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美国诗人艾米莉·狄金森 - [字链]
Tag:

艾米莉·狄金森(又称狄更生)(Emily Dickinson,1830~1886)美国传奇诗人。出生于律师家庭。青少年时代生活单调而平静受正规宗教教育。从二十五岁开始弃绝社交女尼似的闭门不出,在孤独中埋头写诗三十年,留下诗稿一千七百余首;生前只是发表过七首,其余的都是她死后才出版,并被世人所知名气极大。狄金森的诗主要写生活情趣,自然、生命、信仰、友谊、爱情。诗风凝练婉约、意向清新,描绘真切、精微,思想深沉、凝聚力强,极富独创性。她被视为二十世纪现代主义诗歌的先驱之一。美国诗人最著名的佼佼者是美国文学之父欧文,以及惠特曼和狄金森。她深锁在盒子里的大量创作诗篇是她留给世人的最大礼物。在她有生之年,她的作品未能获得青睐,然而周遭众人对她的不解与误会,却丝毫无法低损她丰富的创作天分。根据统计,艾米莉惊人的创作力为世人留下1800多首诗,包括了定本的1775首与新近发现的25首。

狄金森的诗歌分为三个截然不同的时期,每一时期的作品都有一些共同的特征:
第一时期为1861年以前,这一时期狄金森的作品风格传统,感情自然流入。在狄金森死后,出版了她的作品的托马斯H·约翰逊,只能给狄金森创作于1858年以前的作品中的五部鉴定年份。
第二时期为1861年~1865年,这是狄金森最富有创造力的时期,她的诗歌在这一时期更具有活力与激情。据约翰逊估计,狄金森在1861年创造了86首诗,1862年366首,1863年141首,1864年174首。同时,他认为在这一时期,狄金森充分表达了永生和死亡这一主题。
第三时期为1866年之后,据估计,所有的狄金森诗集中有2/3写于该年之前

我从未看过荒原

我从未看过荒原--
  我从未看过海洋--
  可我知道石楠的容貌
  和狂涛巨浪。
  我从未与上帝交谈
  也不曾拜访过天堂--
  可我好像已通过检查
  一定会到那个地方 。
  I never saw a moor
  I never saw a Moor--
  I never saw the Sea--
  Yet know I how the Heather looks
  And what a Billow be.
  I never spoke with God
  Nor visited in Heaven--
  Yet certain am I of the spot
  As if the Checks were given--

云暗

天低又复云暗,
  飞过雪花一片。
  穿越车辙马圈,
  去留择决艰难。
  谁人这样待风,
  令其整天抱怨。
  自然犹如我等,
  时常没戴皇冠。
  Be clouded
  THE sky is low, the clouds are mean,
  A travelling flake of snow
  Across a barn or through a rut
  Debates if it will go.
  A narrow wind complains all day
  How some one treated him;
  Nature, like us, is sometimes caught
  Without her diadem.

我是无名之辈!

我是无名之辈! 你是谁?
  你也是无名之辈吗?
  那么我们为一对!
  别说! 他们会传开去-- 你知道!
  多无聊-- 是-- 某某名人!
  多招摇-- 象个青蛙--
  告诉你的名字 -- 漫长的六月--
  给一片赞赏的沼泽!
  I’M Nobody! Who are you?
  I’M Nobody! Who are you?
  Are you--Nobody--too?
  Then there’s a pair of us!
  Don't tell! They’d advertise--you know!
  How dreary--to be--Somebody!
  How public--like a Frog--
  To tell your name--the livelong June--
  To an admiring Bog!

“信念” 是微妙发明

“信念” 是个微妙的发明
  当绅士们能看见的时候--
  但显微镜却是谨慎的
  在紧急的时候。
  "Faith" is a fine invention
  "FAITH" is a fine invention
  When Gentlemen can see--
  But Microsopes are prudent
  In an Emergency.

逃亡

我一听说"逃亡"这个词
  血液就加快奔流,
  一个突然的期望,
  一个想飞的冲动。
  我从未听说敞开的监狱
  被战士们攻陷,
  但我幼稚的用力拖我的围栏--
  只不过再失败!
  Escape
  I NEVER hear the word "escape"
  Without a quicker blood,
  A sudden expectation,
  A flying attitude.
  I never hear of prisons broad
  by soldiers battered down,
  But I tug childish at my bars--
  Only to fail again!

