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Ophelia's Dream 奥菲利亚之梦 -《Not A Second Time》 - [音影]
Tag:

IPB Image

在那小溪旁,有株倾斜的杨柳树,它的灰白叶子倒映在如镜的水面上.在那儿,她用金凤花、荨麻、雏菊、与紫兰编制了一些绮丽的花圈. 粗野的牧童们曾给这些花取过些俗名,.但是, 咱们的少女们却称它们为『死人之指』 当她企图挂此花圈於那枝梢时,那根摇摇欲坠的枝干就折断了,使她与花一并落入那正在低泣的小溪中,她的衣裳漂散在水面上.有段时间她的衣裳使她像人鱼般的漂浮起来.那时,她口里只哼唱著一些老诗歌,好像完全不顾自己的危险,也好像她本来就生长在水中一般.可是这种情况无法持久,当她的衣裳被溪水浸透之后,这位可怜的姑娘,就在婉转的歌声中被卷入泥泞中... —— Ophelia的死,《哈姆莱特》
Ophelia's Dream 中文名译为奥菲利亚之梦。莎士比亚经典悲剧中那自溺的姑娘古往今来曾经引发了无数诗人画家的感慨,这支来自德国的乐队也不例外。正当夜愿换了主唱,SA单飞,各大泛哥特乐队都相继淡出,我因为找不到一支“我想听的那种歌特”苦闷的时候,Ophelia's Dream 悄然的出现在我面前,不禁令人眼前一亮接而为之动容。
究竟什么是“哥特”,曾经我和很多朋友讨论了无数遍,得出的结果大相径庭。它们其中有的信息是从历史上的哥特民族获知,有的是从哥特文学略知一二,有的是从影视作品及相关文化包括服装服饰中得出的答案。我无法定义“哥特”的准确含义,因为这是一个宽泛的概念,一个微妙的文化载体。关于哥特音乐的分支也各有千秋,维基百科上可行的一说是包括了:darkwave、gotht-echno、dark-alternative、ambiente。这些枯燥的词汇显然不能代表我心目中对哥特理解的全部,究竟一个乐队的作品中要包含什么样的词汇和内容才算是哥特我也不得而知,如果用文学上关于哥特的概念来阐释一个乐队的风格的话,Nightwish,Halgadom,Cocorosie,Mum所表达的歌词内容都可以称之为“哥特”,但是我心目中传统狭隘的哥特音乐所必备的几个元素必定要有:欧陆女声,钢琴及其他中世纪打击乐器,氛围黑,教堂宗教乐成分,以及不可缺少的黑暗哲学。
巧合的是,Ophelia's Dream无意间满足了我的所有审美需求,既有古典的唯美含蓄,华丽优雅,又有电影般史诗恢弘的气势,同时兼备优秀主唱的奔放高音花腔,另外在部分歌曲里也塑造了不同成分的厚黑美学。这张专辑的二十首歌在曲目上显得比较臃肿繁复,但是却分量十足。冷酷之处让人感受到的是黑森林的神秘黑暗,弥雾缭绕令人背后顿生寒意;而温暖之处又如同提着一盏昏暗的油灯,走入一间暖色系中世纪小酒馆。每当我接触到这样的音乐时就不禁感叹,这世界上能把哥特音乐做到如此境地的也非德国莫属了。
Ophelia's Dream是德国著名的Dark Wave音乐公司Hyperium旗下的新古典乐队。乐队的核心人物DIETMAR早期受到4AD旗下乐队DEAD CAN DANCE的影响很深,对该乐队音乐的喜爱更是达到了痴迷的地步,于是后来便组建了Ophelia's Dream,主唱由乐队另一成员JULIA担任。1997年,乐队发行了专辑《All Beauty is Sad》。汹涌起伏的模拟交响效果,大段巴洛克式的华丽钢琴编排,潮起潮落般的歌剧式咏唱。可以说这张专辑中, Ophelia's Dream在古典艺术与新古典氛围的最大平衡间所取得的成就是历史上任何一个新古典乐团也不能达到的。STOA不能,ELEND不能,DARK SANCTUARY也不能。 
   
可惜之后不久, Hyperium公司就倒台了,公司老板OIL ROESCH所发起的轰轰烈烈的黑暗交响运动刚刚起步就不得不被迫终止。之后Ophelia's Dream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态度,直到4年以后的2001年,他们才在TRINITY RECORDS下推出了一张EP《STABAT MATER》。这张短作似乎并未能超越首张专辑的辉煌。EP中,Ophelia's Dream比前作更加注重交响音乐,歌剧感觉的表达,前作中篇幅很重的钢琴部分被削弱,除BONUSTRACK以外,总共只有两首歌还保留了大篇幅的钢琴演奏。也许是为了突出歌剧感,女声的运用变多了,而且演唱更加煽情化。但是从整体上说,由于这张EP过于注重悲伤气息的表达,以至于很多部分有些做作感,失去了前作中那种自然与流畅。客观来说,这只能算普通优秀新古典作品中其中之一吧。鉴于首张专辑所达到的高度要超越起来确实困难,乐团,大部分乐迷也没有对乐团产生太多失望之情,只是静静的期待他们以后的表现。 
   
2004年,专辑《Not A Second Time》发行。这仍然是一张优秀的专辑,即使它不能带给我们初听《All Beauty is Sad》时那种震撼,但它能引导你走入平静。无论是异族的祭典还是远古的叹息,都不过是乐团在回归记忆中的幻想世界。Ophelia's Dream依然忠于了自己真挚的感情,也许《Not A Second Time》在技巧上并不如《All Beauty is Sad》完美,但我们又怎能被这点表面的暇渍阻拦,拒绝自我感应乐团发自内心的呼唤呢…
纪念那些逝去的和即将逝去的音乐之新古典篇



  发表于  2012-04-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