯应邀任教于莫斯科音乐学院(直到1971年)。2月4日,施尼特凯与钢琴家伊莉娜•卡塔耶娃结婚,她是施尼特凯以前的私人学生。8月,柏林墙建立起来,以防止东德人民逃往西德。

1962
文化部委约施尼特凯为莫斯科大剧院写一部名为《第十一条戒律》(The Eleventh Commandment)的歌剧,这本来有可能促使他成为一名“官方”作曲家。可他创作出来的作品表演给莫斯科大剧院委员会观看后,并没有得到上演。之后,他被作曲家协会列入黑名单,一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叶。10月,古巴导弹危机使美苏战争一触即发。“赫鲁晓夫解冻政策”促成了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One Day in the Life of Ivan Denisovich ) 的发表,这部小说甚至受到了苏联党报《真理报》的赞扬。为电影配乐成了施尼特凯唯一的经济来源,这一年他写出了自己六十六部电影音乐的第一部。其中的很多材料也被用于其严肃音乐的创作中。

1963
诺诺以意大利共产党员的身份访问俄罗斯。他会见了施尼特凯,杰尼索夫,古拜杜丽娜以及其它一些俄罗斯年轻作曲家,并向他们介绍了最新的西方音乐。施尼特凯由此开始他的“序列”创作时期。《第一小提琴奏鸣曲》完成,题献给马克•鲁博斯基(Mark Lubotsky)。

1964
两部序列作品:《钢琴和室内管弦乐曲》和《室内管弦乐》。随着赫鲁晓夫的下台,“解冻”时期也到此结束。开始了勃列日涅夫统治下的“停滞”时期(直到1985年)。

1965
作品第一次在国外演出。9月,《钢琴和室内管弦乐曲》在“华沙之秋”国际音乐节上演。环球出版社买下了这部作品的版权,后来成为施尼特凯的两个主要欧洲出版商之一(另一个是汉堡的Hans Sikorski)。11月,《室内管弦乐》在莱比锡上演。

1966
第一个国外委约:为芬兰的赫尔辛基音乐节创作的《第二小提琴协奏曲》,7月12日由马克•鲁博斯基演奏。从这时起,欧洲各大音乐节开始愈加频繁地演奏施尼特凯的作品。

1967
5月7日,《第一弦乐四重奏》由鲍罗丁四重奏团首演。9月,施尼特凯赴华沙参加他为大提琴和室内乐团而作的《对话》(Dialogue)。米哈伊尔•布尔加科夫的小说《大师与玛格丽特》(The Master and Margarita ) (写于20世纪30年代末,对苏联的一代知识分子产生了重要影响)第一次在莫斯科得到发表。

1968
开始与卡通电影导演安德烈•康查诺夫斯基(Andrei Khrzhanovsky) 合作,其中的配乐《玻璃口琴》(Glass Harmonica)标志着施尼特凯“复风格”创作阶段的开端。其中的曲调还被用在了他的《第二小提琴奏鸣曲》和为室内乐团而作的《小夜曲》(皆写于1968年)之中。管弦乐作品《极弱》(Pianissimo,受卡夫卡的启发)在多瑙辛根音乐节上首演。索尔仁尼琴的《癌症病房》(Cancer Ward)发表。

1969
一边为电影《今日的世界》(The World Today)配乐,一边开始《第一交响曲》的创作(完成于1972年,其中一些音乐是从这部电影配乐中而来)。之后三年间他又写了十三部电影音乐。索尔仁尼琴被作家协会开除。

1971
创作了《为双簧管、竖琴和弦乐而作的协奏曲》(1972年首演于萨格勒布)。芭蕾舞剧《迷宫》(Labyrinths)在莫斯科上演。撰写了大量关于巴托克、韦伯恩、利盖蒂、贝里奥、斯托克豪森以及诺诺等现代作曲家的音乐分析文章(从未在俄罗斯发表)。其论文《现代音乐中的复风格倾向》在莫斯科的一次国际音乐会议中公之于众。

