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夏加尔的乡愁 - [字链]
Tag:

1887年,夏加尔出生于俄国维捷布斯克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底层家庭,父亲是鲱鱼搬运工,每天把鲱鱼的气味和糖果一起带回家。敏感而内向的夏加尔带着一种漫游的神态过着自己的内心生活。他喜欢坐在屋顶俯视城镇,离近处更近,离远处更远。他惊喜地看着大火在全城蔓延,以为银色的星星闯入天空,直到火花溅落他家的屋顶。

虽然生活在底层,他的内心却带着一种超越生活的上升感,为自己的敏感、孤独和幻想感到模糊的优越。当他穿行在维捷布斯克的人群当中,并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是什么,却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要过一种不同于他们的生活。夏加尔沉浸在自己的梦想中,在那里,一切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芒。对于某些人而言,拥有梦想胜于实现梦想。当他拥有梦想时,这一梦想始终是忠实于他的;实现梦想却意味着各种可能,也许就意味着梦想的离开。

1910年,23岁的夏加尔来到法国学习绘画,入住塞纳河左岸蒙巴纳斯大街的“蜂房”公寓。羞涩而内向的他在巴黎自由开放的空气中隐居着,在这里他是个异乡人,是向巴黎涌来的万千画家中的一个。他内心也许对自己有短暂的信心,却难免在焦虑中陷入自我怀疑。他与各种流派保持距离,并非因为独立,而是因为胆怯,害怕嘲笑而受到伤害,宁肯一个人默默关在摇摇欲坠的屋子里,光着身子作画。他在巴黎藉藉无名,他的作品无人问津,但他做到了与众不同,他使用一种无需解释、不言自明的视觉语言,以他的7个手指触摸到世界的另一种真实。

他找到了释放内心纯真意象的途径,如孩子游戏一般,把画布变成了舞台,万物在无差别的美感中达到统一。在天上飞的马或者人,倒立的头颅,绿色的牛,躺在紫丁香花丛中的爱侣,瘦长的人形,7个手指拿着调色板的自画像,同时向左和向右的两幅面孔。他在巴黎的成名作是《祖国、驴及其它》,那棵开花的树,孤单而纯洁,挤奶妇人的头颅飞了起来,据说是为了画面的平衡,丝毫不觉突兀,反而有种童稚的天真。他在回忆里追寻他的祖国和乡愁,人们却不愿去理解他那贫困而忧郁的生活以及对俄罗斯黑色大地的复杂爱恋。

他怀着俄罗斯来到巴黎,又怀着巴黎回到俄罗斯,最后却发现所有人都联合起来反对他。人们怀疑地问:“为什么牛是绿色的?”“为何马会在天上飞?”他的艺术并未得到理解,夏加尔感到空前的幻灭。二战期间,他到美国避难,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夏加尔怀着悲悯的情绪,在他的画布上反复出现耶稣的形象:他被遗弃在画面的一角,无人挂怀;天使在堕落,鱼长出恐怖的翅膀在天上飞,钟摆躁动不宁地歪向一边,拉比带着绝望的表情……画里面有一种深刻的愤怒,却又更显其无奈。

13岁那年,他勇敢地告诉家人,他要当画家。也许在后人看来,夏加尔选择绘画是理所当然、天经地义之举,可对于当时的夏加尔,生活充满着无限可能,他在音乐和文学方面同样具有极高的天赋。当每个人在无数种可能性之中不加思索或反复思考作出最后的抉择,这就是宿命。宿命意味着偶然性向必然性的转化,意味着非此不可。

他用7个指头找到了不同寻常的道路,他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内心的感受。他的一生,永远在异乡漂泊,远离故土又失去爱人,他却不肯放爱情离去,使其在自己的画笔下重生。每次听到歌手唱起“新娘啊新娘,会有什么等着你”,他就感到头颅漂了起来,然后到厨房去哭,那里藏着鱼。厨房是他的心爱之地,他喜欢在厨房作画,那里洋溢着熟悉的气息,令他感到温暖。

转自:映像小酒馆

 


  发表于  2011-03-2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