希望

" 希望" 是物长着羽毛
  寄居在灵魂里,
  唱着没有词的曲调,
  绝无丝毫停息,
  微风吹送最为甘甜
  暴雨致痛无疑
  能够使得小鸟不安
  保有此多暖意。
  听它越过奇妙大海
  飞遍严寒田地
  可它不要我面包屑
  哪怕饥饿至极。
  "Hope"
  "HOPE" is the thing with feathers
  That perches in the soul,
  And sings the tune without the words,
  And never stops at all,
  And sweetest in the gale is heard;
  And sore must be the storm
  That could abash the little bird
  That kept so many warm.
  I’ve heard it in the chillest land,
  And on the strangest Sea;
  Yet, never, in extremity,
  It asked a crumb of Me.
  Emily Dickinson (1861)

心先要求愉快

心先要求愉快
  再要求免除疼痛;
  其后,要那些小止痛片
  来减轻苦痛;
  然后,要求睡觉;
  如它法官的愿望
  而后应当是
  要求去死的自由。
  The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
  The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
  And then, excuse from pain;
  And then, those little anodynes
  That deaden suffering;
  And then, to go to sleep;
  And then, if it should be
  The will of its Inquisitor,
  The liberty to die.

补偿

为每一个狂喜的瞬间
  我们必须偿以痛苦至极,
  刺痛和震颤
  正比于狂喜。
  为每一个可爱的时刻
  必偿以多年的微薄薪饷,
  辛酸争夺来的半分八厘
  和浸满泪水的钱箱。
  Compensation
  For each ecstatic instant
  We must an anguish pay
  In keen and quivering ratio
  To the ecstasy.
  For each beloved hour
  Sharp pittances of years,
  Bitter contested farthings
  And coffers heaped with tears.

战场

他们雪片般落下,他们流星般落下,
  象一朵玫瑰花的花瓣纷纷落下,
  当风的手指忽然间
  穿划过六月初夏。
  在眼睛不能发现的地方,--
  他们凋零于不透缝隙的草丛;
  但上帝摊开他无赦的名单
  依然能传唤每一副面孔。
  The Battlefield
  They dropped like flakes, they dropped like stars,
  Like petals from a rose,
  When suddenly across the June
  A wind with fingers goes.
  They perished in the seamless grass, --
  No eye could find the place;
  But God on his repealless list
  Can summon every face.

我没有时间憎恨

我没有时间憎恨,因为
  坟墓会将我阻止,
  而生命并非如此简单
  能使我敌意终止。
  我也没时间去爱,
  仅因为必须有点勤奋,
  我以为爱的那少许辛苦
  对我已是足够莫大难忍。
  I had no time to hate, because
  I had no time to hate, because
  The grave would hinder me,
  And life was not so ample I
  Could finish enmity.
  Nor had I time to love, but since
  Some industry must be,
  The little toil of love, I thought,
  Was large enough for me.

我的河儿流向你

我的河儿流向你--
  蓝色的海! 会否欢迎我?
  我的河儿待回响--
  大海啊--样子亲切慈祥--
  我将给你请来小溪
  从弄污的角落里--
  说呀--大海--接纳我!
  (162)
  My River runs to thee—
  Blue Sea! Wilt welcome me?
  My River waits reply—
  Oh sea—look graciously—
  I’ll fetch thee Brooks
  From spotted nooks—
  Say—Sea—Take me!

我的朋友

我的朋友肯定是只鸟--
  因为它飞翔!
  我的朋友肯定是个人,
  因它会死亡!
  它有倒刺,象蜜蜂一样!
  哦,古怪的朋友啊!
  你使我迷茫!
  My friend must be a Bird--
  Because it flies!
  Mortal, my friend must be,
  Because it dies!
  Barbs has it, like a Bee!
  Ah, curious friend!
  Thou puzzlest me!

天堂是个医生吗

天堂是个医生吗?
  他们说他能治病;
  但死后的医药
  是没有效用的。
  天堂是国库吗?
  他们谈及我们欠的债;
  可是那谈判
  我没参加。
  Is Heaven a Physician?
  Is Heaven a Physician?
  They say that He can heal -
  But Medicine Posthumous
  Is unavailable -
  Is Heaven an Exchequer?
  They speak of what we owe -
  But that negotiation
  I’m not a Party to -

剧痛在于特征上


  剧痛在于特征上
  急切在于那迹象
  告别的狂喜
  称之为“死亡”
  当去忍受成长
  苦恼就因之遭遇
  我知道许可已经给予
  去与同类团聚
  (71)
  A throe upon the features -
  A hurry in the breath -
  An ecstasy of parting
  Denominated “Death” -
  An anguish at the mention
  Which when to patience grown,
  I’ve known permission given
  To rejoin its own.

痛之神秘

痛有一个空白的元素;
  不能够记起
  当它开始,或如有一天
  当它不是痛时。
  它没有未来只有自己,
  包含它无限的领地
  它是过去,开明的去感知
  新的痛的周期。
  The Mystery of Pain
  Pain has an element of blank;
  It cannot recollect
  When it began, or if there were
  A day when it was not.
  It has no future but itself,
  Its infinite realms contain
  Its past, enlightened to perceive
  New periods of pain.

