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分页共31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2009-02-27    17:52
流传 - [字链]
Tag:

转自碎冰:一本是《词语的背叛》,题有“哈尔滨诗歌公社”字样,辑录了大量东北诗人之作,另一本是钢克的《永光》,涵盖作者1986年到2005年间的诗作,pdf电子书。

 

harbinpoems1

 

  发表于  17:52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9-02-27    17:21
梁文道:圆明园的道德故事 - [字链]
Tag:

梁文道

 

大英博物馆是一种述说文明的方式。它要说的故事是从大门左手边开始的,那里有埃及、巴比伦、希腊以及罗马展区,它们是西方文明的根源。大门的右方,则有美国等“新世界”地区,是西方文明的晚近阶段。至于中国,则与其它亚洲展区并存于大门遥遥相对的另一端,是西方文明的他者,用以比对它自身的独特轨迹和性质。同时,它又是一座帝国的记忆。那些填充它叙事框架的木乃伊、大理石以及林林总总的珍稀文物,恰足以说明大英帝国昔年的强盛、诡诈和霸道。

相对于此,雅典的卫城遗址所要告诉我们的,则是一番完全不同的故事。它本是西方古典世界的光荣,两千多年以来屡遭天灾、兵燹和劫掠,如今成了一尊碎裂的古瓶,以残缺的片断诱发游人思考那已不复在的全体,和其间蕴涵的意义。

不过,尽管周边有许多招揽游客的小贩,但是整座废墟仍然不失历史的庄严,没有过度恶俗的装点,不曾沦为任人蹂躏的乐园。每一个去过巴特农神殿的游客都会忍不住想象,要是大英博物馆里头的石雕全都运回此处,放在它们原来该有的位置上,那将会是何等壮丽的景观呢?

至今为止,希腊当局已经成功向瑞典、梵蒂冈和意大利等多个国家取回了不少卫城遗物。只有英国,仍在舆论的巨压下,力图保留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尽管如此,双方的谈判也还是有进展的。最起码,英方知道自己在道德上实在站不住脚,只能用租借或其它合作方式争取最大的利益。

在这样的脉络下,看圆明园兽首拍卖事件,或能写照出不同的方向。

首先,经过重重转手,现在那几具兽首的物主并非国家,而是私人,争讨工作因此分外困难。从中国民间的情绪看来,大家对圆明园的象征意义又的确是很在乎的。既然如此,我们不妨假定在兽首无法顺利回归的前提下,中国自己应该要先做些什么。

比如说,我们可以升级圆明园的管理权,把它从北京市海淀区政府辖下的圆明园管理处变成国家级的遗址公园管理局,不要再让人进去拍完电影留下被破坏的植被(这正是当年《无极》剧组的作为),还要拆除后来兴建的饭馆和商店(根据北京林业大学曹丽娟的调查,此类建筑竟然占了长春园15%的景点),还它应有的尊严。然后,我们用它去说一段故事。

这段故事自然与国家有关。史学家汪荣祖先生在《追寻失落的圆明园》中指出,现代中国人之所以不能忘怀一座皇家园林的命运,是因为他们非常困惑,“为何西方人会犯自己订立的国际法,该法明确禁止在战时从平民或国家元首手中,掠夺可以带走的私人财产”,尤其是英法联军劫掠圆明园的那一回,因为列强刚刚才在1899年加入了禁止战时掠夺的“海牙公约”。可是,它的意义又不是应该仅限于此。因为圆明园的沦落破败,除了西方,也有中国人自己的责任。英法联军撤离没多久,附近居民就跑进去洗劫木材了。满清颠覆以后,从军阀到民国政府,从高官权贵到民间盗匪,更是对仅存的遗迹上下其手,巧取豪夺。新中国建立了,遗址毁灭的过程也并没有因此停止;山平湖填,原有的人造丘池成了大片农地与交错的通路。再来则是“文革”,砍去了更多树木,增添了不少工厂……

因此,这个故事是复杂的,但它的主旨却可以很简单;那就是尊重历史,珍视我们手中一切宝贵的物质记忆。任何遗址公园或灾难纪念馆都有建立“道德社群”的效果。它的目的不应狭隘,它的指涉可以广泛。例如西方各地的“犹太浩劫纪念馆”,它们的设立不仅仅在于让犹太人勿忘血恨、凝塑出内向的团结意识,还在于让非犹太人(包括德国人)深刻自省,了解到走向深渊的道路是怎么搭成的。也就是说,遗址与博物馆所建立的道德社群,它不只对自己人说话,也要对外人说话;它不只要求外人反思,也要求自己人奋进;因为道德原则并不止于国家和民族的界限。

