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布鲁克纳第六交响曲 - [音影]
Tag:

这首作品呈现给布鲁克纳"亲切的房东"。此曲具有平静爽朗的明澈。因除诙谐曲外的所有乐章均没有全休止符而去除了沉重和悲壮的感觉。布鲁克纳称其"在曲式及和声上均极为大胆"。作品因流露出一种"逆来顺受"的感觉而被称为"哲学"交响曲。

《第六交响曲》不像作曲家的其他几首交响曲那样几经改动。这里我们得到的是一首较短小精悍的杰作,是由曾成功地处理了复杂的《第五交响曲》的头脑构思而成的,保持了作曲家留给我们的原貌。这首交响曲有一种冥想般的美感,不仅带有温暖的情感色彩,而且时时显露出一种难以描绘的超然物外的气质。使人感到作曲家的头脑进入了研究自身发展过程的沉思,几乎可以把这首作品说成是一首哲学家的交响曲了。这不是因其与哲学有什么联系或者因其有什么可解说的内容,而是因为它的形式美和转调逻辑显示出一种成熟的作曲哲学。

开始几小节的音响带有一种权威气,延至全乐章的三连音伴随着弦乐奏出的低沉的哲理性主题。注意伴音变换——G、降B和F。他们是这首作品靠后面部分的发展的重要线索,并且通过拿玻里和声关系的原则贯穿于第一乐章的和声展开过程中。因此,聆听着应注意这种半音“边滑”(side-slipping)技巧,他是旋律性富于变化并丰富了转调过程。正是在再现部的开头和尾声中,布鲁克纳显示出它特殊的驾驭能力。在曲式展开过程中的这种时候,大作曲家们如最着名的贝多芬,常常表现出对调性与结构之关系的深刻洞察力。正是期待性的创造与出其不意的因素的结合,才造成了动人的美感。在尾声中,布鲁克纳利用主部主题惊人的引力穿越了广阔的转调区域,直到正确地通过一个巨大的变格终止进入主调。

柔板乐章几个优美的主题容易确认,并且时而由于强烈的主题性强调而显得沉重。这是作曲家最喜爱的乐章,也是他在其中遵循了极正统的奏鸣曲式少数几个乐章之一。这一乐章造成了几种强烈的感情。但是他那魂绕不绝的主题只说明了这一乐章的一部分。第一乐章的拿玻里变换再次显示出影响,以一种和声化织体展现出丰富的调性关系。第二主题是抒情性的对位体,在E大调上引入而走向C大调。通过这个乐章,布鲁克纳编织出一块和声从属关系的绣毯。一个约章竟能够涉及诸多的调性区域及其从属区域,却又似乎是以一种简单的结构表现出来,而这个结构除了在F大调宁静、沉思性质的结尾中表现出来,这是音乐上的一个谜。在这种情况下,原始旋律线犹如一座山的形状,很少可以透过被万道彩光照亮的层层流云看到。山岭荒原上孤寂的漫游者懂得这一效果,如果他是一位音乐家,就完全可以推想出色彩与声音之间的相似之处。

节奏与和声的微妙,是这诗一般的诙谐曲乐章的特点。这一乐章在a小调上开始,其精美的性质由于主要段落fff极强有力的结尾而被粗暴地遮蔽了。三声中断在风格上与早期兰德勒舞曲迥然不同,纵情于木管与弦乐之间轻松的对位转换。法国号发挥独特的作用,并被认为与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有一种遥远的联系。

为了在终乐章的和声空间中有一种归家的感觉,就必须再看一下这首交响曲开始的主题,并注意F音和降B音的结构力量。作为和声极点来考虑,这些音在终乐章中又被拾起,以巨大的力量在A大调核心调性上尽情表现着自己的意蕴,由开始的主题表达出来,一个进行曲的节奏很快在A大调上突起,接着是一个重要的铜管乐音型。然后是C大调上开始的歌唱性乐段,听起来安详而毫无约束。主部主题在以一个浮点音符的动机圆满结束。乐曲的发展需要特别凝神注意,因为它已经很严密惊喜地展开过了。而解决办法很大程度上包含在此交响曲开头主体的拿玻里和弦关系之中。


  发表于  2013-06-1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