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300B: 从代表性的产品扩音机说起 - [音影]
Tag:

乱象环生,鱼龙混杂,容易迷茫倒是好事,就怕你被傻逼忽悠了,而且你自己还不知道,利益之下,人都能说鬼话。难得有关氏的声音美学的阐释,博拨看日。

 

谈到 300B 这只管子,在众多发烧友心目中的地位,现如今可说是如日中天。乃至某些影视作品中描写“音响发烧”时,也自然地想到拿它当作典型,可见 300B 的名声,已经流行到如何程度了。

然而作为资深发烧友和严肃的评论员,我提起 300B 时,却感到一种隐隐的困惑:那就是,与 300B 管子的显赫名声相反,作为产品化的扩音机,却很难举出几种众所公认的经典名器。比之于 EL34 之于 MARANTZ , KT88 之于 JADIS ,这点就很清楚了。

这种情形,短时间对于普通买个机器来用的用户影响不大,但对于资深发烧,追求音响境界和认真研究 HI END 历史的人,是一个问题。

这是因为,如果把 HI END 上升到音响艺术,音响美学的境界,那么就要先在概念上把“工具”和“用这种工具来创造出的作品”区别开来。而这正是多年困扰我的,国人在 HI END 产品制作上的混乱格局的根本原因;在去年我参加的几次音响展上面,面对“家家户户上 300B ”的局面,这种混乱体现得非常充分。

拿个形象的比喻:大家都知道湖笔徽墨,宣纸端砚乃文房之宝。但制造这些精美工具的工匠,和赏玩这种东西的藏家,又和应用这种工具的书画家,并不见得是同一类人。制造精品器件,收藏精品器件,和运用这些器件再创造出表达自己观念的作品,是有关联的,但又不是一回事。然而在音响发烧上,把这些混为一谈是很常见,很典型的,就连许多著名写手也经常在所难免。人们评论书画时,决不会简单地以纸墨的等级论高下。谁见过评论书画,按净皮,煮捶,玉版和高丽纸来分类?但在玩音响上,尤其是在牵涉到 300B 扩音机时,往往把精力集中在用料上,非常典型地忽略了设计立意的作用。这是极值得深思的。

有鉴于此,在这里我尽其所能,把我多年来认为值得重视的,代表着各种音响美学主张的几种 300B 扩音机,作一番评介,只代表自己的主观意见,也希望引起大家从这种角度的交流。

 WE ,新藤,关氏 3004

作为 300A/300B 这只管子的原创宗主, WE 自己的声音美学,随着 300B 重新在 HI END 圈复兴,影响非常深远。然而,如果不是震慑于 WE 的名声,平心而论,事实上这是一种和这 40 年来的主流 HI END 口味相当不同的,旧时传统的声音美学。我曾经尽量利用各种机会,了解 WE 的风格。去年在香港高级音响展上有机会接触到比较完整的古董 WE 系统,综合以前零星接触的 WE 扩音机,喇叭,对这种声音美学的印象是比较一致的。

WE 是美国黑白电影时代,单声道时代,高级专业音响设备的典型。那个时代的声音,用现代眼光来看,首先频宽相当窄,也没有对谐波失真的刻意苛求,人们追求的是丰厚润泽的中频,中低频;同时负反馈还没有流行起来(当时发愁的还是增益不够,哪里有多余的增益来搞负反馈),喇叭也是尽量追求高效率,所以这在当年是一代统一的声音美学。

经过 HI END 洗礼的现代人听这种声音,首先就是觉得这种东西非常不同于主流的数码时代立体声。它显然并非是技术意义上的“高传真”,但却偏偏有打动人心的力量。如果我们不是拘泥于绝对的电子技术角度的讯号保真,而是把“人”这个因素视之为声音传播的一环的话,未必不可以将声音重播当做一种对声音讯号的重新演绎,就象现代流行音乐,靠 MIDI 做音乐,许多时候根本没有真乐器,你怎能仅用“保真”来衡量一切?

