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吉列尔斯 - [音影]
Tag:

 

埃米尔·吉列尔斯,原苏联钢琴家;1916年10月19日出生于乌克兰的奥德萨;6岁开始学习钢琴,13岁首次举行钢琴独奏会;1933年获全苏音乐比赛一等奖;1935年考取莫斯科音乐学院研究生,在涅高兹指导下继续深造;1938年获布鲁塞尔国际钢琴比赛一等奖,任莫斯科音乐学院教授;1947年起在欧洲各地巡回演出,1955年成为战后第一位访问美国演出的苏联钢琴家,获得很高的赞誉;1985年10月14日逝世于莫斯科;吉列尔斯是俄罗斯钢琴乐派的卓越代表,曾获苏联人民艺术家,还曾获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布达佩斯音乐学院名誉音乐博士学位。
随着貌似强大的超级大国苏联如瓦尔哈拉宫般一夜坍塌,许多深锁铁幕的俄罗斯钢琴家以及他们的录音也逐渐撩去了神秘的面纱。不过近二三十年来虽然苏俄年轻一辈钢琴家在各种比赛上屡次获奖,但他们所带来的惊喜却远不如上世纪五十年代吉列尔斯李赫特登上国际乐坛时那种震撼力。
十月革命到二次世界大战后,苏联因地缘和意识形态的原因与西欧文明形成断裂。二十世纪初欧美地区的古典乐坛开始在演奏观念上转向“忠实原着”的作风,在多位亲历19世纪浪漫主义文化熏陶的前辈大师相继去世后,乐坛上已确立了新的演奏风范。
到五十年代,浪漫色彩的演奏风格已成为传奇故事,而苏俄音乐家则因环境影响继续沿袭了安东·鲁宾斯坦的传统,形成了和欧美乐坛大相径庭的演奏风格。在教学上,更涌现出涅高兹、戈登维瑟、伊戈诺夫等教育巨匠,形成了大名鼎鼎的俄罗斯钢琴学派。
1916年出生于原苏联乌克兰敖德萨的艾米尔·吉列尔斯(Emil·Gilels)是早慧型的钢琴家,他9岁开始登台,13岁首次举行个人独奏会时已能娴熟地弹出包括贝多芬的第8奏鸣曲、肖邦李斯特的练习曲和斯卡拉蒂门德尔松等曲目。1935年在敖德萨音乐学院毕业后转到莫斯科音乐学院随涅高兹继续深造,在此期间,他先后夺得了1936年维也纳国际钢琴大赛第二名和1938年在布鲁塞尔举行的首届伊莉莎白女王大赛的冠军。这算是吉列尔斯在西方世界崭露头角,也得到鲁宾斯坦等高度评价。
载誉归来后,吉列尔斯开始在莫斯科音乐学院任教并录制了他的第一批唱片,其时他年仅20出头。最近DG唱片公司出版了一套小双张的《吉列尔斯早期录音》专辑(唱片编号:477 6370)就收录有多首30年代中期到50年代中期的录音,曲目包括舒曼门德尔松拉莫、普罗科非耶夫的小品、李斯特的练习曲、匈牙利狂想曲及斯卡拉蒂贝多芬和梅特涅的奏鸣曲等,风华正茂的演奏家在音乐里充分地展现了他青春的热力和超凡的技艺。
吉列尔斯录制的勃拉姆斯钢琴协奏曲CD封面