今天的圆明园能够告诉我们什么呢?除了教育国人爱国,它能不能让西方游客省思帝国主义的残暴?它展示了外敌造成的伤痕;但它有没有提醒我们,就在今天,就在我们周遭,仍有无数的文物非法外流,仍有可贵的建筑倒在推土机下呢?假如中国人自己不显示出阻止物质记忆毁坏的决心,又如何能像希腊那样在国际舆论上站稳道德高地,赢取广泛的同情呢?

比起兽首,中国更该取回、也更容易通过外交途径取回的圆明园遗物,其实是藏在大英博物馆的《女史箴图》,法国枫丹白露的文源阁《四库全书》残本。假如真有这么一天,政府预备开口要求,我们就需要更稳固的基础去形成声势。而那个基础,就在圆明园,和它代表的道德权威。所以,我们今天应该先问自己:你尊重历史吗?

 

  发表于  17:21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9-02-27    17:15
你是左脑还是右脑使用者 - [字链]
Tag:

首先像祈祷一般,将双手交握起来…

看看你的双手!!!

左手拇指被压在右手拇指下的——>左脑使用者

右手拇指被压在左手拇指下的——>右脑使用者

将你的双手交叉环在胸前(请揣摩一下”我生气了喔=)的感觉)

再看看你的双手!!!

右手臂压住左手臂的——>左脑使用者

左手臂压住右手臂的——>右脑使用者

从1+2来看你的结果(要照1→2顺序看唷~)

左左人——认真又冷酷的完美主义者

虽颇有女人(男人)味,但却是在这四种类型中最具有男子气概!凡事都能条理分明地理论思考,会凭着一篇大道理迅速打败他。自尊心极高,正义感也比他 人多上一倍。做为朋友是很值得信赖,但若与之为敌就会很棘手的类型。只不过,因生性认真又是完美主义者,常会让初次见面的人留下〔难以相处〕的不好印象。

左右人——喜欢照顾人,领导型

具有冷静的观察力能看透对方或现场的气氛,但亦具有能体贴入微照顾对方的一面,这就是兼具冷静与温情的左右人。因生性冷静,颇具男子气概且责任感强 烈,常会受到同性的爱慕。能自然聚集人群并与之利落相处。只不过,有时也会忍不住太爱照顾他人。相当在意世人如何看待自己,总是保持警觉心。

右左人——善于体贴他人的传统温婉类型

能直觉了解对方的心情,并自然和善对应的右左人。虽然无法主动积极的向前,但却会后退一步来迁就人,生性稳重且贴心,给人一股〔凡事都会好好照顾〕 的安心感。不过一旦被拜托过一次,往后就很难再对他人说〔NO〕就是最大的缺点。不管自己有多么的痛苦也会为他人鞠躬尽瘁….这种热情堪称天下第一!

右右人——最爱自己的挑战类型

生性勇往直前,一旦认定〔就是这个!〕时就会马上采取行动!这就是好奇心旺盛最爱挑战的右右人。凭着一股气势就能够坦然挑战危险事物的鲁莽一族。但 另一方面亦具有被抓住弱点时就很容易被打动的鲜细脆弱一面…。基本上,不听他人的话,会跳着听谈话的内容,也很容易就以主观意识说话。不过也因这般充 满个性的缘故而备受众人喜爱,往往能成为人气者唷!

 

  发表于  17:15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9-02-25    21:22
梅尔吉布森恶搞肯德基 - [音影]
Tag:

梅尔吉布森在一则假冒电影预告片中恶搞肯德基的创始人桑德斯上校。这段长度为2分13秒的预告片煞有介事地从南北战争的画面展开,操一口南方口音的吉布森发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一群鸡杀死后,愤怒地发出了“要杀尽世界上所有的鸡”的誓言……这段视频中带有酒鬼色彩的愚蠢形象正是对他本人的一种自嘲。

 

 

  发表于  21:22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9-02-25    21:17
U2 - [音影]
Tag:

 

U2 - No Line on the Horizon 2009 

 

 

  发表于  21:17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9-02-25    14:51
恭喜朱锋网站开业 - [杂志]
Tag:

