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弦乐四重奏 - [音影]
Tag:

弦乐四重奏由于在音色上相近以及结构上的严谨,对弦乐演奏家来说都是非常严苛的考验,而透过精湛的演奏技巧与完美的合奏默契更能表现出音乐本身丰富的内涵.
古典乐派以来,贝多芬舒伯特以及勃拉姆斯都留下许多重要的弦乐四重奏乐曲.而在国民乐派跟印象乐派方面,德沃夏克巴托克以及德彪西也都有相当出色的杰作.
弦乐四重奏由第一小提琴、第二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组成,是古典主义时期最重要的室内乐形式,也是室内乐中最理想、最融洽、最经典的组合,虽然在这种组合中找不到交响乐般庞大的气势,看不到歌剧中宏大的场面,但这种18世纪是弦乐四重奏形成的重要时期,它的形成主要受几方面因素的影响:
(1)欧洲中世纪到巴罗克时期,教堂的弥撒曲和世俗的康塔塔及重唱大多为四声部音乐,它们恰似弦乐四重奏的四个声部,四声部的合唱、重唱为这种室内乐体裁提供了创作上的参照依据。
(2)18世纪初,室内乐主要以三重奏鸣曲(Trio Sonata)为主,它采用两把小提琴和演奏通奏低音的乐器,后来这种体裁在巴罗克音乐古典主义音乐演变的过程中逐渐衰落,取而代之的是由第一、第二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组成的弦乐四重奏形式。这就是说,三重奏鸣曲的衰落使弦乐四重奏的形成成为必然。
(3)巴罗克音乐和古典主义音乐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前者是复调音乐性质,后者是主调音乐性质。从历史现象来看,在18世纪上半叶古典主义音乐的形成过程中,巴罗克音乐与古典主义音乐之间曾出现一个衔接上的间隙,正是由于弦乐四重奏的出现,使这两种
不同风格的音乐得到了平稳过渡,这种既善于表现复调音乐又能尽现主调音乐魅力体裁,恰如其分地充当了连接巴罗克音乐和古典主义音乐的桥梁。
体裁的音乐以精致抒情为本,能营造出人与人之间亲切交谈式的音乐氛围。它最初仅限于家庭、沙龙范围,是贵族雅士自娱自乐的音乐形式,随后在历史的流变中,它从贵族庭院走向世俗舞台,发展成一种表达人类情感最深刻、最细致的重要器乐体裁。
里赫特(1709—1789)是首先运用弦乐四重奏组合进行创作的作曲家之一,而最终确立弦乐四重奏形式的是海顿,从1760—1802年这四十二年间,海顿共创作了84首弦乐四重奏作品。古典乐派使弦乐四重奏的发展进入黄金时代,在里赫特、海顿、莫扎特博凯里尼(1743—1805)等音乐前辈们凿山铺路之后,贝多芬这位功绩卓著的大师将弦乐四重奏发展到光辉灿烂的巅峰,他虽然只作有十六部弦乐四重奏,数量远不及海顿(84首)和莫扎特(23首)等人,但是这十六部作品中几乎每一部都折射出他的功力、经验、创新以及深刻的思想内涵。贝多芬的弦乐四重奏体现了刚劲的气质、哲理的深思、质朴的世俗以及对彼岸的祈盼,他赋予了弦乐四重奏音乐最高的理念、最精致的结构和最丰富的情感,并用这种音乐形式编织出意味深长的乐思
19世纪,弦乐四重奏处于低谷徘徊时期,影响其发展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是,贝多芬在弦乐四重奏上构建了巨大而令人眩晕的成就,使其后浪漫乐派的大师们面对弦乐四重奏这种体裁时,只能望洋兴叹;二是,浪漫主义音乐含有多种人为的主观色彩,旋律具有强烈幅度的变化,缺乏声部均衡的稳定感,弦乐四重奏不适应这些动荡不定的因素,阻碍了它的发展。所以在众多浪漫主义大师中,只有那些接近古典主义的作曲家,还能在弦乐四重奏这种体裁上有所建树,如舒伯特门德尔松、舒曼、柴科夫斯基弗兰克(1822—1890)等。在整个19世纪弦乐四重奏领域,贝多芬一直处于主导地位,柏辽兹、瓦格纳、马勒等音乐大师干脆回避室内乐、回避四重奏,以免与“乐圣”产生碰撞。
20世纪时,弦乐四重奏通过近一个世纪的“酝酿”,终于又放射出了光彩,以巴托克为中心的音乐大师们,如勋伯格贝尔格韦伯恩欣德米特肖斯塔科维奇等,把弦乐四重奏推向奇光异彩、风格各异的舞台。
纵观弦乐四重奏三百多年的历史,从海顿的创立,贝多芬的发展,巴托克等人的创新,到肖斯塔科维奇的回归,我们看到了一条古典—现代—古典的发展轨迹。
海顿的68首乐乐四重奏,特别是晚期的艾尔德迪四重奏,作品76。
莫扎特的23首弦乐四重奏:他献给海顿的六首(K. 387,421,428,458,464,465,作品10)被普遍认为是古典弦乐四重奏的顶峰之作。C大调第19号《不和谐音》,K. 465以其不调和的前奏著名。
贝多芬的16首弦乐四重奏声誉甚隆。弦乐四重奏1-6号,作品18展示了他自海顿和莫扎特以来对弦乐四重奏发展的总结。之后三首,弦乐四重奏7-9号,作品59 也非常流行而甚至今天也是,因为这些作品大大地扩展其表现形式和吸收了新的情感和戏剧性。接下来也有弦乐四重奏10-11号,作品74《Harp》和作品95《Serioso》。最后,弦乐四重奏12-16c和大赋格,作品127,130-135,这最后五首弦乐四重奏和大赋格为作曲家最后的作品。虽然这些作品充满着不妥协的斗志,被认为是最伟大的作品,但是相比起贝多芬中期写下的浪漫诗篇,诸如拉祖莫夫斯基四重奏,普及程度还是稍逊一筹。
舒伯特的d小调第14号弦乐四重奏《死与少女》。还有A小调第13号弦乐四重奏《Rosamunde》和他最后的G大调第15号弦乐四重奏。
孟德尔颂的六首弦乐四重奏。
史麦塔纳的e小调第1号弦乐四重奏《我的生涯》。
勃拉姆斯的三首弦乐四重奏。
德沃夏克的F大调第12号弦乐四重奏《美国》。
柴可夫斯基的第1号弦乐四重奏,作品11,特别是第二乐章"如歌的行板"。
鲍罗丁的D大调第2号弦乐四重奏,特别是第三乐章"夜曲"。
德彪西的g小调弦乐四重奏,作品10。
荀白格的四首弦乐四重奏。
拉威尔的F大调第弦乐四重奏。
杨纳杰克的第1号弦乐四重奏《克罗采》",灵感来自托尔斯泰的小说克罗采奏鸣曲,其小说灵感来自贝多芬小提琴奏鸣曲No. 9,克罗采奏鸣曲。
Frank Bridge的第3号弦乐四重奏。
巴托克的六首弦乐四重奏。
贝尔格的抒情组曲,作给弦乐四重奏。
马提努的协奏曲给弦乐四重奏和管弦乐团
萧斯达高维契的十五首弦乐四重奏,特别是c小调第8号弦乐四重奏,作品110。
艾略特·卡特的五首弦乐四重奏和近年受到赞扬的系列。
菅野茂的六首弦乐四重奏《Dietro il Pontecello》。
武满彻的第1号四重奏给弦乐《A Way a Lone》。
 

  发表于  2013-12-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