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Ophelia's Dream 奥菲利亚之梦 -《All Beauty Is Sad》(所有的美丽即是悲伤) - [音影]
Tag:

IPB Image

古典的女高音直击心灵,旋律在脑中激荡,一种宗教般的虔诚感,又如专集名----All beauty is sad,透露着宿命的无奈与悲伤...
故事的最初乃是始于Dietmar Greulich对Lisa Gerrard的情意结。打小在安定良好的生活环境里成长起来的Dietmar原本会沿着安全舒适的生活道路前行,但当 Dead Can Dance带着他们的庄严神秘、灿烂辉煌的音乐进入Dietmar的世界后, 他的人生道路就被完全地改变了。对DCD音乐的痴迷,尤其是为他心中的缪斯 - Lisa Gerrard那不可思议的仿佛来自天界的歌声所倾倒,令到他决意开始从事音乐创作,去追寻他自己的天国之梦,去寻找他自己的himmlische(heavenly)之声,于是Ophelia的梦幻便有了雏形。接着Dietmar进入学院学习作曲, 同时凭借他年轻时接受的钢琴训练,在一家旅馆的酒吧里谋到了钢琴师的兼职,演奏一些Elton John或Billy Joel的歌曲,为自己的学习和创作酬得资金,最终使他有条件得以开始他的奥菲利娅之梦。 
虽然围绕女性歌声的创作概念贯彻始终, 但一直到Dietmar已完成了处女专辑的全部写作与初步录制时,都未找到他理想-或者说梦境中的 himmlische voice 。所以彼时Dietmar是怀着失望之情准备只出版一张纯器乐唱片的。 
临到最后一刻,当一盒灌录有某个女孩歌唱的磁带递到Dietmar手上后, 他发现原来梦想中的美丽幻境真的是可以实现的。而这位叫Julia Tiedje,仍在音乐学院专研声乐的漂亮女孩来到他面前时,Ophelia's Dream 终于圆满了她飘忽残缺的身影,成为一个真真正正的实体。 
从最初阅读到她的介绍文字,再经过短暂等待后拿到唱片的那一刻,到虔诚聆听后的长久激荡,直至现在历经多年后的沉淀与玩味,Ophelia's Dream的All Beauty Is Sad在我的记忆中无疑是一次近乎完美的体验: 
首先是唱片的名字, All Beauty Is Sad,所有的美丽即是悲伤,仿佛一个宿命的决断,带着神圣的启示,从眼睛一直击震到心灵深处。反复咀嚼着这几个词,竟是那样百味陈杂的难言滋味。说它有些许矫情也罢,但我想只要凝视着它,人性意识根源里对悲剧美的追求总会让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对之认同。 All Beauty Is Sad,沉静的凄美意境下是强迫每个看到的人接受这个缄言的霸悍力量,印像中只怕再无哪张唱片的名字能有如此带有启示性的、兼备了唯美与强力的完美意境。 
然后是唱片的封面,仿佛历经累年后才攒成的暗黄残旧的色彩间褪现出一幅令人过目难的画面:一个面容娇好的女孩仰躺于一本翻开的古书之上,坠下如丝的长发隐入岁月的色彩里,凝眸妙目中流露出的是某种虔诚的景仰之情。这充满神秘氛围的意境令人不禁产生祭祀、牺牲之类的联想,仿佛躺于书页之上的女孩便要将她如花的红颜与贞洁的处子之身奉献于某位神明;比对着上方的唱片标题,又或许她将自己祭献的就是悲剧的宿命本身吧。同时,这悲剧之美又向外渗透着一股被压抑住的异样情色,无论是仰卧少女脖子上那根束带所带入的淡淡SM味道;或是内页里少女俯首抚弄胸前洁白玫瑰的肉欲暗示;再或是封底纤手撩起趣裙摆,将玫瑰紧贴于雪白肌肤之上的雅致挑逗,还有腿上的美丽蕾丝长袜和它隐约而现的坠带给人的翩翩浮想…无一不是昭示着 Ophelia游离在古典庄重之外的非常类美学,绝对是Wave唱片里一款顶尖水准的封套设计。 
