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布鲁诺·瓦尔特(Bruno Walter,1876-1962)的贝交全集 - [音影]
Tag:

瓦尔特对于《第一交响曲》引子的处理优雅而富于气势,之后舞蹈性的第一主题和副主题中双簧管与长笛的对答都让我们重温了大师在海顿交响曲中所体现的,欢快生动又始终优雅稳健的风格。乐队在“如歌的行板”中确实有着“如歌“的表现,色彩温暖明亮。第四乐章的气势似乎预示着大师对于之后一首作品的处理。 瓦尔特在《第二交响曲》中展现的力度使得这部作品与之前的《第一交响曲》形成了某种对比。小广板的处理极为深刻(然而它又是那样的美),谐谑曲则蕴涵着强劲的力量,突出了对比效果。大师在很快的行板里拓展了谐谑曲的力度,而美妙的Rubato又使这个乐章始终保持着一种从容。瓦尔特的处理既使我们充分感受到这两部贝多芬早期交响曲的美妙之处,又向我们揭示了乐圣的风格逐渐鲜明的发展轨迹。 《第五交响曲》“命运的敲门声”最后一拍独特的延长令人印象深刻,它体现出一种深远的力量。瓦尔特没有在此表现出骇人的声势,而是运用Rubato自如地调节着整个乐章的氛转,音乐的内在力量逐渐增强最终使这个乐章在激烈的抗拒中结束。大师对于第一乐章的动人处理确实能使人产生关于“命运”的联想——开始时似乎非常茫远,却随着音乐的发展渐渐展现出不可抗拒的力量,行板的处理宏伟、宽广,又极为抒情,末乐章的处理非常独特,瓦尔特在此并没有给人某种“激情澎湃的胜利”的印象,而是展现了一种狂喜之情,仿佛是一个人在经历了抗争和思索后突然发现了他渴望已久的乐土,于是便在无限的欢乐中狂奔而支的感觉。 瓦尔特的《第四交响曲》和《第六交响曲》展现了瓦尔特本真性情的一面。他不刻意造势,不强化对比,经常被人拿来渲染的“暴风雨”在他的手里决无黑云裹挟雷电的恐怖与嚣张,而是夏日里森林中常见的大自然的洗礼。别人的“田园”里也许有哲理之思,人与自然斗争精神,但在他这里,只有对自然的崇拜与歌颂,对生命的感恩与礼赞。 以上介绍转自《爱乐》总第109期


  发表于  2013-03-1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