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发烧 - [杂志]
Tag:

某日突然很颓丧消极不可自拔,静下来听维瓦尔第的《四季》,额顿时震惊了,然后就春心荡漾了,古典音乐怎么这么美呢?

应该装备一下,这是我一直的一个梦想。从一无所知开始,恶补,几乎三天没出门,买了一兜子鸡蛋,饿了就吃煮鸡蛋,和丫死磕,几乎翻遍了所有论坛关于音响的浩如烟海的资料,最后我都怀疑,我去卫生间蹲马桶会不会拉出鸡蛋来。

如果能选择独立前后级就不选择合并机,以此作为基础标准,音色味道依靠音箱和线材去调和,音箱要有足够单元尺寸,比如低音单元不小于10寸,到不是你每次开车都能开到180迈,但你的动力得有这么大的能耐,场面得有,分析力和解像让高频和中频去做,这个工作让监听音箱去做应该是不错的吧。而现代音箱的外表用材没有我喜欢的,我反而对中古的音箱爱不释手,大重量的实在感,那简直就是古董黄花梨家具,那光泽是木材纹理本身的美感。而且我不喜欢太清澈冷静的音箱,比如北欧的瑞典,很锋利,但刀片太薄了,发飘,音乐还是有情感的音乐,不是冷静的数据,所以我喜欢有点重量感的刀,锐利压手才好。

又用三天时间把LP研究了一下,我靠这玩意原来不那么简单啊,唱臂结构和配重调节结构,整个一个复杂高端物理机械系统,这要是聊起来,说道太多了~

我没有那么发烧,我只是在去阿玛尼的路上~

 


  发表于  2011-06-0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