完美的视觉冲击之后,最终要体验的,自然是音乐本身。 虽然DCD是音乐上的领路者,又以Lisa Gerrard 为其创作精神的缪斯,但Dietmar的音乐中这方面的痕迹几无迹可寻,以Neo-Classic为风格徽志,All Beauty Is Sad带来的是如比其名一样意境凄美却气势汹涌的新古典乐章。 
做为Oli Roesch一手发掘的秘密武器,Ophelia's Dream 被寄望与刚离开Hyperium的Neo-Classic/Heavenly Voice显贵-Stoa相抗衡并取而代之。与Stoa的内敛沉静相比,Ophelia的音乐有一股锋芒毕露、翻云覆雨的霸气。序曲Rise便是由Dietmar Grenlich操控起大起大阖的戏剧性音乐段落,排山倒海的管弦乐能量被发挥到极致,让听者甫一上来就被这雷霆气势所震慑一惊;紧随的Mystere仍以管风琴的威严作引,Julia Fiedie 的古典女高音(Mezzo Soprano,次女高音,其中的区别在这儿有些含糊) 挟着如天堂悲咏般的大合唱从高空传来,更是让听者如临圣殿般不可自禁地涌起肃穆膜拜之情。 虽然Dietmar是以人声为创作中心,但实际上 Julia的歌唱段落并不太多,这大概和当初唱片准备以纯器乐面目问世,人声是之后临阵加入的过程不无关联。不过每次人声的出现也是全碟最引人瞩目的时刻。勿需多言,Julia的歌声自有股锐利的质感,无论是悲痛刚烈的Tears,还是感伤抒情的Sophia's Prayer,眉宇间总透射出一种凌人气势,颇有不怒而威的气魄, 这恰好与Ophelia同样凌厉的音乐交相辉映。除了人声,All Beauty Is Sad第二瞩目的对像自然是Dietmar的钢琴弹奏,Reflexions,Arabesque,Fairy-Dance等, 均是以大段用上巴洛克式华丽修饰的钢琴独奏为主,哀恸绵伸的情绪铺展便如为所有听者的个人生活所谱写的原声配乐一样煸情而契合。以中世纪为素材的Saltarello则与其它古典主义乐章稍显不同,这是全碟唯一能略微窥见DCD根源的片断。勿庸置疑,All Beauty Is Sad甫一问世就受到各类媒体评论的褒赞,更被Orkus杂志以 九十年代独立音乐的里程碑 来吹捧, 或者言过其实,但它确实是张甚富传奇色彩的唱片。 
完成这部杰作之后,随着Hyperium帝国的迅速没落,Ophelia's Dream 也陷入悄无声息的蜇伏状态,教人以为他们也将沦为上世纪的另一个昙花一现的传奇谈资。但新世纪伊始,Ophelia's Dream挟一张翻玩Giovanni Battista Pergolesi名曲 Stabat Mater 的迷你专辑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这是一张更为纯粹的古典乐唱片,比之于 All Beauty Is Sad的冲天气焰,Stabat Mater更忠实于原作悲悯深沉的宗教救赎美感, Dietmar放弃他的戏剧化激情,在弦乐、管风琴、击弦古钢琴的搭配中追寻回古典巴洛克时期音乐的典雅风范,Julia Fiedie的霸气唱腔也不复再现, 被新任主唱Susanne Stierle沉静老练的咏唱所替代。唱片的素质仍是不俗的,自己对古典乐不通就不评述,但曾看到国外一位特别痴迷于G.B.Pergolesi Stabat Mater 的古典乐迷对 Ophelia's Dream所做演绎的评价是 极端浪漫的改编 ,这或者是最贴切的形容吧。 
短暂的露面之后,Ophelia's Dream再次沉寂,去年,Dietmar Grenlich将All Beauty Is Sad与Stabat Mater重新制作后合成一张唱片,并附上两首Demo作品做DigiPak的豪华版二次发行,虽然有些商业的噱头,但也是次难得收藏的机会,尤其对于未收过Hyperium版本的朋友而言,总不至因其倒闭而就此错过了这张精彩的唱片。而且包装颇为奢华,全套黑白页的画册不少都是从前未见过的乐队照片,也算得很超值了。封面仍是旧照,但清晰的黑白照相较于从前泛黄粗糙的隐现处理,仍是喜欢最初的版本吧。只有唱片的标题仍是那不变的缄言: All Beauty Is Sad 
