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德沃夏克大提琴协奏曲的版本比较 - [音影]
Tag:

作者: 小白 

首先声明一点:本文和通常意义上的“版本比较”不同,目的不在于评选所谓“最佳版本”,而是通过对费尔曼、卡萨尔斯、皮亚蒂戈尔斯基、罗斯特罗波维奇、斯塔克、马友友6位大提琴大师演奏同一经典曲目(德沃夏克协奏曲)的比较,探究6位大师艺术风格的异同。

   这不是为音响迷准备的文章。对音响发烧友我只有一句话:去买RCA Living Stereo系列的皮亚蒂戈尔斯基版或者Philips(水星)的斯塔克版吧!这两张发烧名碟演录俱佳,任选哪张都可以。
参加版本比较的6张唱片如下:
1.卡萨尔斯,赛尔指挥,1937年EMI录制;
2.费尔曼,巴津指挥,1940年现场录音,Philips出版;
3.皮亚蒂戈尔斯基,明希指挥,1960年RCA录制;
4.斯塔克,多拉蒂指挥,1962年水星录制;
5.罗斯特罗波维奇,小泽征尔指挥,1985年Erato录制;
6.马友友,马舒尔指挥,1995年索尼录制。

   其实还有两张经典版本:杜普蕾(EMI)和富尼埃(DG)。限于篇幅,这儿只谈本世纪最有代表性的6位大提琴家,前3位是已故大师,后3位仍健在。

   在我国乐迷中费尔曼的名气不大,所以我想先为他“正名”。事实上,这位犹太人是多数大提琴专业人士公认的本世纪技艺最超群的巨匠!虽然卡萨尔斯名气更响,但这更多是由于他挖掘巴赫组曲、反法西斯等与演奏技艺关系不大的业迹,纯以大提琴技艺而论,费尔曼远比卡萨尔斯更完美(下文要详述)。鲁宾斯坦、托斯卡尼尼等都奉费尔曼为大提琴至尊,前者称费尔曼是有史以来最登峰造极的大提琴家,后者说他空前绝后。海飞兹把费尔曼视为唯一能和自己抗衡的合作者。费尔曼死后,整整8年,海飞兹不和任何大提琴家合作(然后他才开始和皮亚蒂戈尔斯基合作)。除了费尔曼,谁能与海飞兹并称英雄?

   正是由于费尔曼仅39岁就逝世了(1942年),来不及教出大量学生来影响乐坛,故身后的名声也不大。然而今天,仍有无数专业人士和乐迷靠着他的唱片缅怀其风采。这些精彩的唱片确凿地证明了费尔曼的卓绝身手,令人神往。这张现场录音的德沃夏克就是一例。

   先比较演奏长度。最短的是费尔曼和卡萨尔斯(35′31″),最长的是马友友(42′08″),相差几近7分钟!处于两个极端之间的,是斯塔克、皮氏和老罗,分别为38、39和42分钟。6位大师的总体速度倾向在此可见。

   费尔曼整体速度最快,而且有个特点:越是技巧艰难、情绪紧张的乐段,他越比别人快,甚至有意加速,营造出令人瞠目结舌的效果,显示出他绝对的技术优势。比如,第一乐章几处棘手的快速经过句,费尔曼都拉得比别人快,而皮氏和马友友大概限于能力在此慢得多。

   不过,千万别把费尔曼当成炫技大师!因为他的演奏始终保持着从容高雅的气质,从不匆忙,也从不霸道。斯塔克的技巧仅次于费尔曼,也非常突出,艰难的乐句在他手中游刃有余,但有冷峻的倾向,不如费尔曼含蓄温柔。

   费尔曼还有一大特色:自由速度的运用十分得体,虽然乐句间充满着细微的渐快、渐慢,但速度变化从不过火,绝不破坏音乐固有的节律和旋律线条的完整。相形之下,老罗和马友友的自由速度就显得有些“大”了,有时候速度对比过于夸张,变化过于频繁,给人散漫的感觉。他们的演奏之所以慢,正是因为这些自由速度拖慢了演奏。费尔曼的演奏总是“大线条”,让人明确感觉到旋律线的起伏,老罗和马友友则是很多零碎的小线条,给人注重细节、忽略整体结构的感觉。皮亚蒂戈尔斯基在这方面也很有特征:他喜欢用渐慢的手法来营造“抒情”的感觉,怪不得他被公认为具有浪漫风格的大师。

   卡萨尔斯的平均速度也较快,仅次于费尔曼。第一乐章大提琴刚进入的地方,他的速度是最快的,与此相比,马友友却在这儿选择了很慢的速度,节奏也很随意。更能说明问题的是第一乐章里的第二主题。在这儿,费尔曼和卡萨尔斯的速度和作曲家“ =100”的标记最接近,老罗慢一些,皮氏更慢,马友友最慢。费尔曼、卡萨尔斯和斯塔克3人忠实于德沃夏克的速度标记,另3位都偏慢。

