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扬声器世界三剑客  - [音影]
Tag:

 

世界上名牌扬声器不计其数,但除了少数厂家有能力自己开发制造单元外,绝大部分牌子的音箱都是采用他人制造的单元。而在芸芸喇叭世界,真正获 得认同的喇叭单元只有Dynaudio、Eton、Focal、JBL、KEF、Scan、Seas等二十来个牌子。在它们中间,我认为有三个品牌的音箱 有必要专门挑出来撰文介绍,这不仅是因为全世界有许多名牌音箱在使用他们的单元,更在于,它们基本上代表当代音响美学的三大流派,他们的风格也几乎影响了 全世界扬声器设计的潮流。它们就是丹麦的Dynaudio、法国的Focal和美国的JBL。 

忠实精确的Dynaudio 

发烧友中,几乎没有人不知道Dynaudio的。但大部分人都误以为它是丹麦品牌,其实它只是在丹麦生产而已,而它的掌舵人是德国人,它的公司总部包括研究和开发部门也都在德国,实际上Dynaudio的全身几乎都是德国血统。 

既然是德国的产品,就会留下深深的日尔曼烙印。德国产品的品质早已深入人心,精确、严谨、可靠、高科技和高完成度,使人们对德国产品总投以超乎其他的 信任。Dynaudio单元也一样,事实上它在扬声器世界中的地位犹如汽车中的“奔驰”,早就奠定了老大哥的地位。在80年代末,Dynaudio的高音 单元就能做到瞬时输入1000瓦功率而波形不失真的惊人指标,它的顶级高音Esotar T-330D更能达到瞬时输入2000瓦而保证波形不失真! Dynaudio有一款二分频书架箱Micron,高音是Esotec D-260,不但分频点低达1.5KHz,而且竟只用一阶分音。别的品质先不说,单就承受大功率这一点,其他产品就被Dynaudio远远抛离。 

Dynaudio喇叭单元毫不妥协的高超品质,源自德国人传统的一丝不苟,但它也带有德国人传统的固执:只要他们认为是对的就死也要坚持。这一禀性很 鲜明的反映在他们的设计哲学和市场观念上。其实只要Dynaudio愿意,他们完全能够修改设计去迎合大部分发烧友的口味,但这么多年来,他们丝毫不为市 场所动。由于Dynaudio仿佛是在为自己制造单元和音箱,所以发烧友对Dynaudio音箱的声音评价也一直呈两极分化,毁誉参半。Dyna以它拥有 的关键技术和高超制造能力,始终追求最忠实的还原,最高的线性,最低的失真。它的声音中性,没有染色,质感好,瞬态反应快。喜欢这种声音的人倾心于它的理 智,不喜欢的人则嫌它的声音不厚实,不开扬,味道平淡如水。 

事实上,追随Dynaudio风格者,还有德国Eton,美国Thiel、Avalon,英国ATC,澳洲的Duntech等喇叭品牌,众多采用这些 单元的扬声器创立了当代音响美学中的所谓“纯水派”。这一流派讲究声底干净和真实,高透明度和高分析力,重质不重量,为求失真低而甘愿放弃驱动效率,所以 所设计的音箱都十分难推,一般的功放很难让他们发出好声音。 

Dynaudio的单元是这一派扬声器选用最多的单元,而且不少品牌总将其用在它们的旗舰级产品上。除了上面提到的部分品牌,还有像Cello、 Dunlavy、Eggleston、MBL、Paragon、Red Rose、Rockport、Ruark等都是Dynaudio单元的爱用者。Hi-End界大名鼎鼎的Mark Levison不但设计Cello音箱时爱用,在他新创的Red Rose音箱上还继续用Dynaudio单元。接收采访时, Mark被问到设计好音箱的秘诀,他回答竟然就是要用“Dynaudio的单元”。 