对人类而言太晚

对人类而言太晚
  可对于上帝还早
  创世,虚弱无力的帮助
  可剩下的,我们还能够祈祷
  当地上不能存在
  天堂是何等美妙
  那时,我们老邻居上帝的表情
  会多么好客,殷勤,周到
  It was too late for Man -
  But early, yet for God -
  Creation - impotent to help -
  But Prayer - remained - Our Side -
  How excellent the Heaven -
  When Earth - cannot be had -
  How hospitable - then - the face
  Of our Old Neighbor God -

去天堂!

去天堂!
  我不知何时-
  请千万别问我怎样!
  我实在太惊讶
  想不出回答你!
  去天堂!
  多么黯淡悲凉!
  可是必将做到
  就象羊群夜晚一定回家
  给牧羊人来关照!
  也许你也正在去!
  谁知道呢?
  假若你要先到那里
  就请为我保留一小块空间
  靠近我失去的两位亲人-
  那最小的“睡袍”对我会合适
  和仅仅一点点“花冠”-
  你知道当我们回家
  我们不在意穿着
  我很高兴我不信它
  因它会停止我的呼吸-
  而我愿意多看上一眼
  这样一个稀奇古怪的尘世!
  我很高兴他们信它
  他们我再没有找到过
  自从那伟大的秋天的午后
  我在地底下离开他们。
  (79)
  Going to Heaven!
  I don’t know when -
  Pray do not ask me how!
  Indeed I’m too astonished
  To think of answering you!
  Going to Heaven!
  How dim it sounds!
  And yet it will be done
  As sure as flocks go home at night
  Unto the Shepherd’s arm!
  Perhaps you’re going too!
  Who knows?
  If you should get there first
  Save just a little space for me
  Close to the two I lost -
  The smallest “Robe” will fit me
  And just a bit of “Crown” -
  For you know we do not mind our dress
  When we are going home -
  I’m glad I don’t believe it
  For it would stop my breath -
  And I’d like to look a little more
  At such a curious Earth!
  I’m glad they did believe it
  Whom I have never found
  Since the mighty Autumn afternoon
  I left them in the ground.

谁是东方

谁是东方?
  金黄之人
  他许是紫红之人
  携带日出
  谁是西方?
  紫红之人
  他许是金黄之人
  载送日落
  Who is the East?
  The Yellow Man
  Who may be Purple if He can
  That carries in the Sun.
  Who is the West?
  The Purple Man
  Who may be Yellow if He can
  That lets Him out again.

它是个这样小的小船

它是个这样小的小船
  东倒西歪下了港湾!
  何等雄浑壮观的大海
  吸引着它离远!
  如此贪婪强烈的波浪
  拍打着它离开海岸;
  未曾猜到这庄严宏伟的风帆
  我的手工小船还是迷失不见!
  (107)
  ‘Twas such a little - little boat
  That toddled down the bay!
  ‘Twas such a gallant - gallant sea
  That beckoned it away!
  ‘Twas such a greedy - greedy wave
  That licked it from the Coast -
  Nor ever guessed the stately sails
  My little craft was lost!

我信守我的誓言

我信守我的誓言。
  我未曾被召唤-
  死神没有通知我,
  我带着我的玫瑰。
  我再次发誓,
  以每只神圣的蜜蜂-
  以从山坡唤来的雏菊-
  以来自小巷的食米鸟的名义。
  花朵和我-
  她的誓言和我的-
  一定将再来一次。
  I keep my pledge.
  I was not called -
  Death did not notice me.
  I bring my Rose.
  I plight again,
  By every sainted Bee -
  By Daisy called from hillside -
  By Bobolink from lane.
  Blossom and I -
  Her oath, and mine -
  Will surely come again.

天使

天使,在清晨时分
  许在露中看到她们,
  弯腰-采摘-微笑-飞翔-
  难道这花蕾属于她们?
  天使,当烈日如火
  许在沙中看到她们
  弯腰-采摘-微笑-飞翔-
  她们带走的花儿已烤成干身。
  Angels, in the early morning
  May be seen the Dews among,
  Stooping - plucking - smiling - flying -
  Do the Buds to them belong?
  Angels, when the sun is hottest
  May be seen the sands among,
  Stooping - plucking - smiling - flying -
  Parched the flowers they bear along.