1972
施尼特凯的母亲突然去世。开始创作《钢琴五重奏》(1976年完成)题献给关于母亲的回忆。着手写《安魂曲》。一种崭新的,简约的风格开始主导他的音乐。

1973
施尼特凯发表了其颇具影响的文章《斯特拉文斯基音乐逻辑的矛盾性特点》。姆斯蒂斯拉夫•罗斯特罗波维奇 离开苏联。

1974
《第一交响曲》在闭塞的高尔基城(即现在的下诺夫哥罗德)首演。莫斯科禁止演奏这部作品(直到12年后)。赫连尼科夫宣称施尼特凯显然没有丝毫作曲天赋,不应该再作曲。施尼特凯创作了《黄色乐章》(Der gelbe Klang),这是一部为哑剧、女高音、合唱队和室内管弦乐队而作的“舞台作品”,剧本由瓦西里•康定斯基 撰写,整体基于鲁道夫•斯坦纳的人智学思想。施尼特凯未被获准参加这部作品在法国的世界首演(自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施尼特凯几乎有20部作品都是这种遭遇)。这一年索尔仁尼琴被驱逐出境,俄罗斯的政治气氛骤然严峻。

1975
8月,肖斯塔科维奇去世。施尼特凯创作了《纪念肖斯塔科维奇的前奏曲》(Prelude in Memory of D. Shostakovich),12月5日在莫斯科首演。写出了一篇重要文章《影响圈》(Circles of Influence),描写了“在肖斯塔科维奇的影响下,过去50年间(俄罗斯)音乐的变化。”

1976
9月,《钢琴五重奏》在第比利斯 首演。《戏仿莫扎特》(Moz-Art )(以莫扎特的手稿为基础)在维也纳首演。

1977
应克莱默之约,施尼特凯创作了《第一大协奏曲》。它的首演(在列宁格勒)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施尼特凯随立陶宛室内乐团一起开始了他的首次西方之旅,他的身份是一名羽管键琴和钢琴演奏家,演奏自己大协奏曲和阿沃•帕特《白板》(Tabula Rasa)——因为当局只允许他作为演奏家出访西方国家,而非作曲家。在维也纳,施尼特凯重访了他的第一位钢琴老师夏洛特•卢博(Charlotte Ruber)。赫连尼科夫的部门散播谣言说施尼特凯已经叛逃到西方。施尼特凯开始在国际范围内获得赞誉。克莱默演奏了施尼特凯为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所写的华彩段(其中引用了音乐史上所有重要小提琴协奏曲的特点)。一个美国评论家劝告演奏者“不要给蒙娜丽莎粘上胡子”。

1978
《真理报》刊登文章《预谋中的暴行》,攻击了在巴黎新近制作的一部柴科夫斯基舞曲《黑桃皇后》(Queen of Spades)——这部剧作是施尼特凯与根纳季•罗日杰斯特文斯基(Gennady Rozhdestvensky)、制片人尤里•留比莫夫(Yury Liubimov)一同策划的——这篇文章不禁使人回想起当年对肖斯塔科维奇《姆岑斯克县的麦克白夫人》的批判。创作了《第三小提琴协奏曲》和《第一大提琴奏鸣曲》。

1979
开始对瑜伽、犹太神秘哲学、易经和人智学产生兴趣。完成《第二交响曲》(“无形弥撒”),这部作品的灵感源于他两年前在奥地利圣弗洛里安修道院参观布鲁克纳的墓地时。创作了《四首颂歌》(Four Hymns,以俄罗斯古代教堂曲调为基础)和《为钢琴与弦乐而作的协奏曲》。

1980
4月23日,罗日杰斯特文斯基指挥BBC交响乐团,在伦敦首演了《第二交响曲》。施尼特凯在维也纳音乐学院做了一系列关于20世纪音乐的演讲。创作了《第二弦乐四重奏》(以俄罗斯东正教曲调为基础),这部作品成为在法国依云镇举办的国际弦乐四重奏比赛的必选曲目。

1981
10月21日,为52个声部而作的《游吟诗》(Minnesang)在格拉茨上演。11月5日,应莱比锡音乐厅管弦乐队委约而作的《第三交响曲》在莱比锡首演(库特•马舒尔指挥),获得了巨大成功。当选苏联作曲家协会委员,并成为西柏林艺术学院会员。