朱锋工作生活在上海,认识他是通过他爱人,而我和朱峰之间的交流的机会并不多,但我很愿意看他的摄影,是他的那种勤奋和坚持,重要的是在上海的环境里,有好几个陆元敏,朱锋还是他自己,他的实验钻研,我离开的三年,他的作品也变得丰厚起来,昨天朱峰的网站开通,恭喜了。http://www.zhufeng.org/works.html

 

 

 

  发表于  14:51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9-02-25    14:11
约翰.伯格访谈:观看的方式 - [字链]
Tag:

非常好的文章,推荐阅读,就是太短了。

当采访者问:1970年代起就移居法国南部山区的农村至今,您说过这个移居是您的主动决定,而非被迫流离或放逐。我好奇这个定居农村的主动选择,是否或如何有助于您抗拒伦敦主流文化圈的氛围,并保持一种批判的距离? 伯格说:我住到农乡里,是为了要向农人们学习。至于要有效抗拒都会主流文化的影响或诱惑,可以用阅读的方式。我经常读诗,全世界各地的诗,你会发现里面有很多东西,很难在晚上的电视或隔天的报纸上看得到。

而我不与政治当权者靠近的原因,其实相当简单:我发现他们实在太无趣了!(大笑)他们在许多地方都极其无趣:说话内容太可预期、或不断地重复着自己的话、或总是说一半真话——但那比谎言还糟。相反地,在没有那些权力的人们身上,则常充满了谦虚与令人启发的神采........

 

  发表于  14:11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9-02-25    01:33
纪念照 - [交卷]
Tag:

 

上午喝了一杯咖啡,现在眼睛还他妈的发蓝呐,闲着没事,调调过去的照片,算是老照片了,2004年的上海,感受一下颗粒,自慰所谓。那时我是勤奋的,很榜样的,想拍就拍,开心释放,不像现在想得多拍得少。那时简单,我只是好奇于那些拍摄纪念照的有些局促的仪式感,拍着拍着就伤感了,因为我发现我也像个游客一样,不时就会离开,还真是的,2006年我离开了上海。其实,这也是关于身份的试问吧,照片里的人都是身份不明的人,城市里到处是这样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是谁,我也几乎不知道自己是谁,背后的城市就像一张风景纸版一样。

整理出60多张,其中差不多有20多张是公布过的,这玩艺儿见过一面就没啥意思了,放新房子里为了好看。你可别和我提徐甬,人家鸡巴多聪明啊,周一坐飞机去上海拍三天,回北京再拍两天,周六送印厂,周一画册就上市了。我拍了好几个月,只选择阴雨天去,拍摄的时候还是很好玩的,我常常站在摄影者边上,肩膀或者耳朵的位置,挤来挤去的谁也不知道我在拍谁,浑水摸鱼,没等你烦我,我已经消失,躲猫猫了。现在懒惰了唉~

照片放我的新房子里了,那里宽敞,愿意咋摆就咋摆:http://mamiya6.blogbus.com/

 

免费相册

 

 

  发表于  01:33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9-02-24    17:57
谁是真正的“国学大师”? - [歪文]
Tag:

看热闹不怕事大,喜欢看一些“骂人”的,博主第一哲学又把假“国学”们骂了一通,并推崇说过去的皇帝们都是国学大师,这也不完全,不过人家真是埋头学过,不似俺们江总附庸风雅,就那烂字还到处得瑟,还有时常仰望星空吟湿的,唉,怎么说都是,耗子下畜子一代不如一代了。

 

不用太较真,且看热闹吧——

决定我们国家的政治形态和经济模式的,就是传统。传统是最坚不可摧的力量。传统依靠的,是“国学”这个顶梁柱。奇怪的是,真正的“国学大师”们——中国皇帝,都死翘翘了,为什么传统还活着?因为有“国学”的借尸还魂,还有无数“国学”的傻逼拥趸们在鼓噪。

所谓“国学”,作为曾经的历史遗产,是不可能被抹杀的。不过,中国文化需要一种整体的跃迁和变换。然而遗憾的是,我们没有这样做。整个中国仍然在抱残守缺,她瘫痪了。这是不可原谅的历史罪过。其实,古代的皇帝们并非一律的残暴、昏庸、无能,励精图治的多的是。真正无能的,是当前,是我们这些大活人。是我们,在拖世界历史进程的后腿.........(阅读全文)