七月回答

七月回答
  哪里是蜜蜂
  哪里是红色
  哪里是干草?
  啊,七月说
  哪里是种子
  哪里是萌芽
  哪里是五月
  我让你回答
  不-五月说
  示我白雪
  示我钟铃
  示我松鸦!
  挑剔的松鸦
  哪里是玉米
  哪里是薄雾
  哪里是芒刺?
  这里,年说到。
  Answer July -
  Where is the Bee -
  Where is the Blush -
  Where is the Hay?
  Ah, said July -
  Where is the Seed -
  Where is the Bud -
  Where is the May -
  Answer Thee - Me -
  Nay - said the May -
  Show me the Snow -
  Show me the Bells -
  Show me the Jay!
  Quibbled the Jay -
  Where be the Maize -
  Where be the Haze -
  Where be the Bur?
  Here - said the year -[6] 
“意象”这一概念在理解诗歌时非常重要,它是指诗人将抽象的主观情思寄托于具体的客观物象,使之成为可感可触的艺术形象,使情思得到鲜明生动的表达。简单说来,就是把主观的“意”和客观的“象”的结合.融入诗人思想感情的“物象”,是赋有某种特殊含义和文学意味的具体形象。狄金森在诗歌中运用了大量准确、生动的意象,弥补了诗人生活经历方面的不足,使得她诗歌中的一词一句,一草一木都具有深远的韵味和哲理.影响了许多后世的诗人。她本人也被认为是美国意象派诗歌的先行者。但是作为一个生活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淑女,又由于自身的原因很少出行,更不要说远行到别处去游历.狄金森诗歌中的意象又是非常有限的,都是来自于诗人对于自然,对于日常生活琐事的细心观察,尽管如此,狄金森却将这些意象运用得恰如其分,令人无限神往。狄金森曾写过一首题为《我为美而死》的诗,她的一生也正是秉持这样的态度在进行创作。狄金森诗歌中反复出现的意象主要有:死亡意象、家园意象和自然意象。
艾米莉·狄金森诗歌中的死亡意象分析

  死亡是人生无可回避的一个话题。人类对死亡的认识经历了漫长的过程。并将继续下去.而这种认识被作家或是诗人以各种文学形式记载下来,构成了人类死亡意识的重要组成部分。狄金森年轻的时候。先后经历了家人和恋人的辞世,诗人对死亡带来的痛苦感受至深.在心灵中亥4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成为诗人创作中一个重要的主题。在狄金森的诗歌中,有三分之一是描述死亡的。诗人运用了死神、死者、葬礼等死亡意象刻画了死亡的多个侧面,探讨了死亡以及生命的真谛。狄金森像许多西方人一样.认为死亡与永生相连.死亡导向永生。因此,死亡并不可怕,死亡也不是终点,而是另一段生命的开始;引导人走向死亡世界的死神也不再是面目狰狞,相反,它更像个绅士、朋友、甚至爱人。《因为我不能停下等待死神》就深刻地体现了这点。在这首诗中,我们发现,死神是一位亲切的车夫,他停住等“我”上去,车里还坐着“永生”。“我”被死神的和蔼和礼貌所打动,决定放弃劳作和休息,_起踏上了死亡的路程。在《放下门闩,啊死神》一诗中,诗人乞求死神打开门闩,让疲惫的人们进去休息,这样,他们就可以停止寻找,停止奔波。在这里,诗人以一种平和冷静的态度看待死亡,认为死亡只是肉体的毁灭. 而不朽的灵魂只有经过死亡这一必经阶段才能得以永生。只要领悟了这个秘密,死亡将不再可怕,而变得悠然而平静。
狄金森所刻画的死者形象也不是恐怖骇人的,而是在“安睡”,“面容胜柔嫩花枝”,呈现出一种超凡之美,没有抑郁、腐臭的死亡气息,诗歌的基调变得轻快起来。诗人采取这种创作倾向的原因在于诗人对于死亡本质的理解,即死亡是快乐的,是通向另一世界的特权。
葬礼作为生与死的分水岭,往往是令人心碎的、哀伤的。如在《我感觉葬礼在我脑中举行》一诗中,诗人作为一个死者来感受死神的降临,暗示只有在濒死的时候,人才能懂得生命的价值,懂得如何珍惜生命,但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我”虽然经过了痛苦的挣扎,但是仍然未能摆脱地狱之门,这也表明了狄金森对死亡的恐怖与绝望。
艾米莉·狄金森诗歌中的家园意象分析