正因为被视为世界上最好的喇叭单元,所以不但Hi-End厂商爱用,音箱DIY一族也爱用Dynaudio的单元来制作他们的“土炮”。不过一份价钱 一份货,Dynaudio单元的价钱也是最贵的。Dynaudio前任“高音王”Esotar T-330D零售每对要价人民币7000元,而且是不二价;Dynaudio球顶中音Esotar M560二手价每对都要超过10000元人民币;但这并不算Dynaudio家族中最贵的,Dynaudio新旗舰Evidence上那4只配对高音总价 竟然超过十万元,如果零售的话每只要30000元!真是让人难以置信。相比之下,Seas最新的顶级高音E011(T25CF002)每对才1300元; Scan前任顶级高音D2905/9300每对才800元,即便它最新的顶级高音D2905/9900每对也不过2900元,不到T-330D价钱的一 半。因此Dynaudio的单元质素很好,但性价比却很差,这也是使用Dynaudio单元的喇叭价格通常都比较高昂的原因。 

在产品最为人捧场的情况下,Dynaudio却宣布从2000年开始不再对外出售单元。放着能赚的钱不赚,Dynaudio之高傲可见一斑。 

如果你了解Dynaudio单元的制造过程,就不难理解它们为何昂贵又难求。所有Dynaudio单元不论高音、中音还是低音,从头到尾一共要完成86道检测工序,如此繁琐而严谨的检测能发现制造过程中任何的瑕疵,保证了最终产品的素质。 

Dynaudio的高音一直坚持用丝膜软球顶,他们认为这种材料音染最小。至于振膜用何种丝质,做成何种形状,就属于秘密,旁人无从知道。 Dynaudio惯用六角形的纯铝线绕制音圈,这样线与线的间隙最小,占空比最高。虽然磁液冷却会对瞬态反应有影响,但Dynaudio认为用磁液利大于 弊,仍坚持使用。Dynaudio在控制失真和提高单元承受功率方面掌握了鲜为人知的关键技术,外界只能对其各项惊人指标感到不可思议。 

Dynaudio的低音单元一直采用与众不同的内磁路设计,也就是磁钢在中间,音圈在外面。所以从外观看防尘罩特别大,振膜的面积小。这种设计的好处是能把振膜的分割振动控制在最小程度。 

Dynaudio低音单元的音圈与骨架并不是用胶水粘合的,它自有独一无二的做法:绕音圈时在骨架内塞一个金属芯。音圈绕好后对金属芯加热,使其膨 胀,直到音圈紧紧地箍进骨架。因为音圈与骨架是同种材料,膨胀系数相同,这样音圈再热也不会散架,永无脱胶之虞,而且散热效果还特别好。 

国内的“惠X”音箱曾仿制Dynaudio,但多年来亦只仿到外观,仅举二例:一、Dynaudio低音单元防尘罩上有一圈凹槽,那是安装音圈时插入 钢片,以确保音圈安置在磁隙中央。音圈安装后这些钢片就抽走,因此留下了凹槽。“惠X”没有这种安装工艺,但也照搬Dynaudio这一圈“凹槽”,单元 完成后在防尘罩处“加工”几个凹槽,以追求“形似”。二、Dynaudio讲究线性,它的低音是短冲程设计,而“惠X”为增加低频量感,不顾失真指标,结 果弄成了长冲程。其实,Dynaudio内里乾坤不是那么好学的。 

Dynaudio不但做最好的单元,它的音箱制作也是第一流的。Dynaudio的箱体还是用传统的高密度纤维板( HDF ),不过它采用三明治多层设计,箱体内部的支撑及各个面的阻尼等措施做得很好。Dynaudio的总裁曾说,精湛的工艺影响了Dyna的音箱产量。他举了 一例:拿一把直角尺量任何一款Dynaudio的音箱,你会发现都是最标准的90度,分毫不差,而其他音箱很难做到。 

其实箱体是否做到90度并不是问题的重点,问题的关键在于Dynaudio将每一步都做到一丝不苟,分毫不差,精确异常,Dynaudio正是凭这种精神成为了今日扬声器制造领域的领军者。 

