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RCA Living Stereo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新世界交响曲》(莱纳指挥) - [音影]
Tag:

捷克作曲家安东宁·德沃夏克1841年9月8日生于布拉格附近伏尔塔瓦河畔的尼拉霍基维斯村一个兼做屠夫的小客店老板家中。小德沃夏克自幼开始学小提琴,对捷克民歌和民间舞曲特别感兴趣,他在教堂唱诗班和客店节日的表演,常为听才所赞赏。十三岁时,因为身为长子必须继承父业,德沃夏克被送到邻近市镇当屠户学徒,这期间他同时学习音乐,才赋大有发展。1857年起进布拉格管风琴学校学习两年,毕业后先后在布拉格的一个乐队和“临时剧院”的乐队工作,一直到1871年。在乐队的工作,使德沃夏克有机会接触斯美塔纳的早期歌剧,包括《勃兰登堡人在捷克》和《被出卖的新娘》等,还有幸观赏到柏辽兹、瓦格纳和李斯特等名家的演出,熟知了大量古典乐派和浪漫乐派的作品,积累了丰富的常识。六十年代,德沃夏克已经开始尝试作曲,写出范围广泛的各类作品,包括交响曲、弥撒乐、歌剧、声乐套曲和室内乐曲,但是由于没有上演,基本上不为人所知。
  1871年,德沃夏克辞去剧院乐队的工作,婚后以教课为生,此外还兼任布拉格一所教堂的风琴师职务,但主要时间则用以创作。七十年代,他的两部作品——爱国主义颂诗大合唱《白山的子孙》和声乐套曲《摩拉维亚二重唱》,是他进入创作成熟时期和成为民族艺术家的重要标志。《白山的子孙》在1873年由著名的“布拉格赫拉霍尔”合唱团首演成功,成为德沃夏克创作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或者说,一个重要的转机,自此之后,他的一些作品,如《第三交响曲》(降E大调)等都相继获得演出。1875年,由于申请奥地利政府发放的“清寒天才青年艺术家“国家补助金,他附送的作品为当时参加补助金评议委员会的德国作曲家勃拉姆斯所赏识,就此,这两位志同道合的音乐家终生保持深厚的崇高友谊。勃拉姆斯热情地关心德沃夏克的成长,具体帮助他提高作曲技巧,推荐他的作品给出版高出版,使他得以开始名扬国外;德沃夏克后来把勃拉姆斯的《匈牙利舞曲》改编为管弦乐曲,还把自己的《d小调弦乐四重奏》题献给他——人们认为勃拉姆斯在德沃夏克生活中所起的作用,有如舒曼在勃拉姆斯的创作生活中的地位一般。1878年,德沃夏克在布拉格举行他的作品演奏会,生平第一次担任乐队指挥,又为他的艺术活动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