  家园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既可以是地理意义上的居住之所,也可以是精神意义上的心灵归宿。狄金森的家位于小镇的大街上,名叫家宅。除了184O年一1855年随全家迁居快乐街上不太豪华但更宽敞的房子里外,狄金森一直在家宅中居住直至去世。这种几近自闭的生活让她的外部经验极其有限,诗人对家自然会有着很强的依赖。在她的诗歌中,经常出现与家什的名称、建筑词汇以及其他与家居有关的字眼。家作为一个家园概念或符号对狄金森产生了巨大影响,诗人时常在诗中用与家相关的字眼营造家的空间感或安全感. 为读者再现了美丽的家园之梦。
作为一位一生囿于家居的女性,房间是狄金森逃离社会、醉心于诗文的地理场所.同时也是诗人感到安全、静谧的精神空间。房间这个词出现在狄金森的许多诗歌中,但是诗人在使用这些词汇时,往往把它们隐喻化,从而丰富了这些词汇的含义。如在《什么客栈》和《安居雪白光亮的屋子一一》两首诗中,诗人使用人们熟悉的“客栈”与“房间”来象征坟墓,象征人死后的托身之所,这两个意象潜藏着“安全、宁静、温馨、身有所属”之感。这种意识产生的心理基础在于诗人面对人生无常、神秘莫测的死亡时产生的对安全、归属、尊严此类精神的需要。从这些描述中我们可以察觉出狄金森对于死亡的看法:死亡是真实的.人死后并不是踏上寻求天堂的漂泊之路.而是回归给予安全感和归属感的家园:但是死亡者的家园此时变成一种完全封闭的空间.切断了死者与人间的联系,既存在于人间又消失于人们的视线中,陷入一种永恒的孤寂。在狄金森所使用的家园意象中,“门”这个词的意象最为丰富,它可以表达孤独、失去、死亡、安全等等。在《离家多年的我》和《街上,一扇门微微打开》两首诗中,“门”这一意象主要与家园的失落联系在一起。在诗人看来,“门”关系着“存在”的开启与关闭.是生与死的分界:浓厚的家园意识牵引着诗人死去的灵魂。要返回“门”后那熟悉的温暖之中去;曾经的家园近在跟前,但是“门”内和“门”外却是永久的诀别和无法跨越的距离:人因死亡而成为永远的流放者,家园最终存在于可望而不可及的彼岸世界。
“园林”是一个重要的家园意象。从西方圣经中的伊甸园,到东方神话中众神的花园,“园林”都是潜藏在人类内心深处的一个象征着美好、幸福生活的所在。人们通过构建园林意象的方式进行着探索回归幸福的可能,找寻着人类失落的精神家园。狄金森在她的诗歌《另一片天空》中,凭借想象构建了一个远离尘世、仙境般的花园,在那里,时间永恒、鸟语花香,没有黑暗与痛苦,只有阳光与美好。这种理想化的花园正是诗人幻想的心灵栖息场所。用来躲避或减缓外部世界的压力.让心灵获得了一块宁静、幸福、安乐的净土。
艾米莉·狄金森诗歌中的自然意象分析
将自然作为诗歌的主题,这一传统可谓源远流长。许多大文豪都曾探讨了自然的神秘性以及自然对人类心灵的净化作用。作为一名生活在19世纪中叶的美国乡下小镇的女诗人,狄金森平日接触最多的、最易观察到的事物便是自然。在诗人身后留下的大量诗篇中,以自然为主题或背景的诗歌有500多首,这些诗歌勾画了乡村中原始的自然风景、花鸟虫草,自然的景致与诗人的情感、心态密切契合,成为诗歌中的重要的艺术符号。
在诗歌中,狄金森有时以花自喻,为花的短暂生涯和不为人知的处境而叹惜,以此影射自己多舛的命运和孤寂的一生。在《多少花儿在林间枯萎》中,诗人惆怅于花儿的凋落而不为人所知,而花儿无声无息的绽放与凋谢,正是诗人一生的折射。在《蜜蜂驶着他亮程的车驾》中,诗人借助花与蜜蜂的意象组合表达了对于理想的爱情模式的理解:飞翔于百花之中的蜜蜂是男性的象征,等待蜜蜂的花则是女性的象征:花总是以庄重的淑女风范出场,时而对求爱者不屑一顾,时而对追求者恋恋不舍。狄金森借这类诗歌竭力说明爱是出于一种无法摆脱的感情驱使,完全无法用理智加以控制或解释。
另外,“果子”意象也反复出现在狄金森的诗歌中,诗人常常使用“苹果”、“禁果”等词语。很显然,这表明“果子”意象与圣经中提到的禁果的含义是相关联的,但是,诗人不是将其当作引人堕落、诱人犯罪的罪恶源泉,而是坦白自身对于禁果的向往与渴望。在《禁果有一种滋味》一诗中,“禁果”在诗人心中别有一番滋味,那是“何等鲜美”! 对禁果的渴求乃是对知识的渴求,对文明的渴求。
除了“花”意象、“果子”意象之外,动物意象也在狄金森的诗歌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诗人通过刻画许多易被人忽视的、外表可怕的生物如老鼠、苍蝇、蛇、蜘蛛、蝙蝠等。赋予它们丰富的灵魂、鲜活的生命以表达自身的情感。在《一个瘦长的家伙在草地》中,诗人提到了与蛇的相遇,试图与之亲近却受拒绝,这暗示着诗人内心深处面对自然时的一种错综复杂的情感:恐惧、崇敬以及困惑。而在《我昕到一只苍蝇嗡叫— — 当我死去》中,作者加入了苍蝇这一不起眼的小生灵稀释了死亡的恐怖与阴暗,使死亡变得平淡无奇甚至毫无痛觉。苍蝇的闯入以及“嗡嗡”叫声是毫无意义的.这就与意义重大的死亡构成了一种不协调.甚至是滑稽,而这种不协调与滑稽让人感到生命的荒诞与无谓。
总之.死亡意象、家同意象和自然意象是狄金森诗歌中存在的主要意象,借助这些意象,读者能够更好地领会狄金森诗歌的含义。其中,死亡意象营造了具有强烈感染力的意境.表现出人死后出现的各种可能性。激励读者去探索人类这一永恒的主题;家园意象表明了诗人的孤独感与不安,以及对安全、稳定、和谐、温馨的家园的寻求:而妙的自然则是诗人的诗歌缪斯,激发着诗人的创作灵感。