吉列尔斯录制的勃拉姆斯钢琴协奏曲CD封面

这些录音虽然音效难尽人意,但却弥足珍贵。苏联唱片工业建立于“二战”之后,战前虽也曾为少数音乐家录音,但数量少之又少,吉列尔斯却在其中之一,其在苏联乐坛上少年老成的分量由此可见一斑了。
毕竟,冷战的对峙和自由的交流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吉列尔斯真正能在国际乐坛上引起瞩目已是40出头人到中年的时候了。
1955年他首次登上美洲大陆,和莱纳(Fritz Reiner)指挥的芝加哥交响乐团合作演出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引起巨大轰动,不久他们就在RCA出了这部脍炙人口的作品。演奏中吉列尔斯钢铁般的触键和莱纳辉煌的协奏交相辉映,汇集出一股堂皇富丽的澎湃音流,超凡的技巧和成熟的音乐修养都在这里得到全面的展现。后来吉列尔斯虽然在EMICBS都再次录过同样的曲目,但在乐曲意境、技巧体现、乐队默契以及录音效果方面都以此次为佳。
这一时期的精彩录音还有他和路德维希(Leopold Ludwig)指挥爱乐乐团演奏的贝多芬钢琴协奏曲。路德维希是位奥地利指挥,对音乐的处理工整严谨,吉列尔斯在这里一反他在演奏俄罗斯作品时那种激昂奔放的手法,稳健的速度、遒劲的触键、绵密的结构将古典主义的典雅和贝多芬音乐中的雄浑崇高铺排得丝丝入扣。
吉列尔斯的演奏曲目虽不如他的同胞李赫特那么广泛,也决不拘泥于单一民族或作曲家作品,除了俄罗斯作品,德奥音乐也是他的拿手好戏,贝多芬、勃拉姆斯莫扎特舒曼等都得到极高的评价。70年代初与约胡姆指挥柏林爱乐勃拉姆斯两首钢琴协奏曲就被许多乐迷奉为必听录音,吉列尔斯刚柔并举,激越处嘈嘈如急雨,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低吟处切切如私语,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流泉水下滩。似泣如诉、欲抑还扬的琴声将听众带进了作曲家复杂的内心世界。
莫扎特的钢琴奏鸣曲技巧较为简单,不少只学过几年琴的人都能轻松弹出来。但有的钢琴大师却说要弹好莫扎特比弹李斯特那些高难度的炫技乐曲还难,因为要弹出莫扎特音乐里的独特韵味更考验演奏家的音乐修养和人生阅历。和勃兰特尔、内田光子等最受乐评人推崇的莫扎特权威相比吉列尔斯的莫扎特显得颇为另类,因此评价也最为分歧。
吉列尔斯的钢琴艺术 CD封面

吉列尔斯的钢琴艺术 CD封面

吉列尔斯的一生录制莫扎特作品的唱片不多,最近DG出版的一套小双张《吉列尔斯的莫扎特录音》,仅收录到K.281、K.310两首奏鸣曲及K.397幻想曲、K398《两首歌剧主题变奏曲》(唱片编号:DG 477 6373),第27钢琴协奏曲和K.365双钢琴协奏曲。
台湾文化大学中国音乐学系系主任及艺术研究所副教授樊慰慈在《飞越高加索的琴韵》一书里就认为吉列尔斯的莫扎特是“为赋新诗强说愁”的莫扎特,一颗颗清晰的琴音随风扫过,却起不了多少涟漪。并引用霍罗维兹的话来说“太慢,简直糟透了”。而另一位台湾音乐学者、文化大学音乐系主任彭圣锦则在他的《钢琴演奏与风格》里赞誉为“扣人心弦的莫扎特”,说“虽然录音稍显尖锐,但音色很美。他(吉列尔斯)做了充实而完美的诠释,好像把作此曲时18岁的莫扎特弹到钢琴里面一般,我听过不少的莫扎特,从没有这种感觉。”音乐欣赏是一种声音的审美,同一部作品在不同的演奏家手下呈现出不同的侧面,让人横看成岭侧望成峰,古典音乐也因此让人百听不厌、常听常新。
吉列尔斯钢琴演奏的最高成就体现在贝多芬的作品上,特别是他晚年在DG录制的那套未完成的奏鸣曲全集(唱片编号:477 6360),堪称他的代表作。这套唱片从1972年开始录音到1985年去世前,尚余5首未及完成,但另有一部《英雄变奏曲》和两首未入编号的早期奏鸣曲,共9张CD。贝多芬的奏鸣曲是钢琴音乐史上的重要文献,吉得尔斯充分把握到贝多芬精神,是高超技巧的发挥和令人热血沸腾的演奏。在最后十年为DG所灌录的这套贝多芬钢琴奏鸣曲无疑是他个人一生艺术的精华所在,完美的演奏和录音让我们更容易地深入贝多芬的世界。
贝多芬的音乐是力量美的体现,吉列尔斯的这套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他钢铁般的触键和奔放的情感。其力度对比之大不要说诗情俊逸的肯普夫和温文尔雅的勃兰特尔,就是有“键盘狮王”之称的巴克豪斯也有所不及。尤其在第21、23、29等几首以力量见称的作品里,他铁锤般的触键有如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其酣畅淋漓的畅快和阳刚感让人透彻地感受到俄罗斯钢琴学派的魅力,更为他未能完成最后的第32号而感到扼腕。在柔板乐章及第14、15等抒情性强的乐段或作品里,那晶莹剔透的音色、行云流水的句法充满了歌唱性,一下子就把听众吸引到音乐里。在第19、20两首简易奏鸣曲里,如珠落玉盘的音粒弹得干净、果断、匀称,极具古典主义的工整美。
1985年吉列尔斯在录制完第30和31号两部晚期作品后,突然因心脏病发作在莫斯科去世,终年69岁,留下了千古遗憾;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录音版本无数,吉列尔斯这套虽未全部完成,但仍然是属于首首精彩的一套,他的离世使人类丧失了一位杰出的有思想且做出很大贡献的音乐家——很少有钢琴家像他那样坚定地忠诚于自己的艺术并取得了如此迷人的成果。
此外,吉列尔斯演奏格里格的抒情小品、李斯特的钢琴奏鸣曲乃至舒伯特舒曼等作曲家作品的录音都有相当高的成就。