   揉弦(Vibrato)也是比较6位大师的一个重要方面。成名大提琴家的揉弦各有鲜明的个人风格和习惯。从6人的德沃夏克唱片中,我们可以明显地区分他们的揉弦风格。

   费尔曼的揉弦在大提琴家中是独一无二的。悸动的音符蕴含着一股生命活力,和克莱斯勒、海飞兹、埃尔曼等小提琴家属于同一种类型,揉弦均匀地贯穿每个音符的始终,而且几乎每个音都揉弦。卡萨尔斯揉弦的速度慢许多,听上去声音有点缺乏活力,也不够圆润灵活。而且卡萨尔斯的揉弦是有选择性的,在一些音上他故意不用揉弦,还有一些音刚发出时有揉弦,但渐渐减弱直至揉弦消失。“迟到的揉弦”也是卡萨尔斯常用的手法,也就是说,音的颤动不是起音时立即就有,而是稍微落后一刹那。这在费尔曼的演奏中是绝对见不到的。

   皮亚蒂戈尔斯基的揉弦最稀疏,和费尔曼恰成鲜明对比,他在每个音符上颤动的次数不如费尔曼多,速度也慢于费尔曼。揉弦最宽的是老罗。他也经常在一些音上故意不用揉弦,以突出某些音符。“迟到的揉弦”在他的演奏中也很明显。

    斯塔克的揉弦又快又窄,即使在很激情的段落也用窄的揉弦,给人冷峻克制的感觉。正是为此,他的音量不大,胜在音准精确(揉弦太宽会影响音准)、音色纯净。

   马友友的揉弦是6人中最慢的一个,幅度也很宽,偶尔会不匀称,不是绕着主音摆动,而是稍稍偏向高音。“迟到的揉弦”在马友友身上最显著。许多音符刚一发出时是没有颤动的,随着音符的绵延揉弦慢慢增强,犹如一个微小的渐强。我觉得,这不象是马友友有意为之,而更象是他的习惯。然而,尽管马友友的揉弦有瑕疵,却是变化最多的,揉弦速度经常随着需要而变,有时干脆不用揉弦。

   尽管我的本意只是指出差异,不是评判高下,但我得承认:我最喜欢费尔曼的揉弦。听第一乐章末尾的八度上行,只有费尔曼在八度音上揉弦,激昂的效果跃然而出,令我联想起海飞兹洋溢着生命活力的揉弦。别的大提琴家在这儿几乎都不揉弦,不知是不是因为能力做不到。

    费尔曼的滑音运用也是独具特征的。他演奏中的滑音比别人多,因为他把大提琴看成是一种歌唱的乐器,认为大提琴应该模仿人声的滑音,取得优美感人的效果。他的演奏之所以给人高雅温馨的感觉,音与音之间靠滑音连接是重要原因。尽管他滑音用得很多,但从不故意突出滑音,再加上滑得又快又稳,连接得天衣无缝,所以听觉上并不突兀,并不打断旋律线的进行。相比之下,卡萨尔斯的滑音也不少,但更慢一些,更突兀一些。其余四位大师滑音用得较少,但都不如费尔曼那样自然而然,毫无人为痕迹。比如,老罗的演奏中有一种很独特的下行滑音,既快又突出,听感上很刺耳(也有人喜欢)。马友友的滑音也很慢很重,仿佛故意要让人知道他在用滑音。这种审美观和费尔曼截然相反!费尔曼总是尽量不让滑音突出来影响大线条,马友友却偏偏喜欢用很重的滑音来“添油加醋”。

   上文谈论的只是大致情况,其实6位大师的演奏在很多细节上存在差异,逐小节比较的话,可以写出一篇论文!仅第一乐章独奏大提琴刚一进入的两小节,6位大师节奏重心和力度的处理便各不相同。类似的细节差异到处都有,反映出艺术家们不同的处理手法。

   最后,我不可能不做点主观的结论。这就是:费尔曼确实是最完美的大提琴家!卓绝的技巧、近似于小提琴家的强有力的揉弦、大线条的分句、高雅温柔的滑音、无瑕的音乐感和迷人的个人气质,至今无人能比。卡萨尔斯、皮亚蒂戈尔斯基和马友友的技巧不如费尔曼和斯塔克,但音乐气质各有千秋。我不喜欢马友友散漫的自由速度、渐强式的揉弦和加重的滑音。他太沉溺于小处的“细腻手法”,却忘了这有时会打散音乐线条和作品的大局结构,把听众的注意力从作品整体引到一些细梢末节上去。这方面,我更欣赏费尔曼的美学:注重大线条,而不是小的细节。

   从发音上看,卡萨尔斯古拙苍劲的音色适合巴赫、贝多芬,却并不适合浪漫派作品。斯塔克清冷的音色肯定也不能讨好所有的乐迷。我最喜欢的呢?还是费尔曼丰满浓郁的声音!可惜,这样一位完美如神的大师,由于死得早而名气不大。唱片也少得可怜,至今我只搜集到5张CD。真是天妒奇才!每个喜欢大提琴的乐迷都该听听费尔曼,他在这次现场演奏中达到的水准,别人在录音室里精雕细刻也望尘莫及,令人感叹不已。


  发表于  2013-03-2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