 

艾米莉·迪金森独立于 19 世纪美国文学的主流之外,留给了世人珍贵的礼物。她句骨神俱秀的独特诗句,凝聚着深深的情感和圣洁。自1914年被发现和整理出版以来,无数人为之倾倒,亦奠定了她作为女诗人在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 艾米莉一声”Called back* “,震动了多少后人的心底 。”Called Back” 是艾米莉·迪金森的墓志铭 “归去”。这两个字象征她来到人间,却终于到了回去的时间。可是,按照她后来的卓著声誉来译的话,这两个字象征应该是: "人们会召唤她的名字"。 就象平静地知道自己文学艺术的瑰 宝价值只能在此生之后才为人们所理解一样,她对生活和人生也是坦然面对和安静到了极致的地步:  “我的生命太简单艰苦,以致于有人可能为此感到不安”。然而,正如她一直不懈地做着的那样,艾米莉用一颗纯洁善良的心和没有人尝试过的方式来 “歌颂这个世界”。 在她浩瀚的将近1800首诗词里面,”I DIED for beauty” 和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这两首诗可能是最为人们所熟悉的艾米莉·迪金森作品,中文翻译有许多版本,连我自己以前也翻译过她们。可是,每一次读她们,都令人更深地感触着作者的心 地。因此,不担心跟名家译作有多大的差距,还是把她们用自己的理解来再一次翻译。 艾米莉·迪金森的诗词因为不是为了发表而创作,连她的诗能够被保存下来都几乎是一个意 外,我们才能够体会作者的写作是多么的淳朴天然。她甚至拒绝发表作品,因为不愿自己的诗向世俗的品位妥协:“我的诗一定得亮着自己的光芒,无需他人的擦 拭,要不然,我会藏起来直到合适的光芒出现。”   她深知自己的文学价值:“今天世界将真金当成垃圾,但时间只会让它更珍贵。” 这种难得的物华天宝自然天成,来自纯静内心的文学境界,应该说就是国学大师王国维评论诗词时所论述的最高级别---"神秀"的境界。 在英语文学中也一样,笔者以前学习英诗时,印象最深的是一些名诗人对如何判定是不是诗 句的标准的"讨论",其中不少男性诗人都潇洒诙谐地说他们是通过一边反复听着颂读,一边完成每天要做的刮胡子工作来进行判断的 ---直到剃刀突然停下不动了(A.E. Housman 的原话是剃刀"ceased", Robert Grauer 说他是直到感觉胡子竖立了,而Robert Lowell则会感到剃刀直接割到自己"cut himself"),”那就是遇见好诗句了”。 可是,艾米莉·迪金森显然有她独特的诗句标准,那是一种不一样的感觉,我个人的理解是 她拥有对诗词判定的高入云端的标准。她说每当读到好书,"如果阅读它让我感到全身骤凉到让任何火焰都无法使之温暖起来。我知道那是诗! 如果让我的身体仿佛头顶不存在了,我知道那是诗"。这也许可以解释死亡和永生这类题目因何会更加频繁地出现在她的诗词之中 ---没有人可以将死亡描述得如艾米莉·迪金森的诗词里面那样的崇高透彻和美丽! ———— * "Called Back" 的原意是说她在1884年春天开始的身体虚弱和生病,因而从那时候起到1886年过世,经历了多次昏厥休克 “归期”。以至于在1885年冬天她开始拒绝医药和医生的诊断,写下了她最后一首诗词"让我离去 So give me back death."[从作品编号上看似乎在这以后她还有几篇诗作]    1632 So give me back to Death -- The Death I never feared Except that it deprived of thee -- And now, by Life deprived, In my own Grave I breathe And estimate its size -- Its size is all that Hell can guess -- And all that Heaven was --   《那么将我还给回死亡》 Emily Dickinson 翻译  汤安 那么将我还给死亡—— 那是我从不惧怕的地方 除了担忧会失去你—— 而现在,生命就要离去 我会在自己的坟墓里呼吸 我会测算我那墓室—— 它拥有整个地狱的空间—— 外加上一整个的天堂——   在1886年五月的头一周,艾米莉似乎感知了自己的归期,于是写下了以下文字给她的两个小堂妹露易丝和梵妮:  “Little Cousins, Called Back, Emily.” (小妹妹们,归期到了 ---艾米莉)。 她在五月16日的傍晚一如她一直坚持的那样,穿着一身洁白的衣服告别了人们。  艾米莉一直在秘密地写诗,连家人在内几乎没有人知道她会写出大量的诗。她的写作方式也很自然随遇,习惯将诗句写在一些便笺和纸片上,积少成多之后她就把纸 片缝订在一起,卷成卷儿用一条绸带系住,存放在自己桌子的抽屉里。临去世前她将自己的诗稿交给妹妹,嘱咐她将其焚毁,就像曹雪芹笔下的黛玉焚诗,或者后来 的卡夫卡一样。但幸运的是,她妹妹看过这些诗作后,不忍毁掉诗稿,从而使这一千七百多首诗作留传下来,   最后为哈佛大学所得,成为美国文学中的瑰宝。     