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布鲁克纳:第四交响曲 - [音影]
Tag:

布鲁克纳《第四交响曲》首乐章一开头,弦乐窸窣,圆号悠扬,在一个简单而奇妙的三和弦上颇具召唤感地跃动着,又和木管乐器遥相呼应,仿佛远方山那边传来回声……作曲家就这样把我们带人了他的古堡、森林和狩猎的场景。对于19世纪末的布鲁克纳和他的听众来说,这种古老的曲趣的确是够浪漫的。

  但这首交响曲也不单纯是描绘性的。慢乐章有深切感人的忧伤和悲悯,并且在那种沉静的、脚步般的徘徊之中,一次次地期待着某个奇迹的发生。到头来却是不了了之,留下一股不曾排遣的惆怅。接下来的第三乐章就是那个十分著名的“猎号谐谑曲”了,精彩得让人简直坐不住!短促的圆号和小号遥相呼应,带出了乐队全体极为兴奋、鲜活的跃进感,各组乐器纷纷加入这场交响性的追逐,恰似骑手个个争先,连马和狗都按捺不住。它不仅是布鲁克纳音乐中最为生动、精彩的篇章,就是摆在所有交响曲里也算得一件绝活。末乐章除了对前边谐谑曲的回顾,还有一个光辉而富有英雄气概的尾声。

布鲁克纳的降E大调第四交响曲创作于1874年,他是在奥地利阿尔卑斯山区风景秀丽的一个小村中写成。在1878到1880年间布鲁克纳对其作了大幅度的修改。虽然前两个乐章的主题材料被保留下来了,不过这两个乐章在细节上和初稿有很大的不同;原来的谐谑曲和三声中段被完全放弃,代之以一个全新的第三乐章,其中包含了一个被称为“狩猎”的谐谑曲乐段和一个迷人的三声中段;不过终曲乐章在后来又被完全改写,1878年的终曲现在被称为“Volksfest”,布鲁克纳在1880重新谱写了一个终曲,就是目前经常演奏的那一个。有人认为这部作品的其它部分过于阴暗、忧郁。不过我并不这样认为,在我看来这是一部极其辉煌的精彩之作。另外这部作品还有一个1889年出版的第一版总谱(由Loewe修订),这个版本对原作进行了大肆删节,破坏了作品在结构上的平衡,而且几乎每一小节都被重新配器。

所有这些扭曲原作的行为都是布鲁克纳的学生希望这些伟大作品能被当时的听众接受而做出的,他们的本来是善意的,不过却弄巧成拙。这里必须说明的是,由于布鲁克纳是一个充满不安全感的作曲家,总是担心自己的作品不能上演,所以他对这一类“改进”原谱的行为一般不闻不问,有时甚至和学生一起涂改自己的作品。

弦乐器上轻轻的颤音拉开了作品的序幕,在富有魔力的号角主题出现之前,这个颤音先唤起了听众心中一种“博大情感”的共鸣。随后号角主题由木管乐器接过,乐队吟唱着布鲁克纳喜爱的二连音加三连音的节奏。乐队继续以极大的力度发展着这个节奏将音乐逐渐引到一个远关系的调性上(C大调——译者注),将这个调性的和弦反复几次后停顿一下,这时候一个迷人的舞曲风格的第二主题出现在了另一个远关系调上(降D大调——译者注)。这个主题第一组八分音符上标有顿音记号“ . ”,在原稿中第二组的八分音符上并没有这个标记,但是很多指挥家还是把这两个音处理成了顿音,我在演奏中用的是和别人不一样的方法:第一组八分音符用顿弓演奏,第二组的八分音符用波形分弓演奏。

呈示部在一种神秘的气氛中十分柔和地结束;我在这个乐段及展开部开端都没有使用弦乐的颤音。展开部中号角主题被木管乐装饰得十分华丽,在展开的高潮部分铜管乐奏出壮丽辉煌的圣咏,随后一个柔和的乐段将音乐带入再现部。再现部中长笛和大提琴装饰性的音调衬托着号角主题。紧接着再现部的尾声和第四乐章的尾声都属于布鲁克纳最了不起的创作。

