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蒙特威尔第 奥菲欧 - [音影]
Tag:

蒙特威尔第可以说是文艺复兴晚期重要的牧歌作曲家,同时也是巴罗克早期重要的歌剧奠基者之一。他创作之初,以写作牧歌取得名声。共出版了九卷牧歌集,他的创作使这种题材从内到外都焕发出新的魅力,牧歌中,蒙特威尔第不仅关注对歌词的表现,而且注重作品整体的戏剧性,这种创作思想导致他后期进入歌剧创作时,能恰到好处地把握好音乐与歌词之间的关系。   蒙特威尔第出生于意大利北部一个小城克里蒙纳(这里小提琴制造业特别发达,出现了许多著名的制琴家族),16岁时就已开始陆续出版作品。他先后在宫廷和教堂中任职(演奏员——提琴、维奥尔琴;唱诗班指挥)。他创作有少量宗教音乐(弥撒曲,经文歌,圣母颂歌等),大量的世俗音乐(牧歌,坎佐纳,《音乐谐谑》,至少12部歌剧)。现存三部歌剧,最重要的一部也是他的第一部歌剧作品《奥菲欧》(采用悲剧结局),结构为五幕,有序曲,序幕,音乐大量运用牧歌、咏叙调和器乐。另外一部《阿丽安娜》,被评价为比《奥菲欧》还富于戏剧性的作品,其音乐部分已经失传,仅留有一首《悲歌》(哀歌)。他75岁时创作的《波佩亚封后记》,是他最后一部歌剧,无论在人物性格的刻画,还是音乐形象的塑造上,都堪称优秀之作。也是在这部作品体现出他对歌剧这一体现成熟的驾驭和个性化的处理。   蒙特威尔第对歌剧所做出的贡献有以下几点: 1、他初步定型歌剧的结构:独唱(分咏叹调、宣叙调),重唱,合唱,管弦乐队及舞蹈。宣叙调改变了原先的枯燥朗诵,加强其歌唱性,突出它的表情作用。咏叹调自由运用各种类型,深刻挖掘人物内心,使音乐与戏剧浑然一体。   2、大胆将管弦乐队引入歌剧的伴奏,并扩大管弦乐队的编制,强化管弦乐队的作用。在他之前如佩里等人的歌剧,还只使用琉特琴、羽管键琴、吉他等几件简单乐器伴奏,而蒙特威尔第却使用由约40件乐器组成的管弦乐队,如在《奥菲欧》中,有古钢琴、低音古提琴,管风琴、竖琴、小号、长笛、短号等等,这样的乐队规模属于首创。而且乐队中强调弦乐器的位置,还首次运用弦乐的震音和拨弦的演奏手法,它们在与声乐配合时,从而产生具有表现力的艺术效果。其实,蒙特威尔第加强器乐在歌剧中的作用,和他早期从事提琴演奏是分不开的,早期歌剧作曲家许多都是歌唱家出身,而蒙特威尔第是演奏器乐出身,所以他进入创作时的思维就会更“器乐化”一些。   3、丰富的乐器编制,必然要导致配器和和声等方面的革新。蒙特威尔第在和声的运用进一步挖掘,使用不协和和弦,加强色彩性配器,丰富和声的功能,发掘声乐和器乐的抒情性。他首次使用了减七和弦,属九和弦,大胆的转调和半音音阶,以此增强音乐的戏剧性。他算是第一个把戏剧性的歌剧音乐定型化的作曲家,首先引入“主导动机”的手法(这种手法在19世纪瓦格纳的乐剧中得到充分的运用)。   4、坚持音乐形象必须根据人物的心理活动和感情脉络进行广阔发展,从而表现灵魂深处的激烈活动,这就是他所谓的戏剧性表现风格——激动风格(激烈风格)。他作品中出现的创新都是为了追求这样的风格效果,从而达到音乐的戏剧性。他自己也认为,音乐不是一种技巧性结构的艺术,它给人的不应只是感官上的愉悦,而更应该全面表现人的心灵和感情。蒙特威尔第属于像贝多芬那样的激情型的作曲家,他本身感情丰富,而且能把自己的感情投入到歌剧作品中,因此,他的歌剧总会深入人心,感人至深。他在创作《奥菲欧》和《阿丽安娜》时,正值他的妻子重病和去世的前后,他所经历的悲痛,心碎和生离死别的哀痛之情,完全地融入到了他的歌剧作品中,据说《阿丽安娜》上演时,其中的“哀歌”唱段,让全场6000名观众哭成一片,这个唱段也因此变的十分著名。   5、他认为旋律直接表现人类感情而且是人类感情的唯一的直接表现。这种理念与 “卡梅拉塔”社团所倡导的古希腊悲剧单音音乐的理想相一致。   由于蒙特威尔第对歌剧方面所作的诸种贡献,使歌剧这一形式更为丰满,从仅供王公贵族把玩的玩物变为寻常百姓也可以欣赏的形式,使音乐世俗化,回归民间,从而更接近艺术的本质。他的歌剧艺术开创了一个新的时代。