1 I DIED for beauty /Emily Dickinson I DIED for beauty, but was scarce Adjusted in the tomb, When one who died for truth was lain In an adjoining room. He questioned softly why I failed? “For beauty,” I replied. “And I for truth,—the two are one; We brethren are,” he said. And so, as kinsmen met a night, We talked between the rooms, Until the moss had reached our lips, And covered up our names.   《我为美丽而死去》 Emily Dickinson 翻译  汤安 我为美丽而死去 但是却难以安息 直到有人殉身真理 来到我的隔壁 他柔声相问, “你为何玉殒?” 我答道,“因为美丽” “我是为了真理-- 真与美一体, 咱们是兄弟” 从此,像亲人们晚间聚会 我们隔墙倾怀相叙 直到苍苔蔓延过唇际 将我们的名字一一抹去     P.S. ———— 殉 美 余光中 译 我为美死去,但是还不曾 安息在我的墓里, 又有个为真理而死去的人 来躺在我的隔壁。 他悄悄地问我为何以身殉? “为了美,”我说。 “而我为真理,两者不分家; 我们是兄弟两个。” 于是像亲戚在夜间相遇, 我们便隔墙谈天, 直到青苔爬到了唇际, 将我们的名字遮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重新发现艾米莉·迪金森 ·雨 人· 记得二十多年前看过的一个美国奥斯卡得奖的老片,Meryl streep演一个在纳粹集中营呆过,而后移民美国的犹太女人,凄美无比。有一个镜头 展示她 上移民班,老师让他去借Emily Dickinson的诗作参考书目。此女便上了纽约的一处图书馆借书。当她用外国口音说出Emily  Dickinson时,图书馆员态度恶劣,硬说没有此人此书。她气不打一处来,用生硬的英语反复解释,召来的是更粗暴的对待。终于她急火攻心,晕倒在地。 此后英雄救美,成就一段孽缘,那是后话。 总之,这电影让我知道这世上还曾有过一个名叫Emily Dickinson的女诗人。电影看后,便弃之脑外,世事忙碌去了。 二十多年,弹指一挥间,发生了许多事。中国倔起了,于是海外的华人少了份自卑,多了份骄傲。美国至少经历了两个大泡沫,两个大股灾。家庭变大变小,工作换来换去,钱袋时少时多,情绪时好时坏。刻变时翻的幸福和压力交织着日子,还是否有心情谈诗论画?确实对同龄人是个考验。 然而正常人心灵深处总是有爱美趋真的天性,环境一到,就会自然显现。五月的佛罗里达之旅验证了这一点。 我们是中午时分到达Orlando的。会议前有半天闲暇无处打发,就打的去附近一个叫Pointe of Orlando的商业街闲逛。 美国经济危机在此处得以充分显现:一条大街冷冷清清,游客不过十来人,商店门可罗雀,不是关店就是无人问津,其惨无比。逛着逛着到了一个书店,乃即 将关门 大吉的那种,所有书籍打五折拍卖。我进了店看这也好那也妙,正在犹豫时,一本名叫《Immortal Poems of the English  Language》的书映入眼睑。一看定价$6.99一打折才三块多美金。诗人廉矣,诗歌亡矣!为抢救诗歌,当即买下。 晚间饭毕,打开电视,觉无聊,接看因特网,还是无聊。知识新闻爆炸的年代,何处寻找心灵的宁静和智慧? 由是顺手翻翻新买的诗集。由于英文水平有限,大有顾此失彼隔靴瘙痒之感。直至翻到446页,一股清新的诗意迎面扑来,真有久违的相见恨晚之美感。作者就是这位Emily Dickinson,生于1830卒于1886。诗的名叫《I Died for Beauty》: I DIED for beauty, but was scarce Adjusted in the tomb, When one who died for truth was lain In an adjoining room. He questioned softly why I failed? “For beauty,” I replied. “And I for truth,—the two are one; We brethren are,” he said. And so, as kinsmen met a night, We talked between the rooms, Until the moss had reached our lips, And covered up our names. 多美的诗,多简洁的语言和格式,而思想和哲理又是那么的丰富和深邃!