明快高效的Focal 

Focal是法国最著名的扬声器品牌。它的创建者Jacques Mahul原本是数学系的才子,毕业后先在大学里教了二年书,而后抵挡不住自己对音响的狂热爱好,投身到法国当时最大的喇叭单元制造厂Audax担任工程 师。Audax第一款软凸盆高音单体就是他设计的。1979年,在为Audax工作了五年后,Mahul在自己家族所开的France-Filieres 机械工厂内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创立了Focal和JM Lab两个品牌。前者是扬声器单元的牌子,后者是成品音箱的商标。 

Focal工厂所在的Saint-Etienne镇素以精密的机械加工著称,Focal自然享有这方面的优势。Mahul的机械厂不但完成所有 Focal单元的制造,而且连Focal单元的生产工具亦不假人手,绝大部分由该厂自行设计并制造。其中包括一座庞大的高音单元自动生产机器。Focal 在这方面能力甚至超过了Dynaudio。 

说到Focal单元,发烧友最熟悉的就是其著名的内凹式高音和黄色Kevlar振膜单元。事实上1981年Focal推出内凹式高音以前,传统高音单 元都是外凸半球形。Focal通过研究发现高音单体声波的扩散与振膜的形状无关,只与振膜的大小有关。与外凸式高音相比,内凹半球形高音音圈与振膜接触的 机械强度更强,传递音圈振动的速度也更快。因此Focal大胆地做出这种至今仍是全球唯一的设计。这种高音为Focal带来极大声誉,Focal从此跻身 世界一流单元制造商的行列。Focal的创造力在1987年又有了充分体现。这一年它发展出三明治式PolyKevlar振膜,Kevlar是美国杜邦公 司发明的一种特殊纤维,是制造避弹衣的材料。由于它质量轻、强度高,非常适合用来做中音和低音单元的振膜。与其他厂家的做法不同,Focal在上下二层 Kevlar之间夹了一层很薄的树脂,形成三明治结构,比单纯Kevlar取得更理想的物理特性。这种鲜艳夺目的黄色振膜一度成了JM Lab音箱的标志。 

Focal的单元设计极具独创性,产品升级换代的速度和幅度领先于其他厂商,其技术革新范围涵盖了振膜、磁路和音圈等各方面。而且从诞生之日起, Focal似乎就是为效率而生。凡它的单元,无论高音、中音,还是中低音和低音,一律为高灵敏度的设计。Focal经典的内凹半球形高音经过20年的发展 到今天已经是第5代了。目前最高级的高音TC90TdxB是它的镇山之宝,只用在旗舰Utopia系列上,未对外发售。老板Mahul说TC90TdxB 如果零售要2000美金一对。如此高价的原因是TC90TdxB内部用了比黄金还贵的Telar57材料。那是一种有极高磁导率但局部磁滞回线又很线性的 昂贵金属。这款高音的Tioxid振膜是由纯钛附上一层7微米的纯结晶质二氧化钛制成,磁路采用六粒矩形状钕铁硼磁体呈放射性排列,用极高导磁率的 Telar57做导磁柱。钕铁硼磁体具有最高的磁能积,使该高音的磁通密度达1.98T,拥有95dB的高灵敏度。 

在JM Lab Utopia系列中大出风头的6W4454B中音;6W4452中低音和13V7511低音单元是新技术的结晶,它们的振膜和磁路都是全新的设计。原先的 PolyKevlar振膜,后来研究发现有内损耗过小的问题,Focal为此花了几年的时间寻找更理想的振膜材料,新的灰色W三明治振膜是在二层玻璃纤维 之间夹一层发过泡的树脂,再以6吨的压力挤压成型。这种W音盆的制造非常耗时,从冲压、切割、修边直到完成要30分钟。而原来的Kevlar只要十几秒就 能做一个,虽然生产成本高,但新振膜不但有高强度低质量的优势,而且内阻尼也提高了。同时Focal为低音单元开发了MVF技术,这种设计可以消除振膜有 害的反向振动。新技术既保持了单元的高灵敏度( 96dB ),又进一步降低了失真,使音质获得大幅度提高。 

综观Focal的发展过程,它一直有几大标签式的鲜明特色。一是单元的效率都很高。无论高音、中音还是低音,灵敏度几乎全在90dB以上,有不少更高 达96dB。而其他顶级的牌子,如Dynaudio、Scan、Eton等,灵敏度都在80多dB,最高的也只到90dB而已。 

