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弗里茨·克莱斯勒 - [音影]
Tag:

弗里茨·克莱斯勒,美籍奥地利小提琴家、作曲家。1875年2月2日生于维也纳。童年时代便显示出音乐天才,早期受到良好的音乐教育,曾在维也纳音乐院、巴黎音乐学院学习。1896年真正开始音乐生涯,逐渐扬名于维也纳、柏林。1901年在伦敦作初次演出,1904年伦敦爱乐协会授于贝多芬金质奖。后参加过一次大战。1938年入法国籍,1943年又加入了美国籍。20世纪初多次在世界各地作旅行演奏。1962年1月29日逝世于纽约

弗里茨·克莱斯勒(Fritz Kreisler,1875-1962),美籍奥地利小提琴演奏家作曲家。生于维也纳,四岁学习小提琴,七岁首次公开演出,同年考入维也纳音乐学院学习,十岁时因成绩优异得金质奖章。十二岁毕业后进巴黎音乐学院深造。1887年赢得小提琴演奏大奖,曾脱离音乐生活五年,后在莫斯[1] 科举行音乐会。1901年在伦敦作初次演出,1904年伦敦爱乐协会授予他贝多芬金质奖。1915-1924年移居美国,广泛演出,声誉日隆。二十世纪初多次在世界各地作旅行演奏

2著名作品编辑

中国花鼓

弗里茨·克莱斯勒

弗里茨·克莱斯勒

这是具有东方风格的小品曲。作者克莱斯勒对中国的民间音乐有着浓厚的兴趣,他在美国西部城市旧金山旅行时,曾欣赏过当地中国移民表演的“华埠音乐”。克莱斯勒有感于中国艺人的演奏, 于是选用了花鼓的前奏创作本曲。 一般西洋作曲家在用东方旋律作曲时,总是采用速度徐缓的曲调,亦即东方风格舞曲的“咚、嚓、咚、嚓”的平板。而这首曲子则突破“徐缓平板”的模式,而采用了急速、华丽的细腻旋律,以及快速的节奏,既充分发挥了小提琴演奏技巧,又描绘了中国民俗中迎神大会上热闹、喧嚣的欢乐气氛。全曲演奏时间约为三分半钟。克莱斯勒曾在1923年访问中国,并在上海等大城市举行了个人演奏会,其主要演奏曲目正是这首《中国花鼓》。

随想曲

这是一首运用了维也纳乡土旋律的幻想小曲,内容相当伤感。一段维也纳古都风采的序奏旋律首先出现,接下来的中段旋律为缓慢的行板,B大调,3/4拍,徐缓的圆舞曲充分表现了小提琴双音和波音的魅力,具有咏叹调和间奏曲风格,之后由序奏材料引出来的第一段旋律再现,全曲结束。整个乐曲的演奏时间仅三分钟。这首小品的演奏技巧虽然极为复杂,内容却很充实,不会给人以特意炫耀小提琴技巧的感觉。克莱斯勒出生于维也纳,也成长于维也纳——这首曲子的中段慢板旋律充满了他对祖国的恋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曾被人填上歌词而成为《战士之妻的摇篮歌》,直到现在仍有人唱它。[2] 

3生平编辑

今天,在我们的印象中,弗里茨·克莱斯勒(1875-1962)是一位白发苍苍、蓄着一缕胡须、颜色庄重的老艺术家。可是,在他演奏的全盛时代,他是举世瞩目的超级明星,一场克莱斯勒独奏音乐会简直称得上是一件盛事。和喜剧明星卓别林和魔术大师霍迪尼一样,克莱斯勒在公众心目中是传奇般的人物。难怪布鲁诺·瓦尔特说:“克莱斯勒不是在演奏小提琴,他简直就是小提琴的化身。”
弗里茨·克莱斯勒

