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谋不轨

比你的梦更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是没有的。尼采

分页共20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
2008-03-30    21:01
处女开 - [杂志]
Tag:

昨天单位搞一个商务座驾试驾活动,我也去凑了热闹,白玩干嘛不去,妈的,尽管老子还不会开,从没在驾驶位置上把车挪动过,可我有基础啊,七岁就会骑自行车了,三轮耍得也不错。来的车不少,宝马新款X5、奔驰红跑、标志欧版307、荣威、凌志、速腾、迈腾、奥迪A8,我很希望来辆坦克。我一朋友的媳妇从没开过车,她老公告诉她,只要别撞人你撞那都行,于是她直接上道把吉普车开回了家,很神。

我勇敢的坐上了荣威,很镇定,我对陪驾师傅说:我没开过手动波的车,这车很宽啊,让我熟悉一下视线和脚感。师傅告诉我左踏板是刹车,右踏板是油门,把手柄放到D档就可以了。我松开刹车,荣威缓缓启动,给上油门,它轰然的就上路了,我靠,太简单了。初春的马路边树已泛绿,逐渐的变成一片模糊的景色向后闪过,我加速到了60多迈,感受着发动机的澎湃,生活那一刻感觉好像挺他妈的美好的。然后我就利用这有限的经验,又去尝试了307的优美。我还真没出现初学者把车开得一冲一顿的,起收过渡都很平缓自然,停稳了程序的退到空挡拉上手刹,没人告诉我这些啊,我他妈的是不也很天才啊,嘎嘎。试驾宝马和奔驰要出示驾照还要登记,我他妈的哪有这玩艺,不让我开,算了。

我的处女开就这样简单,体验实际上就是毒药,有点中毒,你说买啥好那,307的全景天窗真敞亮,但悬挂有点硬,荣威的加速性很好,奥迪A8太贵了,要不搞个QQ得了便宜,但没有驾驶性还有点丢人,真是的~

DSC_6115DSC_5954

  发表于  21:01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8-03-30    19:33
发水 - [交卷]
Tag:

复制 未标题-12

  发表于  19:33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8-03-28    22:31
35mm - [交卷]
Tag:

未标题-9 

  发表于  22:31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8-03-28    21:19
不渴了 - [杂志]
Tag:

复制 P1040471 

  发表于  21:19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8-03-27    15:12
渴啊 - [笔迹]
Tag:

 北京干燥,人也容易缺水,皮肤已如午门外爆皮的宫墙,无法接近女性。每天去办公室或者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驴饮,很饥渴,很暴力。都说胖人能喝水,我这魔鬼身材不知为啥这样能喝。记得和同事从格尔木去拉萨的路上,还没到当雄,我就已经喝了八瓶水,我不停的伸手冲吉普车里后面的哥们喊再来一瓶,一路颠簸,我是一路歌唱,污染很严重。我的消化系统估计是设计的比较简化,路径比正常人的要短,基本是进去多少出去多少,属于肥料加工基地。

这样带来一个麻烦是,晚上要多出来一道程序,水箱报警后的处理工作。梦里总要急不可耐的找东西,那个累呀,醒来也是尚在梦游状态,裸身出去会多出来一些危险,效率也不高。最快速有效的办法是,拿起已经喝空的纯净水瓶子,半睁双眼,实施轨道空间站一般的严格对接。水龙头在萎缩状态下,配合还是十分顺当,然后像灌注泡沫丰富的扎啤一样,开始注射。之后带着释放后的快感继续梦游,盖上被子之前,我依然要再喝下半瓶水,我真的担心哪次会拿起那瓶自酿啤酒,一饮而尽。我猥琐而饥渴的夜晚啊~~

  发表于  15:12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8-03-26    14:55
乔治亚罗和F4 - [杂志]
Tag:

在日内瓦车展上,意大利著名汽车设计师乔治·乔治亚罗的代表作,Quaranta概念车,成了他的公司庆祝40周年这个重要日子的礼物,也成了意大利设计公司的设计经验和工程技术的总结。这一款汽车被称为“绝唱”,在我眼里,它就是一个怪物,远不如他和他的公司为尼康设计的F4让我赞叹,它的霸气雄浑是继F3之后,胶片单反设计的巅峰之作,F5和F6都不过是些丑八怪。佳能新F1之后的EOS被人形容为一个大菜包子,都没有了的金属极致的艺术雕塑感,真不知道,世界在向什么方向发展。怀念一下吧。

  发表于  14:55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8-03-25    14:49
艳遇 - [麻字]
Tag:

机会是时间和空间的合理碰撞产生的。柳枝不停的遭遇阳光的轻抚,春天给了他泛绿的时机。我是说这样一个道理,当然也不排除我的期待。美丽就是一瞬间,一个惊诧就是一个故事,我只是想看到有裙裾的飘然而过的瞬间,那是我心里春天最美丽的景致。我的期待比较简单,简单的就是一幅风景。春天也是忧伤的季节,在北京。

在南池子外的大墙下,春天的阳光很温暖,长椅上我戴着墨镜,头部很固定,却是十分偷窥的准备状态,逡巡躲在后面,近似不可告人。我约了一个美女,准备去看艺术馆阿巴斯的摄影展。美女迟到,因为交通,别妄想是在为你打扮耗了时间。我在等一个风景。我以为那里是一个空间。

我目不转睛,长椅的另一边,我的余光判断告诉我,一个是近七十的老者,一个是中年丰满的少妇。老者侧身谦恭无害状,少妇是有些偶遇知音含蓄而恰到好处的兴奋。老者说他原来是北京一个军工厂的厂长退休了,没事就出来走走,散心又锻炼身体。老者的生活感悟引起了少妇最初的共鸣,老者说这生活就是只有享受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本来有退休的待遇,有专车提供出门,但他拒绝了,每天只是走或者去挤公共汽车,老者还把这个偏方提供了另一个小区里的退休的老太太,那个老太太每天坐宝马,坐宝马之前都要吃一把药片,后来每天挤公交,什么病都没有了。