  德沃夏克的主要创作,除上述几部作品和七十年代末写的第一套《斯拉夫舞曲》、三首《斯拉夫狂想曲》和《圣母哀悼曲》外,大都在八十年代问世,其中包括《第六交响曲》到《第八交响曲》、《a小调小提琴协奏曲》、歌剧《德米特里》和《雅各宾党人》、《胡斯序曲》和第二套《斯拉夫舞曲》等。八十年代也是德沃夏克在国内外获得巨大声誉的年代,他五次赴英演奏旅行(九十年代又去四次),所获得的辉煌成功,可以同亨德尔、海顿和门德尔松先后在英国得到的荣誉相比美。他在英国指挥自己的作品,首演神剧《圣柳德米拉》、清唱剧《鬼的新娘》和《第七交响曲》——他的《d小调第七交响曲》是专为同他关系特别密切的伦敦爱乐乐团而写的,至于他的一部首先由英国出版社出版的《G大调第八交响曲》,甚至被题名为“英吉利交响曲”。为了表达对德沃夏克的最高敬意,英国剑桥大学在1981年授予他音乐博士的荣誉学位——十九世纪末,柴科夫斯基和格里格也获得同样的礼遇。
  1888年,德沃夏克同柴科夫斯基的结识,也是他生活中的一件大事;由于柴科夫斯基的邀请,德沃夏克曾到莫斯科和彼得堡演奏自己的作品,同样获得很大的成功。九十年代初,德沃夏克又多次在伦敦、柏林、布达佩斯、纽约以及欧美其他城市旅行,指挥演奏自己的作品。1892年秋,德沃夏克接受美国的优惠邀请,暂时离开他从1890年开始担任的布拉格音乐学院教授职务,就任纽约国立音乐学院院长;侨居美国期间,他写出第九交响曲《新世界》和《b小调大提琴协奏曲》等重要作品。1894年春末,德沃夏克回到波希米亚,回到自己的家园和时刻翔着他的捷克人民中间。他继续在布拉格音乐学院的教课工作,1901年还被任命为音乐学院院长,他培养出五十多位音乐家,其中包括著名的作曲家诺伐克(V.Novak,1870-1949),苏克(J.Suk,1874-1935)和保加利亚的克里斯多夫(Д.Xpuctob,1875-1941)等。德沃夏克回国后新写的作品有四首交响诗和三部歌剧,其中《水仙女》在1901年首演后受到的长久而广泛的欢迎,并不下于斯美塔那的《被出卖的新娘》。1901年当德沃夏克过六十岁生日时,在布拉格、伦敦和维也纳,都为他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但是,正是在这个时期,德沃夏克的肾脏等器官却开始患了不治之症,到1904年5月1日终因脑溢血在布拉格突然辞世。
  德沃夏克的创作浸染着深刻的捷克民间色彩,在主题与结构方面同捷克民间音乐的神韵和特点保有密切的联系。他的作品反映了作者的爱国热诚和为复兴祖国民族文化所做的巨大努力:他的一些大型作品以人民的斗争和对先烈的赞颂为主题,还有许多作品再现了捷克大自然和民间日常生活画面,另一些作品则彩捷克古代的历史和美丽的神话为题材。德沃夏克同斯美塔那一样,都认为用音乐来赞颂自己的祖国和巩固人民对更加美好的未来的信念,是他们自己义不容辞的神圣职责;只是在对待民间音乐素材方面,斯美塔那所瞩目的只偏重于捷克,而德沃夏克不但注意到捷克的民间音乐,他也转向摩拉维亚和斯洛伐克,他似乎更加重视斯拉夫各民族间的相互联系。例如,在他那举世闻名的《斯拉夫舞曲》中,斯洛伐克的奥德捷梅克、波兰的玛祖卡和波罗涅兹、南斯拉夫的科罗、乌克兰的屯卡,就同波尔卡、索塞卡、斯科契那、孚利安以及其他捷克舞曲兼收并蓄。