弗里茨·克莱斯勒

4独特技艺编辑

弗里茨·克莱斯勒

弗里茨·克莱斯勒

小提琴演奏技巧方面,与海菲兹相较之下,平心而论,在精准度上的确有其差异。或许是乐天性格使然,曾说“以温水洗手即可保持灵活”的克莱斯勒,疏于练习倒也非意外之事。但其演奏所自然流露的,令人亲近的幽默及感怀,伴以丰厚温暖的琴音,却风靡了无数的爱乐人的心。或许海飞兹小提琴技巧的如臻化境,永远是后世小提琴家追求学习的典范;而克莱斯勒在诠释乐曲上,所散发出的人性光辉,却也是所有器乐演奏者终身企望,但难以达成的目标。克莱斯勒革新了小提琴演奏技法,第一个使用持续不断的揉指,有力丰富了小提琴的表现力。他的远弓与颤指都别具一格,运弓不大而琴音饱满,经常运用表情滑指,在极快的乐句中,温暖的颤指了从不消失,他的音乐甘美丰润,富于变化,沁人心脾,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克莱斯勒风格。” 克莱斯勒不似贝多芬有坎坷的人生经历,他的生活更近似门德尔松,优裕而平静,他完美的继承了维也纳学派和法国学派的优秀传统,表演清新、细腻、抒情、优美。
在过去所有的小提琴大师中,弗里茨·克莱斯勒演奏的音乐可能是最容易理解的。原因显而易见,不仅克莱斯勒始终都演奏出美妙的声音——他有着最优美、又最具个性的音色——而且他以一种轻松自在方法演奏,看上去就像邀请听者和他一同进入音乐。

5大事记编辑

弗里茨·克莱斯勒

弗里茨·克莱斯勒

1875年2月2日克莱斯勒在奥地利维也纳诞生,他的父亲是医生,4岁时开始学习小提琴
1882年进入维也纳音乐学院师从约瑟夫·黑尔梅斯伯格学习小提琴,并跟随安东·布鲁克纳(AntonBruckner)学习乐理。
1885年赢得维也纳音乐学院比赛金奖。
1885年至1887年在巴黎音乐学院学习,导师包括约瑟夫·马萨(JosephMassart)(小提琴),利奥·德里布(LéoDelibes)(作曲)和儒勒·马斯内(JulesMassenet)等。
1887年,12岁时,获巴黎音乐学院毕业比赛一等奖。
1888年-1889年首次与钢琴家莫利茨·罗森塔尔(MorizRosenthal)到美国演出。回到奥地利后,申请加入维也纳爱乐乐团被拒,后改行学医、学绘画、从军,但很快回到小提琴
1889年与阿尔图·尼基什(ArthurNikisch)指挥的柏林爱乐乐团合作举办了一张音乐会,正是这场音乐会以及从1901年至1903年一系列的美国巡演让他声名鹊起。
1902年9月与哈瑞特·沃茨(HarrietWoerz)在纽约成婚。
1910年首演爱德华·埃尔加(EdwardElgar)献给他的小提琴协奏曲,由作曲家本人指挥。一战期间参加奥地利军队,后因伤光荣退伍,到美国居住。
1924年回到柏林。
1938年迁往巴黎
1941年4月27日在纽约遭遇车祸,头骨破裂。
1942年10月康复,在卡内基音乐厅开复出音乐会。
1943年移民美国,并入美国国籍
1947年11月1日在卡内基音乐厅最后一次公开演出,之后几年只在电台演奏
1962年1月29日在纽约去世。[3] 

6作品简介编辑

克莱斯勒为小提琴写了很多曲子,其中一些模仿了其他作曲家的风格。开始他声称这些作品是普尼亚尼(GaetanoPugnani)和塔蒂尼(GiuseppeTartini)等人的原作,直到1935年他才承认这些是他的作品。此举受到舆论的批评,克莱斯勒的回应是这些作品的价值已经得到了评论家的承认“名字变了,价值不会变”。他也写过一些小型歌剧(包括苹果树之花(1919年))、一部弦乐四重奏和许多小提琴协奏曲的华彩段,如勃拉姆斯小提琴协奏曲(勃拉姆斯)。他为贝多芬的小提琴协奏曲(贝多芬)所作的华彩段是目前被小提琴家们演奏的最多的一个。