2人物年表编辑

1916年10月19日 出生在乌克兰敖德萨
吉列尔斯的钢琴艺术 DVD封面

吉列尔斯的钢琴艺术 DVD封面

1929年 首次举办音乐会
1930-34年 首次与Yakov Tkatch同学,与Berthe Reingbald 一同工作
1931年 在Ukraine国家比赛中获一等奖
1933年 在莫斯科全苏比赛中获一等奖,他演奏的李斯特/布索尼“费加罗幻想曲”引起了轰动
1936年 在维也纳国际钢琴比赛中获二等奖
1938年 在布鲁塞尔伊丽莎白女王国际比赛中获一等奖
1944年 在莫斯科首演普罗科菲耶夫的第8钢琴奏鸣曲
1945年 开始演奏生涯,最初局限在俄罗斯和苏联国内,后来是国际性的演出;与科冈和罗斯特罗波维奇组成了三重奏团
1952年 被莫斯科音乐学院聘为教授
1955年 在卡内基音乐厅成功地举办了美国首演音乐会,演奏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
1961年 获得列宁勋章
1966年 第二次获得列宁勋章
1967年 获得巴黎文化艺术功勋勋章
1968年 获得利奥波德勋章,开始在每年的9-10月间从事国际性演出。
1969年 RCA录制了他在卡内基音乐厅举办独奏音乐会的唱片
1972年 6月12-17日 为DG公司录制勃拉姆斯第一、二钢琴协奏曲(与指挥大师Eugen Jochum指挥的柏林爱乐乐团合作)
1985年 8-9月间最后录制了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Op 110 ,10月14日在莫斯科去世

3演奏风格编辑

吉列尔斯录制的柴可夫斯基钢琴协奏曲CD封面

吉列尔斯录制的柴可夫斯基钢琴协奏曲CD封面

俄罗斯钢琴学派以炫目的技巧和浓烈的情感色彩而闻名,吉列尔斯曾在涅高兹首下学艺三年,深得真传。因此,无论是磅礴大器、辉煌华丽的柴科夫斯基还是气势恢弘、汪洋恣肆的贝多芬都无不打上了鲜明“俄式”烙印,但他那激情中不失理性、忠实原著而不失灵性的演奏则不仅彰显出其独特的个人风格,也令人对他的演奏心悦诚服,相信这就是吉列尔斯最迷人的魅力。
对另一位钢琴大师鲁宾斯坦来说,吉列尔斯的天资不同于那些“普通的”国际独奏家,他是非常幸运的艺术家之一;应该说,吉列尔斯的天资是不可逾越的。许多年前,在BBC的一场广播音乐会上,鲁宾斯坦曾谈到一些钢琴家,无论他们的国籍、受训情况和气质有多么的不同,他们都是一流的。这个名单不长,也是可以预料的。其中有他自己、霍洛维茨米凯兰杰利、李帕蒂、吉泽金、李希特和吉列尔斯。当然还会有其他的著名钢琴家,尽管这些名字能够写到一起,但他们的个性大不相同。
鲁宾斯坦认为,在这些艺术家与其他人之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他曾回忆起1931年在俄罗斯音乐会巡演中间,他被邀请聆听一个15岁名叫吉列尔斯少年的演奏。“我还记得他的演奏,好像就发生在昨天……我无法描述他的表现,我只能说,如果他去了美国,我只好卷铺盖走人。”吉列尔斯在那次幸运的场合演奏的是贝多芬的“热情”奏鸣曲和拉威尔的“水之游戏”。
鲁宾斯坦不愧是个很好的预言家,他的预言在25年之后有了结果。在50年代,这个神童就已经成为羽翼丰满的艺术家。苏联钢琴家埃米尔.吉列尔斯在美国引起了轰动,他与奥曼蒂、随后与伯恩斯坦合作,演奏的柴科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被《芝加哥论坛》评论员Claudia Cassidy生动地描述成“令人陶醉的俄罗斯原汁原味风格……像飞弹发射般令人惊异,如燃烧的火炬般炽热。”
勋伯格发现吉列尔斯是一位“强壮而有条理、相当真实的演奏家”。事实上,吉列尔斯也像所有的大艺术家一样,拥有许多的东西。他可能有些固执,常常是很忙乱的,易走极端。但他那卓越的演奏技巧令观众心动不已,给人留下了镇定和内向的印象,他的音乐处理相当富有魅力。
在正式大赛上屡屡获奖的那些年中,苏联钢琴家埃米尔.吉列尔斯演奏的作品大多集中在浪漫派作曲家肖邦舒曼李斯特,以及柴克夫斯基、斯克里亚宾和拉赫马尼诺夫身上。除了他后来从维也纳古典大师的作品中吸取精华以外,他从没有丧失对那些技巧艰深而令人心悸的艺术佳作的热爱,他定期演奏诸如斯美塔纳的“波尔卡”、肖邦的“变奏曲”、李斯特的“费加罗幻想曲”以及普朗克的“田园音乐会”等作品,所有的演奏都是充满热情,令不少钢琴家落下激动的眼泪。