老者后来说的让我感觉有明显的自我推销嫌疑,目的似乎在向某个方向滑动,因为我还发现他们的身体距离在漫漫的接近,共识在逐渐拆除他们之间的障碍,于是我的猜测开始向龌龊方面想象。老者说他的两个儿子都在德国,还给自己买了很大的房子,还有一百多万存款,拥有的同时越发感觉拥有带来的痛苦,慨叹生活依然毫无乐趣。这是很流行很泛滥的腔调,可是人们还在不停的拥有。我不大相信挤公交车有什么美感,我还是想拥有宝马,有可能还要遇到一个矜持的少妇。

丰满的中年少妇着装简单细致,语气柔缓,家住风景秀丽的江南杭州,事业有成,却深感生活无聊,于是乎出来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没想到遇到能说到一起的人,真是幸会云云,有些极尽迎合。呼吸新鲜空气你不是来到了错误的地方吗?!我不知道后来他们又说了什么,老者的手是否和女人的手放到了一起,女人是否还说起了自己生命的某些部分的创伤,也许还会出现女人倒在老者肩头的抽泣~~我不敢再往下想了,那一刻我也许会呕吐,或者会抽丫的,娘CP的。人家当然也是合理的,我没有嫉妒,尽管我比老者年轻十岁,丫迂回的太不优美了。

我没有等到有裙子出现,我就进到艺术馆看阿巴斯老灯的照片了。那天没有艳遇,如果有,我会直接说,你的裙子真漂亮。

  发表于  14:49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8-03-22    00:28
我的民族自豪感 - [交卷]
Tag:

昨天陪上海的朋友去了中国美术馆,看敦煌展览,真是热闹,人山人海的,好像街道的大妈都来了。原来我以为人们都这么热爱艺术呐,其实大多是来旅游来了,你想去一次敦煌那得多钱啊,这20块钱就模拟了消费了。还是一个上好的爱国主义课堂,看了展览那一刻我的民族自豪感膨胀得很厉害,很想遇到一个老外,看他在我面前是不是很谦恭的样子,然后我扬扬鼻孔,切,你们有这玩意儿吗?后来一想算了,人家老外要是问我,敦煌和你有狗屁关系?你们有金字塔吗?有罗浮宫吗?我是不是也SB掉了

展品丰富,让我惊叹的是五十年代的艺术工作者的专注和耐心,几个月的蜗居在石窟里临摹壁画,现在谁还有那耐心。

  发表于  00:28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8-03-19    22:05
《胭脂》唱片首发演唱会 - [音影]
Tag:

(在南方人物的一次颁奖礼上似乎看到过这个人,演出挺好玩的,了解得不多,正好这次微薄之盐主办这场演唱会,去凑热闹了,代为乔小刀广告,二手玫瑰的梁龙也许会去。玩去了)

吴虹飞和幸福大街乐队《胭脂》唱片首发演唱会
——“送一盒胭脂给爱的人”

演出乐队:吴虹飞和幸福大街乐队(happy avenue)
主唱:吴虹飞
吉他:唐军
贝斯:李强
鼓手:田坤
和声:燕子(吴金玲)

“幸福大街”乐队成立于1999年9月。
2005年5月,乐队专辑《小龙房间里的鱼》出版发行。
2008年3月,发行第二张唱片《胭脂》。

3月29日晚,幸福大街与“微薄之盐”合作,在北京星光现场举行首发仪式。老狼,万晓利等嘉宾到场祝贺。

吴虹飞和幸福大街乐队《胭脂》唱片首发演唱会票价:标准票40元,预售票/学生票30元。

时间:2008年3月29日
场馆:星光现场音乐厅
购票热线:010-64169990  010-64170058
详细信息在中国票务在线:http://www.piao.com.cn/ticket_3492.html

  发表于  22:05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2008-03-15    21:57
无限春光在远方 - [麻字]
Tag:

那日在车上路过二环路,有人几乎惊呼的说,看,迎春花,那一簇迎春一刹那就闪过去了,之后就再也没看到迎春花。

而在东北,进入到春天,连续的天暖,很快一簇簇迎春花就开了,开在很多的路边,你也能看到很多人在拍照留念,然后紧跟着桃花就开了,城市里的角角落落都会出现一丛丛粉色,兴奋的提示季节的转换。有几天会突然的爆暖,扰得人心里痒痒的,就想出去走走,想蜕皮一样脱去羁绊,告别漫长的冬季,把胳膊或者什么地方拿出来晾晒一下。就那么几天,中央大街一瞬间就换了春装,女孩子们穿出了一季珍藏的裙装和短衫,色彩斑斓,眼花缭乱,吵吵闹闹的。经常会几个人相约去那里转转,其实就是坐在中央大街的马路牙子上,看春光,嘴里含着马迭尔的冰棍,来镇定阳光下白花花的胳膊带来的眩晕,然后擦干痴呆的嘴巴边缘不知什么时候流下的鼻血。那是青春的故事,后来就用相机耍流氓了,直勾勾的拍下飘然转身而过的倩影,但是现在连这样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我不知道北京那里有这样的风景。

北京的春天是干燥的,过度缓慢,不知觉就会转移到夏天,过渡阶段没有突破的勇敢,当你看到白花花的手臂,就已经是汗津津的了,交叉在拥挤的地铁里,少了惊诧,没了美感。

  发表于  21:57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引用Trackback(0) | 编辑 


分页共20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