1982
决定在维也纳受洗成为罗马天主教徒,尽管他经常向一位俄罗斯东正教神父忏悔。《第二大协奏曲》由奥莱格•卡岗、纳塔利娅•古特曼和柏林爱乐乐团在柏林首演。

1983
施尼特凯在俄罗斯受到了空前的欢迎。他的音乐会场场爆满,人们的热情堪比那些大型流行音乐会。施尼特凯出席了《浮士德康塔塔》(Faust Cantata)在维也纳的首演,由罗日杰斯特文斯基担任指挥。而在莫斯科这边,俄罗斯流行歌星艾拉•普加楚娃(Alla Pugachova)原本同意出演梅菲斯特这个角色,但考虑到扮演魔鬼会有损于她的形象,最终还是退缩了。

1984
1月8日,《第三弦乐四重奏》在莫斯科首演,4月12日,《第四交响曲》同样在莫斯科首演。9月,《第四小提琴协奏曲》(献给克莱默)在柏林首演。

1985
极其多产的一年。1月16日,芭蕾舞剧《素描》(Sketches)在“官方化”的莫斯科大剧院上演。3月15日,管弦乐《仪式》(Ritual)在新西伯利亚首演;4月20日,《第三大协奏曲》在莫斯科首演,奥涅夫•克里萨(Oleg Krysa)、塔蒂阿娜•格伦登科(Tatiana Grindenko)担任独奏;6月2日,《弦乐三重奏》在莫斯科首演;8月,管弦乐《“非”仲夏夜之梦》在萨尔斯堡首演。施尼特凯还在这一年写出了《中提琴协奏曲》和《为混声合唱而作的协奏曲》(都首演于1986年)。7月19日,在位于黑海附近的度假胜地皮聪大遭受了第一次中风。被医院三次判定临床死亡,但他都恢复了过来。施尼特凯渐渐恢复了工作,并于9月底开始继续创作《第一大提琴协奏曲》。

1986
戈尔巴乔夫 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的第一年。1月12日,巴什米特 在阿姆斯特丹演奏了《中提琴协奏曲》,施尼特凯由于身体缘故未能出席。5月7日,施尼特凯出席了(从那时起外出时都必须由妻子陪伴)《第一大提琴协奏曲》在慕尼黑首演(古特曼独奏,克拉斯指挥)。完成了芭蕾舞剧《皮尔•金特》(Peer Gynt)。

1987
施尼特凯的音乐在西方和俄罗斯大量演出。《皮尔•金特》的配乐由罗日杰斯特文斯基指挥汉堡交响乐团首演。施尼特凯与罗斯特罗波维奇恢复联系,后者委约他创作一部大提琴协奏曲、一部交响曲和一部歌剧。开始更频繁地前往德国,不仅出于演出事务,还有与西科尔斯基出版社商讨乐谱出版事宜。被选为斯德哥尔摩皇家学院委员。

1988
离开苏联著作权协会(VAAP)。《第五交响曲》由里卡多•夏伊里(Riccardo Chailly)指挥荷兰皇家管弦乐团在阿姆斯特丹首演。在波士顿举办的一场苏联音乐节也演奏了这部作品。

1989
到美国出席了《第一钢琴奏鸣曲》的纽约首演。施尼特凯的音乐在斯德哥尔摩的许多音乐节中上演。一个特殊研究职位使得施尼特凯得以在柏林定居一年。柏林墙倒塌。

1990
从柏林出发至伦敦,参加为期两周的“施尼特凯:庆典”(Schnittke: A Celebration)音乐节。《第二大提琴协奏曲》在依云首演,罗斯特罗波维奇担任独奏,他随后又在柏林演奏了这部作品。10月,德国统一。施尼特凯移居到汉堡,汉堡音乐学院为他开设了一个作曲班。

1991
《第五大协奏曲》在克利夫兰首演,克莱默担任独奏。在美国,现在已经经常能听到施尼特凯的音乐了。7月,施尼特凯遭受了第二次中风。拒绝接受列宁奖。在1991年至1994年间,共创作出二十六部新作并得到演出,其中包括三部歌剧,三部交响曲,八部管弦乐和室内乐,以及其它的合唱,歌曲,钢琴作品等。12月26日,苏联解体。