剧情介绍
  先是相当于序曲的《托卡塔》在它反复奏出两次之间,夹着平静的中段,这旋律又被使用在序幕的“利托内洛”(ritornello,17世纪意大利歌剧中,在歌曲的前奏、间奏和后奏反覆的器乐部分)序幕是由扮演“音乐家”演唱者唱出的宣叙调。它把观众引导到奥菲欧神话的诗般世界里。同时音乐部分反复着《托卡塔》中出现的利托内洛乐句。
  第一幕 原野
  这是优美的原野场面。河川女神 和牧羊人正为奥菲欧和尤丽狄西的爱,道出祝福的合唱,载歌载舞。奥菲欧以独唱:“天上的玫瑰、人世的生命”述说获得尤丽狄西的幸福和快乐,尤丽狄西也唱出:“这么大的快乐不能言传”和他应答。然后又是河川女神和牧羊人明丽、愉快的合唱。
  第二幕 原野
  舞台仍旧是优美的原野。在五声交响曲引导下,接连到奥菲欧和牧羊人的欢乐之歌,其间夹着各种明朗的器乐反覆句。可是女使者突然出现,唱出:“啊,悲惨又严酷的命运”,把尤丽狄西被毒蛇咬死的噩耗告诉奥菲欧。音乐即刻变成是悲切、哀怨的。
  接着奥菲欧就唱出著名的咏叹调:“我的生命,你已经死了”,发誓要到黄泉之国把爱妻夺回来。后面是河川女神和牧羊人悲切的合唱。
  第三幕
  往地狱的三途河河畔这是奥菲欧前往地狱时,先来到的三途河河畔场面。“希望”的女神出现,为奥菲欧打气,唱出:“藉着宽宏的心和优美歌声前进吧”。可是三途河的渡船夫却说,活人不得通过,冷酷地拒绝他。奥菲欧就唱出:“强有力的精灵呵”拼命哀诉,希望博得同情,但卡隆特却表示他不懂什么是哀怜。不过听了一会儿奥菲欧优美的歌声后,却呼呼大睡了。
  这段以协奏曲样式写成的歌曲是全剧的核心。当奥菲欧哀求把爱人还给他,趁卡隆特睡着后,他就利用这机会渡过三途河。管弦乐欢天喜地般高鸣着,精灵们的合唱则在歌颂他的勇气。
  第四幕 黄泉之国
  地狱之王普鲁特奈的妻子普罗瑟碧娜,深受奥菲欧之歌所感动,恳求普鲁特奈能大发慈悲,听取奥菲欧的悲诉。后来,普鲁特奈就提出条件说,只要在走出黄泉之国以前,不回头看尤丽狄西,便允许把她还给奥菲欧。普罗瑟碧娜向丈夫表示谢意,而精灵们则以合唱歌颂爱的胜利。
  奥菲欧高兴地独唱着,走回阳间路。由于担心尤丽狄西是否真的跟着他,加上热切地想看爱妻一眼,终于犯忌回头看一下尤丽狄西朦胧的身影。就在那刹那,尤丽狄西悲伤地唱出:“啊,那甜蜜又辛酸的模样”,和奥菲欧作最后的告别后便消失无踪。
  精灵们一边斥责他,一边哀叹说:奥菲欧早上地狱,却被自己的心击溃。”
  第五幕 原野
  奥菲欧的悲叹之歌:“群山在悲伤,众石在哀泣”。这段规模宏大的悲歌,加上回声精灵的呼应后,展现出印象深刻的独特效果。接着阿波罗出现,鼓励坠入绝望深渊的奥菲欧,跟他一起回到天堂,给予永恒的生命。这时两人就唱出升天的二重唱:“边唱歌边升天”,而牧羊人则合唱为他们送行。在合唱:“去吧奥菲欧”声中牧羊人跳着舞仰天目送奥菲欧升天。幕落。——摘自百度百科,略有改动


  发表于  2015-08-1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