所以,讽刺地讲, WE 的声音, WE 那个时代的声音,那个重视表达朴素人性的时代的声音,偏偏并不绝对需要 300B 这种管子。现在人们重新玩回老收音机,老全频带喇叭,不少人已经明白,单单要达到这种宽厚自然的声音,并不是仅仅 300B 才能出。

然而 300B 和以 WE 91B 为代表的单端 300B 扩音机的伟大之处在于,它在相当程度上,也同时满足得了现代 HI END 玩家对声音的苛求。从细节的分析力,到对音场的再现,质感的表达,一套在状态的 300B 系统,会使许多陷于大功率晶体机+低效率喇叭之音响泥沼的发烧友震惊和反思。跨越时空,沟通几个时代,正是 WE300B 以及 MARANTZ 9 #这样的名器不朽的价值。

WE 的扩音机很多,对后来影响最大的,就是这个 91B 。

91B 在线路上非常简单,妙在用 310 这只 5 极管,一级放大,就直接推动单端 A 类状态的 300B 。整机增益适可而止,不需要负反馈。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 91B 在 300B 扩音机里是属于“欠推动”状态的。

91B 的正统苗裔,作为产品,有日本“新藤”的 300B 和我的 4 分体 300B 扩音机 3004 。 

“新藤”是个很低调的日本小厂,有关资料很少。新藤的 300B ,我也只是在 92 年去香港的时候,在“友和”那里见过一次,没有开声。但新藤 300B 在资深的高级玩家圈里是个传奇,我在文章上,以及私下接触中,听到的议论,其声音几乎可以说是“超凡入圣”。

新藤 300B 的线路我曾经见过,但现在一时找不到。记忆中,新藤 300B 是个现代改装版的 91B ,比我原来估计的复杂。因为我先前对它的复古外观先入为主,以为它完全是复制 91B 。不过据说新藤 300B 确实是用找来的 WE 零件打造,这和用旧纸古墨作画一样,倒也更有情趣。 

谈到我的 3004 ,我是在大陆最早做 300B 扩音机的人之一,当初的偶像也是 WE 和新藤。而机缘凑巧,我获得了一批苏联仿造的 WE310 (型号是 10 Ж 12C ),又从美国找到配套的管座,于是便依照 WE91B 的线路,做了关氏的 300B 。我在线路上依足 WE ,未做改动,外观上则有几代变化,铝板结构的,和后来学 KLIMO 那样的 4 分体结构的。

我搞 300B ,线路上非常尊重 WE ,但声音美学上,兼顾现在的要求。我是在电源上仔细下功夫,很早就搞双单声道,左右独立供电,电子管整流 ……

我同时在变压器上做了很多实验,现在的配搭,是经过多年反复尝试,斟酌,才延续下来的。

我的基本原则:电路上不改,元件搭配上追求 WE 的精神,却不必一一找 WE 的旧货。我要的是发扬 WE 的美学精神,不是复制 WE 古董。

WE91B 的线路看似平淡无奇,但要把握其精神,反而非常不容易。首先要有对 WE 这种声音美学的认同,同时要不陷于拘谨局促,或者走火入魔。就象临习法帖,从摹到临,最后达到“意临”的境界。这个过程,还是个修养的过程。

 

AUDIO NOTE

AUDIO NOTE 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品牌,长期以来,由日本和英国两边的资深胆机大师来合作运营。日本方面近藤公康,手工做极其昂贵的“精品土炮”,英国方面 Peter Qvortrup 则出价钱适中的“土炮化厂机”,同时销售精品套件,零件。近年两边分手,英国方面向多元化方向运行,喇叭, CD 机都有个性化的佳作,线材则以音乐性著称,我本人长期用的喇叭线就是 AUDIO NOTE 的。

AUDIO NOTE 的个性可以说是“特立独行”,带有浓厚的土炮玩家色彩。比如用 JENSEN 电容,用银线,都是 AUDIO NOTE 带起的风气。但与众多模仿者不同, AUDIO NOTE 用这些东西,是有自己深思熟虑的目的的,是为自己的声音美学服务的。

AUDIO NOTE 是罕见的不拒绝 DIY 的 HI END 品牌。它的各种零件都可以单独买,包括变压器。但妙就妙在,一般接受 AUDIO NOTE 套件昂贵价格的人,就也服膺了 AUDIO NOTE 的声音美学, AUDIO NOTE 卖零件,却不流于发烧补品供应商,这是很值得深思的。

