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格哈德·里希特:我一无所有 - [字链]
Tag:

(他一直回避赋予他的作品以心灵上的关照。他自己的看法是:他的形式源自他周围的结构和观念,没有更深奥的东西。
  “绘画是我的信仰,是在有太多秘密和不解时对自己的安慰,单单接近这种状态就已经可以唤起幸福的感觉”。里希特说。)

里希特出生于1932年的东德德累斯顿的一个中产家庭。和其他同代人一样,他的亲人被卷入到纳粹运动中。他的舅舅死的时候是一个纳粹官员,但他的姑姑则被关在集中营。严酷的观念和死亡困扰着里希特的童年,这可能是他终身厌恶任何方式的观念的原因。

  里希特是一位变化多端的艺术家。他极力控制自己,拒绝照搬照套他人的风格,细致地选择每一个主题。里希特的口头禅是:“我无知,我无能,我一无所有。”事实上却截然相反,经常被人称为“变色蜥蜴”,因为他从来都和任何流派保持距离,拒绝被俘虏定位。他在科隆别墅区的大房子被邻居们称为碉堡:竟没有一扇窗户,这正是他的性格。他拒绝理想完美、真实主观、构造色彩关系等任何总结他表达模式的定义,认为风格是有粗暴含义的词,只有希特勒才有自己的风格。

  里希特在过去的40年内跳跃式地变换着绘画风格和题材。当上世纪60年代德国激烈争论重新扩军备战时,他画了美国飞机的“野马梯队”,他画了穿上德国国防军制服的“鲁迪大叔”,画了患有痴呆症的“玛丽安妮大娘”。当概念艺术和极简抽象艺术宣判绘画死刑时,他就转向抽象画。上世纪80年初“新疯狂派”盛行时,他画了静静燃烧的蜡烛。上世纪90年代,他展示给善良观众的是色彩鲜艳的风景画和他妻子圣母般怀抱婴儿莫里茨的肖像画。抽象绘画、基于照片的写实作品、具有极少主义倾向的绘画与雕塑风格等等,格哈德·里希特不断地进行各种各样的尝试,他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不时地将惊奇带给这个既丰富又单调的艺术世界。

  与美国艺术家不同,理想主义在他的前期就已经幻灭。相反,他的绘画毫不夸饰,他的图像把滑稽表现成正常,把悲剧表现成正常,把美丽表现成正常。他一直回避赋予他的作品以心灵上的关照。他自己的看法是:他的形式源自他周围的结构和观念,没有更深奥的东西。

  “绘画是我的信仰,是在有太多秘密和不解时对自己的安慰,单单接近这种状态就已经可以唤起幸福的感觉”。里希特说。

他是画照片者:“我做的,白痴都会做”

  简单地说,德国画家格哈德·里希特是个画照片的画家。这听起来好像不太好听,但他的绘画作品确确实实直接以照片为素材。

  还在十几岁的时候,里希特的妈妈就鼓励他成为艺术家。1961年里希特移居西德,并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继续接受艺术教育至1963年。

  上世纪60年代的科隆和杜塞尔多夫正值欧美新潮美术涌进、艺术浪潮风起云涌的年代。当时的西德处于强烈反对架上绘画的环境中。同时,美国波普艺术和照相写实艺术也在里希特的视野之内。里希特面对如此众多的艺术潮流并没有择其一而从之,而是选择了一种独特的创作方法论,即照片绘画(Photo-based painting)。

  里希特的第一个沙龙展于1963年在Mobelhaus Berges、Düsseldorf举行。这是他的照片绘画风格的第一次演出。里希特模糊画面,通过技术使传统艺术现代化,并且把照片作为他的绘画素材的来源。这些基于照片的模糊绘画贴近真实,同时又保持距离,因为观众不可能精确地捕捉影像,这近似于回忆一个记忆中的人物的特征。只有轮廓能够被回忆起来,其他内容则被模糊了。通过他的照片绘画,里希特颠覆了艺术和日常生活间的层次和距离。

  他曾说,“我做的,白痴都会做。”当然,他不会真的这么想。

  “当我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这么创作时,人们嘲笑我。我很明确地表达了我的作品来自照片,看上去很幼稚。可以说这种挑衅是直接的。”问题的关键是,将自己从其他艺术家陈词滥调式的表达方式中跳脱出来。

他生活规律,看重家庭,喜欢自然真挚、说话温柔的女人。

  里希特每天的作息都很规律,6时15分起床,为全家做早餐。7时20分带小女儿去上学,8时到工作室。下午1点,从工作室穿过花园回到家里。花园里的草是未经修剪的。他很自豪地指出这点,他说,即使是这些细小的地方也是他自己选择的,而不是偶然形成的。午饭后,回到工作室,工作直到晚上。“我的生活通常都是有严密的安排”,他解释道,“唯一变化的只是比例。”

  里希特曾有3次婚姻,生有3个子女。他的首任太太Ema Eufinger为他生了一个女儿。20世纪70年代中叶他遇到了Isa Genzken,他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的学生,他们1982年结婚。两个有强烈个性的艺术家之间的婚姻的结果可想而知。“我的前任妻子非常有个性,有竞争性,这对我们两者而言都很难相处。”

  于是,1995年,他和第三任妻子扎比内·莫里茨生活在一起。她是一个美丽的、自然真挚的、说话温柔的女人,她打理着里希特的严格作息生活,抚养他们的两个孩子,还在科隆的画室中创作。他们的家在工作室后面的房子里,也是他自己设计的。老年爸爸每天早晨都送两个孩子去上学,过的是一个节奏正常的市民家庭生活。可是,这位画家几十年来一再以惊人之作使艺术品市场喘不过气来,创新的风格和题材使他不断在国际上获得大奖。

  这位明星画家给人以十分庄重和严肃的印象:满头的灰白色短发,没有任何绯闻,不事张扬。邻居们看到他穿的衬衫领尖上钉有纽扣,西服挺括而合身,大家猜他一定是位高级官员,或是化学教授,或是乡村医生。这位著名的画家住在科隆市城郊一所他自己设计的现代化玻璃和混凝土结构的立方体房子里,明亮的光线有利于他构思作画。他不介意别人批评他保守主义,他看重家庭、道德、天主教。虽然抗拒所有形式的祈祷,仍然虔诚相信基督拯救人类的希望和艺术的力量。


  发表于  2013-02-0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