1992
4月,罗斯特罗波维奇在阿姆斯特丹指挥演出了歌剧《与白痴一起生活》(Life with
an Idiot)。与儿子安德烈一起创作了他一生中倒数第二个电影音乐,《圣彼得堡最后的日子》(The Last Days of St. Petersburg)。接受了高松宫殿下纪念世界文化奖(东京)

1993
前往莫斯科接受了第一届俄罗斯独立基金会的“凯旋奖”。创作了他最后一部电影音乐《大师与玛格丽特》(The Master and Margarita)。参加了《第六交响曲》在莫斯科的首演,罗斯特罗波维奇指挥华盛顿国家交响乐团演奏。

1994
2月10日,最后一次美国之旅,出席了《第七交响曲》的首演,马舒尔指挥。6月,连续遭受了第三次和第四次中风。10月19日,在莫斯科举行的施尼特凯音乐节上首演了《三重协奏曲》(Concerto for Three)。11月10日,罗日杰斯特文斯基在斯德哥尔摩指挥了《第八交响曲》的首演。11月24日,施尼特凯60岁生日那天,他在汉堡的一家医院里听了这次演出的磁带录音。世界各地纷纷为施尼特凯的作品举办音乐节和音乐会。

1995
1月,施尼特凯进行了他最后一次莫斯科之旅。在医院里一直呆到9月。5月26日,罗斯特罗波维奇指挥了歌剧《杰苏阿尔多》(Gesualdo)在维也纳的首演。6月22日,施尼特凯最后一部歌剧《约翰•浮士德博士的一生》(Historia von D. Johann Fausten)在汉堡首演。

1996-1998
在汉堡,施尼特凯缓慢地用左手创作《第九交响曲》、《为中提琴和管弦乐队而作的片段》以及为弦乐四重奏而作的一部(变奏曲)。

1998
7月4日,遭受了最后一次中风。8月3日,在汉堡的医院里逝世。8月10日,数千人参加了在莫斯科举行的葬礼。
                  
            
译者注:

[1] 库特·魏尔(Kurt Julian Weill,1900-1950)的《三分钱歌剧》是一部德国音乐剧,1928年在柏林首演。通过荒诞的表现形式,并在音乐上大量运用“下里巴人”式的流行音乐手法,讽刺了资本主义社会罪恶的一面。

[2] 赫连尼科夫(Тихон Николаевич Хренников,1913-2007),曾执掌苏联作曲家协会数十年。除了这一年对肖斯塔科维奇等人的批判外,他又在10年后公开批评七名年轻作曲家,并封杀他们的作品,其中包括被誉为俄罗斯三杰的施尼特凯、杰尼索夫和古拜杜丽娜。

[3] 特雷门琴,世界上第一件电子乐器,其声音是由两个震荡器之间的频率差所产生的,是世上唯一不需要身体接触的电子乐器。

[4] 索尔仁尼琴(Александр Солженицын,1918-2008),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他的中篇小说《伊凡·杰尼索维奇的一天》是苏联文学史上第一次对劳改营生活的描写,成为苏联文坛一件轰动性事件,也引起了西方极大关注。
[5] 布尔加科夫(Михаил Булгаков,1891-1940)从1928年开始写这部小说,在1930得知自己的作品被禁时,将《大师与玛格丽特》的手稿烧毁,1931年重写,至1936年基本完成。在苏联,第一个完全本出版于1973年。

[6] 康查诺夫斯基(Андре́й Кончало́вский,1937-)早年曾与施尼特凯同在莫斯科音乐学院,立志成为钢琴家。1960年后转入电影行业,他的一些影视作品长期被苏联当局禁演。他最近一部电影是上映于2010年的3D电影《胡桃夹子》。

[7] 罗斯特罗波维奇(Мстисла́в Леопо́льдович Ростропо́вич,1927—2007),大提琴家、指挥家,1964年被授予苏联“人民艺术家”称号,1970寄给《真理报》一封为索尔仁尼琴辩护的公开信,但是这封信非但没有发表,反让他陷入无穷的麻烦中。1974年索尔仁尼琴被驱逐出境后,他也于同年离开苏联到美国定居,担任美国国家交响乐团音乐总监17年。


  发表于  2017-01-1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