7职业生涯编辑

弗里茨·克莱斯勒(1875-1962)是一位白发苍苍,蓄着一缕胡须,颜色庄重的老艺术家。可是,在他演奏的全盛时代,他是举世瞩目的超级明星。一场克莱斯勒独奏音乐会简直称得上是一件盛事。和喜剧明星卓别林和魔术大师霍迪尼一样,克莱斯勒在公众心目中是传奇般的人物。难怪布鲁诺·瓦尔特说:"克莱斯勒不是在演奏小提琴,他简直就是小提琴的化身。"
1875年2月2日,克莱斯勒诞生在也纳一个著名的内科医生家里。他父亲对人文科学有着广博的兴趣和精到的见解。当时维也纳有识之士常常到他家聚会,西格孟德·弗洛伊德是他家的座上客。阿图尔·施纳贝尔家与他家毗邻而居。克莱斯勒在这样浓厚的文化氛围中成长,从小就表现出极高的音乐天赋。7岁时,他进入维也纳音乐学 院,从师小赫尔梅斯贝格学习小提琴,在安东·布鲁克纳班上学习初步乐理,是该院历史上入学年龄最小的学生。他在该院学习三年,1885年毕业,因成绩优异,荣获金牌奖。接着转到巴黎音乐学院从师著名教授马萨尔进修。马萨尔写信告诉克莱斯勒的父亲:“我教过维尼亚夫斯基和其他许多人;但是小弗里茨一定会成为他们中间最了不起的!”克莱斯勒非常感激他的这位老师,多年后,他还得意地告诉别人:“我想马萨尔是蛮喜欢我的,因为我拉琴颇有点维尼亚夫斯基的派头。”他同时还跟德利布学习作曲。两年后,年仅12岁,他参加了巴黎音乐学院小提琴比赛,在40名比他年长的竞赛者中脱颖而出,赢得第一名,荣获罗马大奖。
巴黎音乐学院毕业后不久,13岁的克莱斯勒偕同钢琴家莫里茨·罗森塔尔赴美演出。于1888年11月9日在波士顿举行美国首演,第二天晚上在纽约斯坦威大厅演奏门德尔松的《e小调小提琴协奏曲》。评论界表示了审慎的赞赏。在经过大约半年的美国巡回演出之后,克莱斯勒回到维也纳,在医科大学预科读了两年,然后又去巴黎和罗马学习美术雕塑艺术史。广泛的学习涉猎使他受益匪浅,不仅培养了对文学艺术终生不懈的爱好,还能够流利地讲数种现代欧洲语言,阅读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原文经典。他虽然兴趣广泛,过着多少有几分像吉普赛人的流浪生活,但仍念念不忘和维也纳的艺术圈子保持密切的联系,与勃拉姆斯胡戈·沃尔夫勋伯格这些音乐家交流艺术见解。
1895年克莱斯勒服了一年的义务兵役,复员后,决定重返乐坛。“因为我拉小提琴,我才是克莱斯勒,我坚信这一点。”克莱斯勒后来回忆道。前进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这时即使是在他的故乡维也纳,他也被胡贝尔曼库贝利克这样的明星小提琴家给遮掩了。更糟的是,他申请加入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乐团,考试却未通过,原因据说是“视奏能力欠佳”。这反而刺激了他发愤练琴,重返独奏家行列的决心。1897年,他受到著名指挥家汉斯·里希特的邀请,作为独奏家与曾把他拒之门外的维也纳爱乐合作演出,引起轰动,德高望重的约阿希姆听了他的演出,给予高度评价。重要的聘约接踵而至,1899年11月1日,在德国首都,与尼基施指挥的柏林爱乐乐团举行了柏林首演,观众席上的伊萨伊起立喝彩,欢呼新一代大师的崛起。从此,克莱斯勒作为小提琴家地位才得到牢固确立
克莱斯勒与著名钢琴家拉赫曼尼诺夫(Rachmaninoff)一直有深厚的情谊,也常一起演出,但是克莱斯勒不爱练习的性格,常令拉赫曼尼诺夫受不了。克莱斯勒往往将演出曲目奏过一遍便上台,力求完美的拉赫曼尼诺夫便得把他拉住,要他多练几遍,这时性格随和的克莱斯勒才会将琴拿出来继续练习。不过,记忆力超凡的克莱斯勒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有一次,他与拉赫曼尼诺夫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举行音乐会,克莱斯勒拉着拉着,发现不知拉到哪里去了,便轻声问拉赫曼尼诺夫∶“我们在哪里了”只见拉赫曼尼诺夫面无表情,向克莱斯勒说:“我们在哪里我们在卡内基音乐厅!”。[4] 

8作品评价

  发表于  2014-06-1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