4人物轶事编辑

青年时期的吉列尔斯

青年时期的吉列尔斯

苏联钢琴家吉列尔斯与他的同胞斯里赫特相提并论只是为了增加趣味性,而没有写传记的责任。
吉列尔斯在音乐方面很诚实,他很谦虚,认为应该“把掌声留给里希特”,他把里希特称作“钢琴家警察”,觉得自己的国际声誉永远赶不上里希特。他也知道,他的老师Heinrich Neuhaus极偏爱里希特;如同霍洛维茨鲁宾斯坦也是竞争对手一样,吉列尔斯与里希特是完全不同的艺术家,但他们两位都值得人们深深的敬重;里希特在音乐表现方面常常由突然的狂热而进入朦胧世界,他在速度上的疯狂或是在慢乐章中的冗长沉闷,对吉列尔斯来说都是相当奇异的。从这个方面来说,吉列尔斯是比较正统的演奏家,但他绝不是中间人。音乐上的真诚就是他的特色。他没有为了迎合观众的心理而视演奏如儿戏。
里赫特与吉列尔斯同出自伟大钢琴教育家涅高茨门下,里赫特比吉列尔斯大一岁,但寿命比吉列尔斯长多了,里赫特是1915年生,去世于1997年;吉列尔斯生于1916年,卒于上1985年。
吉列尔斯成名很早,而且先于里赫特名扬西方世界。里赫特成名很晚,而且苏联政府批准里赫特出国演出是上世纪50年代末期的时候。早年当里赫特还是第一届全苏钢琴大赛的参赛选手时,吉列尔斯已经是作为这届大赛的评委了,而且吉列尔斯还比里赫特小一岁。由此可以看出吉列尔斯比里赫特成名早很多。值得一提的是,这届全苏钢琴演奏大赛里赫特拿了冠军。伟大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也是这届钢琴比赛的评委之一,肖斯塔科维奇对里赫特的演奏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早年,吉列尔斯对于里赫特给予了他所能给予的最高评价,当吉列尔斯第一次去美国演出时,全美国听众都为吉列尔斯的演奏艺术疯狂。当时著名钢琴家阿图尔·鲁宾斯坦听了吉列尔斯的演奏后甚至说:“吉列尔斯来演奏,我恐怕是混不到饭吃了,还是老老实实打典行李回家算了!”(阿图尔·鲁宾斯坦听到利帕第的演奏后也有类似评价,鲁宾斯坦怎么这么喜欢打典行李回家呢?)可是吉列尔斯在演奏会后接受采访时却语出惊人:“我的演奏不算什么,我们国家还有位伟大钢琴家叫斯维亚托斯拉夫·里赫特,他比我强10倍,你们等着听里赫特的演出吧!”。
终于,上世纪60年代初,里赫特来到美国进行了一系列巡回演出,大获成功。全美听众都疯狂了!大家都沉浸在里赫特的钢琴演奏艺术之中。就连大名鼎鼎的霍洛维兹也坐不住了,扬言要复出,生怕里赫特抢了自己的风头(当时的霍洛维兹已经闭关达12年之久,在这12年里霍洛维兹没有举办过任何演奏会)。
70年代开始,里赫特与吉列尔斯的关系不断恶化,以致两人对对方都不闻不问。而且,这时吉列尔斯的演奏风格与曲目范围发生了一些变化。他开始避免演奏俄罗斯作曲家的作品,专攻德奥作曲家的作品,我们从吉列尔斯留下的录音也可以看出这点。吉列尔斯留下最著名的录音是在DG录制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集,勃拉姆斯的两首钢琴协奏曲和幻想曲,莫扎特钢琴第27协奏曲以及格里格的抒情小品。我们很难想象一位正宗的俄系钢琴家,一个涅高茨的高徒竟然避免演奏俄系作曲家的作品,这在俄系钢琴家中是十分罕见的,或许是绝无仅有的(其他的俄系钢琴家基本上都十分擅长演奏本国作曲家作品而且都留下了大量本国作曲家作品的优秀录音)。而此时的里赫特,依然以他那宽广的曲目范围以及无敌、全能的演奏名扬世界乐坛。
涅高茨写过大量评论里赫特与吉列尔斯的文章。在涅高茨看来,里赫特是他所见过的最伟大的钢琴家,是最完美的钢琴家。涅高茨一谈到里赫特就充满了赞美之辞,而且涅高茨从来都没有指出过里赫特演奏的缺点,在涅高茨看来,里赫特的演奏是没有任何缺点的(虽然涅高茨曾一两次说里赫特也有些小缺点,但显然是被迫无奈才说的,而且指出里赫特的小缺点之后会立即补充说里赫特已经完全克服了这些缺点)。涅高茨是位经历丰富的钢琴家,他听过了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各大钢琴家的现场演出与唱片,并对他们的演奏风格了如指掌(比如布索尼帕德雷夫斯基、索弗朗斯基、里赫特霍洛维兹巴克豪斯吉泽金、费舍尔、顾伦·古尔德、米凯朗杰利、吉列尔斯等),在这么多著名钢琴家中,涅高茨最推崇的是里赫特。而涅高茨对吉列尔斯的评价,却是褒贬参半。这引起了吉列尔斯的极大不满。
吉列尔斯的这种不满情绪,是里赫特与吉列尔斯关系恶化的导火索。
关于里赫特与吉列尔斯的关系恶化,两位当事者一直闭口不谈,外界也一直不知原因。直到上世纪90年代,在一次采访中,里赫特才打开话匣子讲述了他与吉列尔斯的关系(当时吉列尔斯已去世):“喔,吉列尔斯,他死的真是突然。那时我们两个都将展开巡回演出,在演出之前,先进医院做健康检查。所以那时我们就住在同一所医院里面,是莫斯科专为一些要人设立的医院。吉列尔斯突然发病,医生虽然给他打了一些针,可是吉列尔斯没有几分钟就死了。他原本并没有什么健康上的大问题,之所以死的这么早,这么快,都是嫉妒和多疑害了他。音乐带给他的不是欢乐,不是宽容,竟是仇恨。这真是太悲惨了。
有一回吉列尔斯在莫斯科音乐学院的大厅里遇到一位女士,那女士看见他之后,回头跟一个小女孩说:‘看,前面来了我国最伟大的钢琴家’,小女孩兴奋地大喊 ‘里赫特!’。吉列尔斯砰的一声把门重重甩上…唉,只是一个小女孩罢了。他完全不能接受别人的批评,包括善意的忠言。涅高茨讲了些吉列尔斯的意见,吉列尔斯竟然在报纸上写文章否认自己是涅高茨的学生。他还不只在报纸写,还专门写了一封信给涅高茨,不承认做过涅高茨的学生。在俄国谁不知道我和吉列尔斯还有许多人都是涅高茨的学生呢?涅高茨当时年纪已经很大了,身体又不好,几个月之后就死了。我从此和吉列尔斯遂不通信。”