第二乐章是一首柔和的葬礼进行曲。首先由大提琴奏出一个高贵的旋律,乐队的其余声部对其进行发展。第二主题规模庞大是一段由中提琴演奏的如歌的旋律;其余弦乐器的拨奏为其伴奏。这个中提琴旋律是一个包含了大量节奏、力度的变化庞大的复合体,在乐章后来的发展过程中,这个主题移高了一个全音出现。在一个由整个乐队演奏的长大的渐强段后,音乐在远关系的降C大调上逐渐松弛下来。布鲁克纳只是简单地提升半个音就使音乐回到了这个乐章的主调上,不过这一次是在同名大调上。乐章的结尾出现了一段由中提琴、圆号和单簧管演奏的悲伤而朴素的三重奏,最后由中提琴上的长音结束这个乐章。布鲁克纳在结尾的长音上用括号标出了颤音“tr”的记号,莫不是他认为用颤音演奏更加合理一些? 

标题为“狩猎”的谐谑曲是布鲁克纳式节奏的代表之作。谐谑曲的开头部分应该尽可能演奏得轻柔。有意思的是布鲁克纳要求在这个开头部分反复的时候“渐强”的出现要比第一次早一些。另外在这部和声效果辉煌的乐章中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地方就是由3个长号伴奏的大提琴乐段。三声中段开头有一段十分可爱的旋律,在原稿中这个旋律是由双簧管和单簧管的同度齐奏演奏的,不过在后来的版本中却变成了由性格相差比较大的长笛和单簧管同度齐奏演奏(是他人改动的?),但我还是倾向于使用前者的方式演奏。布鲁克纳有一次提到这个谐谑曲的中段时说这个宁静的三声中段表现的就是猎人们在休息时解开自己的口袋吃奶酪的场景。

终曲的开头部分是低音弦乐器上搏动的四分音符的节奏,紧接着是圆号和单簧管演奏的下行长音——开始是一个八度下行紧接着又是一个三度下行,由此引出由乐队齐奏的缓慢庄严的主题。这个主题出现后立即进行一段猛烈的发展,这段发展由出现在主调上的第一乐章的号角主题结束。音乐的速度逐渐减慢,弦乐器在关系小调(c小调——译者注)上奏出一个十分美丽的乐段。随后出现一个迷人而“天真”的旋律,另一个欢快的旋律与之呼应。在这一段抒情的乐段过后一个强而有力的展开段开始了,在展开段中出现了所有在呈示部中出现的主题材料。在作品早年的版本中布鲁克纳让第一乐章的号角主题在终曲的尾声中再次出现,不过他后来放弃了这一做法。我想也许是作曲家认为这个主题出场的次数太多了。不过在某些版本中又恢复了这个做法,比方说Nowak版,也许又是被某些人更改的。

布鲁克纳一共留下了3个第四交响曲终曲的版本,第一个(1874年)和第二个版本(1878年)所使用的的主题材料是密切相关的。布鲁克纳把第二个版本称为“Volksfest”,这个版本更加简短而且简单——比方说,可以比较一下两个版本的第一部分中第二小提琴声部,以及按布鲁克纳喜爱的节奏演奏(二连音加三连音)高难度的五重奏部分。

“Volksfest”也由大提琴和低音提琴上搏动的音符开始,第一小提琴演奏着下行的三度(在第一版中第二小提琴按相反的方向行进),布鲁克纳在第三版(即目前通用的1880年版)中删去了响亮的同度齐奏下行音阶。紧接下来的那个精彩的中提琴演奏的旋律比第三版高了半个音。那个迷人而天真的主题在再现的时候是以弦乐齐奏的方式,而不是像第三版那样用嘹亮的铜管乐合奏。1880年版中紧接在引子后面的英雄性的齐奏主题直到这里才出现。更有意思的是在尾声中布鲁克纳用四个圆号再次奏出第一乐章的号角主题,而在第一、三版中他都没有这样做——也许是他认为这个主题已经出现的次数已经够多了。虽然Volksfest也是一部有魅力的作品,不过布鲁克纳似乎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所以他在1880年版中加上了由弦乐演奏的美妙的c小调旋律,并让这个旋律在两个不同的调上出现。


  发表于  2013-06-1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