  德沃夏克的交响曲共有九部,作者在世时出版的其中五部,纯粹以出版时间的先后为序,而现今,他的交响曲多半又改按创作时间的先后而编号,因此在编号方面事实上存在着混乱的情况。为了便于说明问题起见,这里列表加以对照:
作品 调式 说明
《第一交响曲》 c小调 1865年写出,未出版。
《第二交响曲》 降B大调 1865年写出,未出版。
《第三交响曲》 降E大调 1873年写出,1912年出版。
《第四交响曲》 d小调 1874年写出,1912年出版。
《第五交响曲》 F大调 1875年写出,1888年出版时列为第三交响曲。
《第六交响曲》 D大调 1880年写出,1882年出版时列为第一交响曲。
《第七交响曲》 d小调 1884年写出,1885年出版时列为第二交响曲。
《第八交响曲》 G大调 1889年写出,1892年出版时列为第四交响曲。
《第九交响曲》 e小调 1893年写出,1894年出版时列为第五交响曲。
第九交响曲
  德沃夏克的9首交响曲中《新世界交响曲》是最后的、也是他最伟大的杰作,好像已经成了德沃夏克的代名词。
  正如《新世界交响曲》这一标题所示,这是他在1892—1895年间任美国纽约音乐学院院长时写的作品,1893年于纽约举行首演(安东·谢德尔指挥)博得狂热的好评。然而,这是在古典的交响曲式中充满德沃夏克的浪漫性格音乐精神的纯音乐,决不是作标题性描写的交响曲。在旋律性方面,律动性方面都颇具异国情调,实际上他运用了感觉像美国土著民间音乐的五声音阶和不易辨认的旋律,但这种土著的民间音乐也不是德沃夏克作曲的全部,在他的《新世界交响曲》中只不过以土著人音乐的特定语言描写出这种印象。据他本人所述“认为我使用了民谣是荒谬的,但却是用民谣的精神写成的作品”。
  两管编制,第二乐章增加英国管和大号,第三乐章增加三角铁。,像突然呼喊般的弦乐“和定音鼓的轰鸣之后缓缓地预备第一主题,于是很快的快板开始,第一主题出现。圆号描写强有力的旋律性上行弧线后再下行,单簧管与大管就奏出谑戏般的后半乐句(例7b),这两个动机作各种变化后进行结构性发展。第二主题有两个,其一以G小调出现的舞曲风轻快主题,导音(第4小节)作全音进行,所以既有古老的,又有原始的性格。而这4小节又不变地连续反复,感觉非常像当地民间音乐。其二以G大调奏出的惬意的主题,像这种大小调的两个主题并用类似贝多芬的手法。展开部中由上述大调副主题的动机发展并完成高潮。关于再现部不必另述,但第一主题的完整再现后,小调的第二主题移到升G小调,大调的移到降A大调。
  第二乐章:广板,降D大调,只要听过一次这首交响曲的人,任何时候都忘不了的就是该乐章的主题旋律。该主题多有从交响曲分离出来用为其他乐器编曲、演奏。据说德沃夏克最初加了个《传说》的标题,像听到蕴藏在美国原始民族中的传说,像是那样的神秘,又像从文明眺望那遥远新大陆的大自然,是甜美的牧歌。由奇特而又庄严的管乐合奏和弦(引子)ppp的开始,呈现出音量的高涨后移入弦乐的弱奏,这里含有哀歌,接着如梦一般的五声音阶的宁静主题由英国管奏出。在主题的间隙有管乐演奏的引子主题插入,很快进入升C小调的中间部(降D大、调二升C)。随着小调调性和加进的三连音音型、震音使这一部分增加了不安,逐渐到达高潮。掀起有力的高潮后造成暂时的紧迫感,接下来英国管吹奏的抒缓、牧歌风主题再现,以开始乐章的管乐引子动机轻轻地作平和的大调终止。
  第三乐章:谐谑曲,“很活泼的”,E小调。和第二乐章一样,虽有印第安音乐的印象,但在律动性和舞曲性上都形成性格上的对比。形式上由三部曲式构成的谐谑曲和本身又是三部曲式的中段,然后返回到谐谑曲作反复的复三部曲式。首先有一短小引子,之后由像碎步蹦跳的土著舞的短小谐谑性主题开始(长笛、双簧管),对位式的对声同时以小提琴弱奏反复后全体作强奏反复,接着转入E大调。中间部的优美副主题又由长笛和双簧管奏出,这里也有五声音阶结构的印第安土著人的笛子音乐特点(旋律上和第二乐章广板主题,关系很近),加入节奏性伴奏展开缓慢的舞蹈。中段是C大调,正副两个主题都具有舞曲性格,然而,这一部分中是难以忽略作曲家的欧洲风格的。尾声中圆号片段地用了第一乐章主题。
  第四乐章:“火热的快板”E小调,4/4拍。用奏鸣曲式构成的终乐章。由强有力的弦乐齐奏的序奏开始,第一主题由圆号和小号像宣告未开垦的新大陆的黎明那样高亢、雄壮地奏出,犹如象征新大陆瞬息万变地发展那样持续着华丽的高潮。接着由单簧管奏出缓慢的G大调第二主题,带来暂时的安静小憩后再次有力地奏出。展开部以第一主题为主构成,但第二乐章广板主题出乎意料地出现,与第一主题交替p再现部明显地缩短(第二主题E大调),最后前面各乐章的主要主题又连续出现,以类似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手法,浪漫性地结束全曲。


Musicians:
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
Fritz Reiner, conductor

Selections:
Antonin Dvorák (1841-1904)
Symphony No. 9 "From The New World"
Carnival Overture
Bedrich Smetana (1824-1884)
Bartered Bride Overture
Jaromir Weinberger (1896-1967)
Schwanda: Polka & Fugue

(作者发烧论坛 fengbin)


  发表于  2013-03-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