5唱片集锦编辑

埃米尔.吉列尔斯录制的唱片非常广泛,现存的,脱销的,再版的,简直不计其数。特别要感谢Philips公司,在“20世纪大钢琴家”系列中选择了吉列尔斯的最佳作品。
在这里你能够发现巴赫的《G大调法国组曲》,拉威尔精致的《托卡塔》,李斯特的《西班牙狂想曲》,被吉列尔斯扩展成5个乐章的斯特拉文斯基的《彼得鲁斯卡》是Kniga的唱片(MK417072,4/93)。
Music& Art 也是值得称道的公司,其录制技巧和事业心都很好。他们的两张唱片的内容是吉列尔斯在50年代事业顶峰时期在莫斯科举办音乐会的现场录音,展示出演奏家独特的艺术魅力。
除了吉列尔斯,还没有哪位演奏家能够把舒曼的极少被演奏的Op32的终曲段落作为音乐会中间的插曲,他演奏的拉赫马尼诺夫《降B大调前奏曲》中,每个音符都非常清晰。
圣桑的《第二协奏曲》和拉赫马尼诺夫的《第三协奏曲》(由Testament再版)是那些把西方世界的注意力引向吉列尔斯的唱片之一,还有DG公司录制的布拉姆斯Op116的现场演奏录音,堪与录音棚的沉着冷静相媲美

  发表于  2014-06-17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