单曲介绍: 
01、Rise 
甫一开篇便是恢弘的管弦乐夺人心神,钢琴沉寂中渐露高昂的管风琴拉开序幕,如朝阳升起,红霞万丈。急奏的鼓点与声弦交织出大战在即般对峙的肃穆与紧张,又似层云翻卷,大风起,却在提琴的引领下渐复平和与沉静。 
02、Mystere 
未待从Rise的震慑中恢复,排山而至的管风琴挟圣洁的合唱而出,在低沉晦暗的钢琴伴奏下,钟声仿佛午夜梦回,Julia的独唱如出云见月,婉转悠扬,提琴渐渐加入后更渲染出了属于夜晚的宁静和忧郁。男声合唱余韵悠长,为结尾添上几分神圣。 
03、Reflexions 
低沉的管弦乐作底,仿佛深夜的大海黑潮汹涌,钢琴奏出的主旋律如同小舟逆浪,在磅礴气势中任浪潮涌动,自是破浪而出,力压一筹,时而弦乐与钢琴交织,难舍难分,时而管乐铺陈,钢琴无踪,倏又挺出,交相辉映,无惧风浪,主旋律反复出现,厚重中不失灵活。 
04、Piece for Solo Oboe 
幽寂的管乐独奏,几十秒钟的过场,单薄得欲乘风归去,又折身沉落。 
05、Tears 
Julia的美声唱腔与弦乐同出,高昂的旋律在暗沉的背景下奠定悲恸的基调。钢琴低沉,弦颤而心惊,奇特的喑哑诉说着别样的悲凉。压抑沉重渐转犹疑,主旋律再次出现,如此反复一遍,规整典雅,颇富古典音乐之美。 
06、Arabesque 
纯粹的钢琴抒情曲,流畅柔美,犹如少女庭院徘徊,轻柔的脚步点在落红与白阶上,一番心事,无与诉说,便化作一曲悠然。Arabesque意为蔓藤花纹,似乎正如旋律的难解难分,彼此纠缠,几度波折,又如月下夜奔,满怀着激情澎湃,复又婉转低回,如未解谜团,直叫人深陷其中。 
07、Sophia's Prayer 
比之上首的少女情怀,这首更如少妇一般,仪态万千,却又不失妩媚。低沉的弦乐作底,层层勾勒,显得富有层次。悠然自适的节奏,亦表明了古典美学奉行的中庸之道,不疾不徐,更显风度气魄。 
08、Saltarello 
欢快的旋律由民间乐器演绎出,依稀有些DCD的影子,但又明显不是他们的风格。网上查了一下,据说这是中世纪民谣,非常惭愧地发现,即使最近听了不少的中世纪民谣,自己依然缺乏如对Darkwave的一认一准的敏感。 
09、Sophia's Reprise 
算作过门。大提琴与美声。 
10、A Fragment 
钢琴solo再出,似一声长叹,随着节奏渐紧,复沓的旋律越发沉重慨然,犹如身陷思绪,无可自拔,冰冷的主旋律在低沉如雷的伴奏下渐渐收拢,鹞燕回落般轻盈折身,归复寂静。 
11、Dreams 
轻柔开场,仿佛缓缓步入梦中,连那节奏都轻巧得不忍打破这虚幻,管乐度出了钢琴的清冽,犹如帷幕掀起,影影绰绰的正是幻境。逐层深入中,每每以为即将迎来真相,却又是一重迷雾。直到吟唱融合着旋律,将听者带入深沉的迷梦。压抑的提琴,挑弦的切分,厚重背景下的一抹亮色,回旋中、迷失方向。一曲终了,犹在空寂中怅然若失。 
12、Fairy-Dance 
凄怆的钢琴声,忧郁的旋律中夹杂着几丝不和谐的音色,却犹如杜鹃啼血,更添悲凉。提琴携着寂寂的副旋律不知不觉间走出,骤然占据了全局,浪漫的舞曲旋律在大提琴的演绎下悲恸着长歌,伶仃的竖琴漫溢着空幻。钢琴回归,与提琴共舞出彷徨,奔走着、旋舞着,轻盈不似凡间所有,却复被提琴压制,再度奔逐,最终在不堪重负的破碎音节中步入消亡。 
13、Fall 
恢宏的管风琴重新找回了属于首去的瑰伟,日暮西山,依然不改其壮丽。暗氛围过渡,孤寂的旋律如夜风穿过林间,飒飒然寂寥。终场。 (所有的介绍都转自网络)
05. Tears 3:24



  发表于  2012-04-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