二是音色明亮,分析力高。这明显与法国的地理与气候有关。法国南部长长的海岸线每年要吸引不计其数的游客,那里阳光明媚,碧海蓝天,充足的日照令人印象难忘。因此法国单元的音色不会象伦敦的天空那样常年阴霾。 

三是声音活泼开朗,生气勃勃。用Focal单元制作的音箱,声音大都快上快下,干净利落。如果说ATC的声音象胆机的话,那么Focal单元的声音就是典型的晶体管声音。 

Focal的特点,使得众多使用他家单元的音箱品牌在声音上也拥有如出一辙的特性,形成了当代音响美学中的所谓“劲浪”派。这一派的特点有:音箱的灵 敏度普遍都比较高;音色鲜明;解析力高强;细节丰富;声音活泼快速;质感强烈。这一派的代表性产品有Chario、Kharma、Opera、 Wilson Audio等。 

Wilson Audio从第一代旗舰WAMM开始就一直使用Focal内凹式高音。十年前David Wilson先生曾在上海开声示范这对售价达120万元的巨无霸,一时成为全城议论的话题。Wilson Audio最经典的WATT/Puppy从第1代到最新的第6代,高音一直用Focal的内凹半球形高音,只不过型号越用越高级。身高超过1.8米,重量 超过362公斤的X-1 Grand SLAMM,不但高音用Focal内凹式高音,连12寸和15寸低音单元也用Focal。这几款比人还要高大的音箱灵敏度最低的也有93dB,最高的则达 到97dB,只要7瓦的功放就能推动。 

正是Focal单元的高灵敏度才使“劲浪”派的音箱能够拥有高效率。这是Focal派得天独厚的长处。因为效率高,随便什么功放都推得好;因为效率 高,小喇叭有大喇叭逼人的气势。记得当年听Opera的Divina,个头小小的书架箱重播“喇叭花”的发烧片《多手仔》,竟产生出落地大喇叭的强劲的能 量,它的中低音正是Focal单元。 

当DVD-Audio和SACD这类超大动态的新音源来临之际,市场越来越需要高效率的单元。Focal以它的效率超卓,在新时代开始阶段已处于领跑位置。 

令人怀念的JBL 

30岁以下大陆发烧友对于20世纪80年代后面世的Hi-End音箱如数家珍,但对产于上世纪50到70年代的号角音箱却所知甚少,有人甚至还怀疑那 些古董是否有存在的必要。其实在拥有世界上最大Hi-End音响市场的日本、美国以及中国的台湾和香港等地,这些古董喇叭的需求和销路不但一向很稳定,而 且一些吃香的经典名器更有身价日涨的趋势。 

如果有机会聆听那些威名可入史册的号角喇叭,它们的音效会令人不得不反思这样一个问题:扬声器设计在这半个世纪中到底有何进步?事实上,播放一把人 声、吉他或者比较简单的乐器合奏,50年前的JBL Hartsfield或Western Electric 757A所营造的逼真度,肯定会胜过当今最昂贵的Wilson或Avalon喇叭。当今的高级喇叭在分析力和高低频延伸方面无疑有超越古人的表现,但说到 中频的厚度、质感,和那种让人一听难忘的感染力,不得不承认二战后Hi-Fi启蒙时代的杰出音箱确实很难超越。 

JBL是古董喇叭中声誉最卓著的厂牌。创始人James.B.Lansing是音响史上罕见的设计奇才。此君不但一手创建了JBL,而且当年美国另一 大音箱名厂Altec的经典之作也全部都出自他的手笔。与JBL同时代的名厂如Altec、Klipsch、Jensen、Electro-Voice和 Westen Electric在70年代后要么不复存在,要么一蹶不振,只有JBL一枝独秀,不但当年名作如林,更是现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音箱制造厂。 