AUDIO NOTE 的声音美学,就是“淡而有致”。 AUDIO NOTE 打动人,靠的不是动态,也不是绚丽的音色,而是一种韵致。 AUDIO NOTE 用什么零件,都不为其所束缚,仍然要表达其萧散天真的气质。在我的经验中,初玩音响的人是不容易理解 AUDIO NOTE 的好处的,相反会被其土炮味十足的外观,昂贵的价格吓跑。 AUDIO NOTE 的好处,要留给久历音响江湖的老玩家体会。

什么是贵族气质?近日看《往事并不如烟》,讲张伯驹夫妇,康同璧母女,那才庶己近之。而在 HI END 中,有 AUDIO NOTE 焉。

AUDIO NOTE 在线路上推崇单端到固执程度,甚至做 2A3 机器,为增加一点功率,宁可并联,也不推挽,这点最足令人欣赏。

但要具体说到 AUDIO NOTE 的 300B 机器,我却觉得似乎反而尚未足以表达 AUDIO NOTE 的最高境界。我去年曾经听一对双单声道的 AUDIO NOTE 的 300B ,推 TANNON 老喇叭,声音只可说“不错”,并不足以让人留连。细玩其线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好像 AUDIO NOTE 的 300B 并非厂家自己的得意之作也未必。另一方面玩 AUDIO NOTE 又有玩“全套自己人”的说法,就是讲究从 CD 到喇叭都要用 AUDIO NOTE 自己的东东,才算 AUDIO NOTE 声。这也算 AUDIO NOTE 的“贵族习气”吧, AUDIO NOTE 的 300B 机器,是否也必须要这种待遇?

 

CARY 的 300SEI 和关氏《卡秋沙》

与 AUDIO NOTE 相辉映,美国有 CARY 这个小厂。和别家的阵容繁盛相反, CARY 的东西是参差不齐的,摸索,探路的味道很足。

但 CARY 的 300B 合并机是个“神来之笔”,算得上公认的佳作。

这台机器,我的几个好朋友都曾经拥有,我对它相当熟悉,甚至打开研究过。 

CARY 也是个“精品土炮”的小厂, CARY 300SEI 的机内布局,走线并不工整,带有强烈的反复调校的痕迹,我甚至戏说,这很可能每台都是老板亲手来焊,因为其奇特的走线规律,很难教会工人明白!

从线路上说, 300SEI 并不传统,比如给 300B 管子加固定偏压,以及用容量巨大的电解电容来滤波,都是相当独特的做法。

但 300SEI 的最终效果不错,以我听过的 300B 机器,它的声音纤细透明度最好,明丽通透,可以说把 300B 的优点发挥得很充分。而且在产品机里, 300SEI 的价钱比较适中。

300SEI 的唯一缺点,就是声音有一点过分柔弱,爆棚气势是谈不到了。

所以,一般的做法是把300SEI作为第二系统,那是绝佳享受。

由于我对 CARY 这台机器的了解,我便有了参照其合并机的思路,开发自己产品的计划,这就是关氏的《卡秋沙》。

我的《卡秋沙》抱着注重实用的念头,设计成有一级 SRPP 前级,一级 SRPP 推动的结构,这样,在保持 300B 的韵味的同时,动态大增,而声音也丰满热情得多。听古典,听流行,甚至用来看 DVD ,都相当全面。所谓“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卡秋沙》这个名字,也确实恰如其分。多年来,有许多抱着“一机走天涯”宗旨的用户,《卡秋沙》配 3/5A 或者 Tablette 就是他们终生厮守的选择。

关氏在大陆搞 300B 机器时间最久,但仅仅有 3004 和《卡秋沙》这两个型号,为什么?这原因就是我认为 3004 是 WE 精神的嫡传,而《卡秋沙》是现代实用化 300B 胆机的典范;我在诠释自己的声音美学时,一古一今,对于 300B 只找到这两种负责的解释。将来即使我再搞新型号的 300B 机器,也必然是对 300B 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就象对于经典名曲,演奏家到得有新的认识时重新录制那样。至于那些随着市场流行趋势和消费能力,将 300B 机器包装成各种价位的东东的事情,我是敬谢不敏的。

 

300B 的现代解释

很有意思的事情,是在 90 年代的 300B 单端热潮中,美国电子管机两大巨人 ARC,C-J 却都没有参与,而另一举足轻重的法国 JADIS ,也浅尝辄止,只出了一款机器,探了一下路。

这是很值得深思的。

所有负责任的 HI END 玩家,写手应该都不会怀疑这 3 家的技术能力,市场能力。

在众多素未谋面的新手纷纷拿 300B 当作开场锣鼓时,他们为什么沉默?