从这首诗里,不用介绍,跨过时空,我立刻重新认识了Emily Dickinson,一个伟大的女诗人,一个伟大的灵魂;一个拥有上帝赐与的无与伦比的敏感之心和点睛之笔的幸运儿。 立既产生了把它翻译成中文的冲动。知道这种快炙人口的老诗犹如女神,百把年间不知征服多少人心。中文世界早己译烂了也说不定。也就放下了。 会议开完了,还有几个小时在机场候机,还是在看她的诗,首首玑珠。最后我还是在书的边角把它翻译出来,心想回家后与因特网上的大师们的译文PK一下,也是忙中偷闲的趣事! 以下是我的译文,因笔名雨人,且称“雨译”。将来退休搞个“英诗雨译”也未尝不可。   我为美而死去   (原作:艾米丽 狄金森,1830-1886) 我为美而死去, 仍在适应墓中之拘, 此时有人为真理归西 比邻我的墓壁。 他温柔问我为何凋零? 我答 “是为美丽,” “我为真哩,二者为一; 我们本是兄弟” 他应。 就这样晚间亲人相聚, 隔室知己喁喁而语, 直至青苔爬上我们嘴唇 再将彼此墓名一并盖去。   回家查了谷歌,果然译者众,足见此诗之魅力。有一笔名青裳者作如下译:   《我为美而死》 译/青裳 我为美死去,却还不曾 在墓中安息, 又来一位为真理而死的人 栖身我的隔壁。 他悄言问我何以逝去 “为了美。”我回答。 “而我为真理。真与美是一体; 我们是兄弟。” 就这样,像亲人在夜里相遇 我们隔墙倾谈 直到苍苔爬至我们的唇际 掩没掉,我们的名字。 还有名为“Oz”的总版主有如下精品: 我死于美—— 却依然匮乏 于是在坟墓里调校着 邻室躺着,一个 死于真的人—— 他轻声问 “为何我落败了”? “因为美”,我回答—— “而我——因为真—— 它们本是一体。 我们原是兄弟”,他说—— 因此,如同亲人, 相遇在夜晚—— 我们隔着墙壁交谈—— 直到苔藓长上我们的嘴唇—— 并且覆盖—— 我们的名字——   最后有一译者马永波,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自称大陆译介西方后现代主义诗歌的主要翻译家和研究者。此君已入专业,著有一本艾米莉·迪金森名诗精选。其中有相关译文如下: 我为美而死,但是 几乎还没有适应坟墓, 一个为真理而死的人, 就躺在了隔壁的房间。 他轻声地问我为什么失败? “为了美。”我回答。 “而我为了真理,它们本是一体; 我们,是兄弟。” 于是,像亲人, 在黑夜里相遇, 我们隔着房间交谈, 直到苔藓蔓上我们的唇际, 掩盖了我们的名字。   看着这些人的译文,我没有自卑也没有自傲。我们都是生活洪流里的几滴水,碰巧都喜欢上了Emily Dickenson.她又死了,所以没了竞争。 我们不 是情敌,而是兄弟(姐妹)” We brethren are,”我们要追求生活里的真理和美,因为它们存之久远,连死亡也难以匹敌! 爱屋及乌,还有一华裔女作家觉得Emily是一个中国人,宁静致远,淡泊一生。难怪国人喜欢她。 最后的最后,查到北京有一著名幼儿园的网页,赫赫然见本诗列在首页。这时我的感受就复杂化了。这诗若是老师们的最爱则情有可原。若作为幼儿教材,则 有误导 教化之嫌。子曰:未知生何知死?幼儿是世界的花苞花芽,过早接触抽象的概念及死亡之类的凄美诗篇不利心理的成长。还是小猫小狗跳跳跳吧。水到渠 成,Emily在等他们长大,他们也会最终喜欢Dickenson的。     2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灵魂选择了自己的伴侣   爱情和性有着巨大的区别,可是,要说清楚这其中的不同却可能使一些人感觉困难。爱情是 什么,狄金森的《灵魂选择了自己的伴侣》,给了人质朴而明快的答案。一旦人们选择了爱情,就 “再不容干预”,因为爱情纯洁神圣,发自内心的灵魂决定。不论是富贵贫穷,还是权势高低,都应该忠贞不渝,“心无旁骛,不为所动”。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Emily Dickinson, 1830—1886) The soul selects her own society, Then shuts the door; On her divine majority Obtrude no more. Unmoved, she notes the chariot’s pausing At her low gate; Unmoved,an emperor is kneeling Upon her mat. I’ve known her from an ample nation Choose one; Then close the valves of her attention Like stone.   《灵魂选择了自己的伴侣》 Emily Dickinson 翻译  汤安   灵魂选择了自己的伴侣 随即把心菲关闭 她那圣洁的心 再不受他人的驾驭 心无旁骛   ——纵然华车 恭迎在她家矮门外 心无旁骛   ——哪怕帝王 跪侯门外的席垫上 她在广袤茫茫的


  发表于  2015-10-08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