50到70年代的JBL经典名器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其原因在于JBL声音有种独特的气质和味道。用文字形容就是JBL中高频会给人一种明快、活跃和 充满劲力的感觉。它的低频则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弹性和圆润感。整体而言,JBL声给人生猛活泼和阳光遍地之感。从感性角度讲,JBL擅长重播音乐中光明和欢 乐的一面。事实上,JBL声听得多是会上瘾的,因为它表达感情的方式非常煽情,听惯JBL再听其他喇叭便会觉得淡然无味。难怪不少人一生只听JBL喇叭, 就算换喇叭也一定要换JBL的。 

JBL最值得书写的是它50年代到70年代那段辉煌岁月,因为他家那些足以载入音响史册的名器几乎都诞生在那段时期。而今虽然JBL产量变成世界之 最,但Hi-End的精神却不复存在。这是大公司发家后的通病。D31050是JBL单声道时代第一款真正Hi-Fi的作品,使用当时新开发的 175DLH号角单元加两个15寸的低音单元D130B。这两个单元都是Lansing先生设计的杰作。D130B是JBL首次采用钴磁的低音。钴磁原本 是美国在二次大战期间研制出来用于雷达上的高能量磁体,用来做喇叭的磁体自然性能极佳。当时钴磁的生产技术已发展成熟,Lansing正好将它用来做喇叭 磁体,即大名鼎鼎的Alnico V。由于成本高昂,JBL用了钴磁三十多年后,终于在1979年改用价格低廉的铁磁,从此低音再也没有原先的爆炸力和能量了。 

D30085“Hartsfield” 

这款采用号角之王375和15寸低音150-4C的音箱,为JBL奠定了最高的声誉。被誉为声音与造型皆美的梦幻名器。因为是折叠号角设计,它在声箱 制作上下足了功夫和成本,每只音箱重达250磅。JBL把当时最好的单元全用到Hartsfield身上。375驱动器是JBL在整个50年代独领风骚的 珍品,它有4寸的振膜和2寸的喉管,可同时拥有高输出与低失真的效果。150-4C延续了D130与D130A的设计,采用钴磁铁,扁平线绕制的音圈有4 寸大。Hartsfield的中音与高音开扬奔放,与前负载式的低音达成天衣无缝的音色平衡度。它播放人声、吉他和钢琴的像真度确实胜过不少当今最高级最 昂贵的音箱。它最煞食之处是重现录音中的气氛和现场感,那种真的一样的乐器音色与质感会让人忘记和原谅它低音延伸不足的缺点。Hartsfield效率奇 高,输出仅几瓦的三极管胆机竟是它的最佳搭配。 

Olympus C50 S8R 

这是JBL60年代最重要的旗舰级产品,同一时期生产的Paragon虽然更贵,但其设计与现代Hi-Fi理念相距甚远。事实上JBL在 Olympus之后无以为继,直到二十多年后才有同一级数的家庭用顶级喇叭面世(即K2 )。Olympus是三路设计,采用075高音,375中音和LE15低音。JBL60年代初期开发的LE系列低音用足靓料,但效率就低多了。 Olympus的中高音明朗活泼,热情洋溢,低频龙精虎猛,慢歌味道可能不及Hartsfield,但它胜在更富生气和动态,讲到播放爆棚音乐时天崩地裂 般的爆炸力,它肯定胜过Hartsfield。 

号角喇叭在30到60年代曾盛极一时,由于设计和原料等因素,它在70年代迅速衰落,在家用场合几乎被动圈式喇叭完全取代。象地球上其它消失的文明一 样,与今天大行其道的动圈喇叭相比,这些老爷号角喇叭依然有它先进的地方。经过有见识的音响杂志和资深发烧友的推广,它们的身价从80年代开始直线上升。 如今一对状态全新的JBL Hartsfield售价达到二十多万港币,可见它的价值被市场肯定程度。而且在国际市场上,JBL的众多名器就象古董一般具备保值功能。玩音响花的钱非 但不贬值,而且出手时还能赚些,对于80年代后面世的喇叭这是不可能的。但这确实发生在JBL古董喇叭身上,也许这就是JBL古董喇叭的威力和魅力。(胡 学军) 

 

 


  发表于  2011-06-1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了解更多音响品牌
专业音响 (http://www.3g-zobo.com)   发表于   2011-10-21 11:24:0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