我以为,从音响美学的角度,他们拒绝赶这个风潮,正是一种值得敬重的风范。

因为, 90 年代全世界 300B 的复兴,其实是一种对 80 年代主流声音美学的反叛,或者至少是表达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对 HI END 的理解。在相当意义上来说,这种理解与 3 大家赖以成名的主张是对立的!

在我看来, ARC 是新派电子管声音的先锋,多年来在和 HI END 晶体机血腥厮杀中,以和晶体正面较量,能人所不能著称。 C-J 则是雄厚的学院正统电子管声,延续着从两 M 以来美国主流音响文化。 JADIS 则是奢华的欧洲贵族血统,纸醉金迷,就仿佛鲁本斯,雷诺阿的画。这 3 家的声音美学,虽然有鲜明的不同,但都适合用大电流,大功率旁热管,推挽结构电路来达到。而 300B 天性与之相反,无论是 WE 代表的淳朴真切,还是现代 300B 继承者追求的清雅华贵,都是一种“以气韵胜”而不是一种“以勇力胜”的概念。

明确自己的 80 年代主流音响美学立场,为其负责,不随潮流所动,有所不为然后有所为,我们可以看到这就是真正的 HI END 名厂,和普通音响发烧厂的根本区别。

从这种角度,反观国内的 300B 胆机热潮,还是仅仅限于“标榜器件”之发烧层面,尚没有达到“声音美学主张”的程度。

其实,以我看来,大功率推挽胆机,和小功率单端胆机,是音响重播上两个不同的流派,本身的追求相当不同,各有其绝佳的境界。对声音的解释,各自有一套完整的逻辑,原不必强求其越界征伐。

但问题在于,有相当一批在现代音响环境下起步的玩家,和与之呼应的制作者,不甘心于此,努力追求“鱼与熊掌兼得”,于是从国外到国内,都出现了对 300B 的现代解释之风。

这种努力,基本上是集中在“提高输出功率”和“强化速度感,控制力”上面。采取的手段,比如加环路负反馈,用旁热功率管作 300B 的推动,搞稳压电源,还有一些物料主义者则用尽了各种名贵元件的配搭。甚至和电子管厂协作,制造了各种特殊版本的“大功率 300B ”管子,乃至并联使用 300B ,以便使 300B 达到十余瓦的输出功率。

问题仍不在于手段,而取决于使用这些手段的人。

采用现代概念的 300B 功放,我们都知道有象德国 KLIMO 那样的精品。但与之相对照,许多堆砌重料的,标榜线路的国人制作,其声音到底是缘何“令人印象深刻”?

况且,正因为 300B 管子先天极其优良,稳定,线路简单,相关资料充分,也诱使更多的人以土炮 DIY 的观念,大造其 300B 机器,而打着 300B 旗号的东西,就更加良莠不齐。

日前和于大胡子席间聊起国内 300B 机器,大胡子慨然感叹,许多人的 300B 做得声音凶恶无比,还不如个普通 EL34 胆机! 300B 的名声,也快完蛋了 ……

难道无论什么东西,到了某些国人手里就必然落得“越淮为枳”,“画虎成犬”的结果?

 板桥曾经在家书中劝戒想学人作诗的弟弟,要学作诗,先要端正题目,所谓“题高则诗高,题矮则诗矮” , “吾弟若有志于此,可以终岁不作,不可以一字苟吟”。“作诗,画画是雅事,也是俗事”,“近日满街写字作画,满街的名士,岂不令诸葛含羞,高人齿冷?”在大陆 300B 彼伏此起,持续多年的热潮中,细想板桥的这些话,倒是别有滋味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什么时候,国人谈论音响,不以用料和线路来论价值,而以设计者的师承流派,美学观念来讲声音,那时候再讲 300B ,方才说得上无惭无愧。

 


  发表于  2012-04-1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