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Jozef De Beenhouwer -《克拉拉·舒曼钢琴作品全集》 - [音影]
Tag:

IPB Image

维克 Clara Wieck (1819-1896)5岁随父亲(曾经是舒曼的老师)学钢琴,早年随父进行旅行演出,连李斯特都对其演奏赞叹不已。在那之后她的演奏生涯持续了60年,而且在当时风气保守的时代执教,教育出了很多对后世很有影响的钢琴家,伟大的阿瑟.鲁宾斯坦便是他那一枝的“后裔”。同时她也有作品传世。
11岁的克拉拉,20岁的舒曼第一次见到她就爱上了她。7年之后,他们私定终身。然而由于父亲的反对,克拉拉和舒曼经历了11个月漫长的诉讼,才在克拉拉21岁生日那天结婚。婚后不久,舒曼在完成了著名的《春天交响曲》之后说要写一部以克拉拉名字命名的交响曲,但中途改变计划而使其成为他唯一的一部钢琴协奏曲,首演时担任钢琴演奏的就是克拉拉本人,这也使克拉拉从此成为了舒曼作品的最佳代言人。除此之外舒曼还有很多的作品创作动机都来源于克拉拉,如克拉拉父亲强行拆散他们时创作的C大调幻想曲,舒曼在给克拉拉的信中曾称第一乐章是“因此而起的深沉的悲歌”;再如著名的“克莱斯勒偶记”,便是思念着克拉拉写成的。第三奏鸣曲的第三乐章更是直接叫做“克拉拉主题变奏曲”。婚后的克拉拉和舒曼虽然幸福然而舒曼长年的放荡生活使他身患多种疾病,尤其是精神分裂的阴影深深困扰着这对有7个孩子的夫妻。1853年9月,这一年克拉拉34岁,20岁的勃拉姆斯来到了舒曼的家里。舒曼接待了这个年轻人,请他在钢琴上弹奏一曲。舒曼听了开头就兴奋地叫来克拉拉一起听。克拉拉走进屋来,勃拉姆斯第一次望见了她,而就是这一眼开始了他和克拉拉43年的未了情缘,导致了他的终身不婚。5年之后舒曼因精神异常投河自尽被救,此时克拉拉正怀着他们的第8个孩子。舒曼不久便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舒曼尽管精神已不正常,但他对克拉拉的爱一如往昔。一次,勃拉姆斯去精神病院看舒曼时带去了克拉拉的肖像,情绪激动的舒曼顿时安静了下来,轻轻地吻着照片,就像是亲吻着他生命中的挚宝。然而一切已经事无补,最终舒曼因梅毒、精神病和服用治疗用水银过多而于两年后去世。克拉拉悲痛欲绝,她在日记中写道:“我的幸福,已随他而去。”葬礼由勃拉姆斯主持,然而舒曼下葬之后他却不辞而别,从此再也没有与克拉拉相见。勃拉姆斯曾经在舒曼死后不久在给克拉拉的信中表达了自己的爱意,这对于害羞的他来说无疑是做了很大努力之后的结果。然而克拉拉并没有答应,并且将这一时期同勃拉姆斯的信件烧毁。然而这并不妨碍两人的友情,据说在舒曼去世之后,勃拉姆斯每创作一部乐曲都会把乐曲手稿寄给克拉拉。两人就是这样靠通信一直保持着心灵的交流。勃拉姆斯的羞涩使他终生都没有亲口对克拉拉诉说他的爱。1896年,77岁的克拉拉在去世的前13天,仍然记得勃拉姆斯的生日,并用颤巍巍的手写下几行祝福的话语寄给他。在接到克拉拉去世的电报时,63岁的勃拉姆斯正在200公里外休养。他匆忙赶往法兰克福,忙中出错,竟然上了反方向的火车。两天两夜后,他才赶到克拉拉的墓地将《四首最严肃的歌》的手稿呈现在了克拉拉的墓碑前,这本是他专门为克拉拉的生日而做的,然而克拉拉却再也没有机会亲耳聆听了。克拉拉去世不久,自觉不久于人世的勃拉姆斯焚烧了不少手稿和信件,11个月后,他也离开了这个没有了克拉拉的世界。舒曼和勃拉姆斯这两个音乐史上的巨人,对于他们深爱了一辈子的克拉拉都留下了自己的话语。舒曼说他和克拉拉共度了16年“诗与花的生活”;勃拉姆斯则说:“我最美好的旋律都来自克拉拉”。 (摘自网络)



  发表于  2012-05-2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