 

康熙皇帝御笔书法

毛泽东嫡孙的书法,不如以前的小学生水平

 

  发表于  17:57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9-02-24    17:28
圆明园是怎样彻底被毁的 - [字链]
Tag:

圆明园虽在1860年遭受了英法联军的毁灭性破坏,但整个园区还留有不少建筑遗迹。至少在1870年时,西洋楼有的建筑还算完整,同治在位时对园内中式建筑还有一次半途而废的大规模重修。直到1895年康有为游圆明园时,还看到“虽蔓草断砾,荒凉满目,而寿山福海,尚有无数亭殿……竟日仅能游其一角。有白石楼一座三层,玲珑门户,刻画花卉,并是欧式”。那么,是谁将它彻底毁灭了呢?
 
火劫:联军、土匪与筛土贼

 
    当英法联军对圆明园疯狂地进行洗劫时,就有无数的土匪参与了打劫。英法联军选择最贵重的东西抢劫,土匪掠夺剩余的精华,小民则捡拾委弃于道途的零碎,甚至守园太监也有趁火打劫者。易得的值钱物品很快被搜罗干净了,有人又把希望寄托在散落、埋没于尘土中的细碎宝物上,他们操起扫帚和簸箕,在园中道路上飞沙扬尘,守园的太监官兵将他们称为“筛土贼”,时有谚曰:“筛土,筛土,一辈子不受苦。”所幸的是这时还未伤及建筑。
 
木劫:圆明园变成木炭厂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占北京,西郊诸园再遭劫掠。这一次,清政府对圆明园已完全失去了控制,趁火打劫的人已不再满足于抢劫洋人劫余的财富,他们把园内火劫之余零星分散的建筑、木桥的柱子、桩子锯断,用大绳拉倒,园内大小树木也被滥伐殆尽。当时清河镇上木材堆积如山,交易繁忙,而园内则炭厂林立,树枝、树根全被烧成木炭。不出数月,火劫后的残余建筑,连同满园古树杂木,便荡然无存,这被后人称为圆明园火劫之后的“木劫”。此时的圆明园惟剩山石湖泉了。
 
石劫:卖石头也能发财
 
    民国初期走马灯一样更迭的军阀,都把圆明园作为取之不尽的建筑材料场。溥仪时期的档案留下了不少无奈的记录:“军人押车每日10余大车拉运园中太湖石。”实际上,拆卖的情况远比档案中记载的严重得多。徐世昌拆走圆明园属鸣春园与镜春园的木材,王怀庆拆毁园中安佑宫大墙及西洋楼石料。从此,圆明园废墟凡能做建筑材料的东西,从地面的方砖、屋瓦、墙砖、石条,及地下的木钉、木桩、铜管道等全被搜罗干净,断断续续拉了20多年!
    后人称此为圆明园火劫之后的“石劫”。石劫中遭受损失最大的是西洋楼景区的欧式建筑。坐落在圆明园西北角上的安佑宫,是清代皇家在园中的祖庙,气魄宏大,尤其是殿前的两对华表,雕琢舒朗精美。历经数劫之后,安佑宫和周围牌坊林木尽失,惟余两对华表。
    1925年初,燕京大学翟牧师私拆华表,其理由是:“我看圆明园内石柱系属古物,恐有人拆毁,故运至本校保存。如中国用时,即可退还。”现在这对华表依然耸立在北京大学西门内教学楼前。而另一对华表,则成了民国时城内新建的仿古式图书馆门前的装饰。在这前后,修建中央公园(现中山公园),甚至筹建香山慈幼园,都以“正当”的理由,在园内拆走珍贵文物。华表尚且可以公开拆运,至今犹存的远瀛观的残石断柱绝不是人们手下留情、想给后人留下一点可供政治教育的最后“教材”,可能是因为它们的式样太怪异,实在难以派上用场。
 
土劫:在皇家园林开田种稻
 
    圆明园还要经过最后更为彻底的“土劫”。宣统末年,当地旗人已经在园内的宫殿旧址上筑屋,昔日的皇家园林麦垅相望。1940年后日寇占领时期,北京粮食紧张,于是奖励开荒。从这时起,农户陆续入园平山填湖,开田种稻。清初盛世历经150余年苦心经营的湖山之胜,遂面目全非。

 

  发表于  17:28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分页共31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